第4章:英雄大会(4)
萧苼2016-11-05 13:062,831

  丁青经过一间厢房门前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四周杀气陡然升腾,房中藏有高手。

  房门猛的吹荡震开,一股劲风冲门而出,形成一道风浪屏障,好强大的剑势。一个身影忽然飘移出来,瞬间移至丁青面前,手中一把长剑,挡住了他的去路。但见那人剑眉星目,威风凛凛,撂下一句话:“要见帮主,先过我连静这一关!”正是首席剑客连静。丁青与连静的一番遭遇,顿时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太过眼花缭乱而无暇顾及其他。

  这恰巧又给了蝴蝶暗中行事的方便,叫她如何不相信丁青就是配合行动的内应。

  蝴蝶此时正小心翼翼的分开一间厢房的滑动门,当分至仅可容纳一个人侧身通过时即停了下来,再推恐怕就要惊动门板后面一线牵连的风铃。进屋后再把门拉上,然后站着一动也不敢乱动。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厢房,陈设简单,没什么特别,只是两扇窗户被黑色窗纸封了一个严严实实、密不透光,大白天的房里竟然点着一盏油灯。

  蝴蝶深吸一口气,然后小嘴圆起,以气劲发力,吹出一口清气。气团直扑灯火而去,将火苗煽灭,房里顿时一暗,才让人瞧出端倪。但见地板上显出荧光闪闪的一串脚印,从门口延伸到房间的一角。奇的是脚尖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而同一位置上的两个脚印却完全重叠吻合,没有丝毫偏移,也就是说,那人进来与出去都是沿着同一轨迹,对于落脚的方位更是烂熟于心。可惜他未曾留意自己鞋底被沾上了荧光粉,不知不觉烙下了落脚的印迹。

  蝴蝶催动气血流经双眼穴道,顿时视力大增,可以清晰分辨房里的陈设、方位,然后沿着地上的脚印一步一步向前挪动。虽然只有短短十几步的距离,他却感觉费了好大的气力,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双脚似灌了铅一般。脚印尽头,但见一把长剑横放在支架上。她认得这把剑,曾在江城行馆中从周鹰手中夺去这把剑,后来又送还到周鹰手中。

  蝴蝶伸手拿住剑,就在把它从支架上提起的那一瞬间,手臂忽然僵硬住。她想起临行之前义父对她的叮嘱,最厉害的机关往往是在人不经意间触发,当你感觉最安全的时候,其实也是你最危险的时候。身为杀手,你的命有多长,要视乎你的心思有多慎密。蝴蝶开始想象拿起剑后的情景,可能支架上暗藏机关触手,长剑一旦离开,触动机关,将引发一连串的反应。或者从支架某处孔穴中喷出一道毒气,令人猝不及防立时中毒,或者从头顶上突然掉下个钢铁笼子,将她整个人困在里面,又或者四面墙壁上百箭齐发,射人一个乱箭穿心。总之她能想像到的一切江湖暗器,仿佛就要在下个瞬间全都爆发在她身上。

  蝴蝶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自己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先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才开始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一只手稳住剑鞘,另一只手从鞘中轻轻拔出剑刃,同时抓住剑鞘的手不敢放松,只能把锋利的剑刃小心的咬在唇齿之间,然后腾出手从背上拔出假的剑刃,又轻轻送入支架上的剑鞘中,再把咬在口中的真剑插回背上。

  这几个动作不见有多复杂艰难,可是蝴蝶却费了好大一会儿工夫,一口气完成下来已是满头大汗。感觉犹如在悬崖峭壁上走钢丝,稍不留神,可能就会堕入万丈深渊。最后轻轻松开抓住剑鞘的手,没有毒气喷出,没有铁笼子掉下来,也没有暗箭四射,四壁平静如常,她才松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的沿原路返回,离开这个令人紧张窒息的房间。

  蝴蝶迅速逃离英雄楼,如出入无人之境。走得太过匆忙,而错过了一场惊天大战。

  往君山岛中心地带寻去,那里是一片狭长的竹林花园,将君山岛划分成东西两面。西面是一大片建筑,挺立着百尺多高的英雄楼,正宴请着分舵而来的剑客。东面向阳处则是一片山水园林,青峰绿水,阁楼掩映其间,乃是英雄帮帮主的府邸。那一片狭长的小竹林,如同一条不可逾越的界线,据说里面杀机四伏,误闯者只有死路一条。

  蝴蝶不禁叹一口气,她对这位神秘帮主没有半点兴趣,只是今晚要执行的任务而不得不面对他。不过首先要越过这条生死界线,设法进入帮主府。

  但见她向一池秋水中走去,身子渐渐淹没在水中,直至整个人消失不见,水面上的涟漪慢慢恢复平静。就在昨晚,她在江城分舵进驻的客栈中,某个房间墙壁上的某块砖头后面得见一封密信,告知她进入帮主府的水下秘道,以及秘道的路径、方位,无一不详。这封密信从何而来蝴蝶并不知晓,只能猜想君山总舵中还有更为接近帮主的高级内应。

  蝴蝶潜入池底,摸索到一块突出的石壁,用力一推,竟然推开一个洞孔,便如鱼儿一般游进那仅可容纳一个人进退的秘道中。秘道中一片漆黑,蝴蝶只能摸索着缓缓前行,待转移到另一个水池中才有天光照射入水,眼前变得明亮,然后继续寻找秘道入口。有时候一口气将尽,便轻轻上浮,只在水面露个小脸,换一口气再继续潜游。她依照记忆中的路径、方位摸索游进,感觉已然越过了那片恐怖的小竹林,但还没有寻到最终的地点。

  当她再次推动一个池底的石壁,忽然感觉使不上劲,那石壁愣是纹丝不动,而且触手冰凉,好像是一块寒铁,连带周围的水也是冰冷刺骨,令人不由得浑身直打寒颤。或者是因为方才换剑时的一顿紧张,使她的记忆产生了混乱,或者是因为给他情报的人指点错误,又或者是敌人发现了蛛丝马迹,而强行关闭了秘道,以防有人闯入,总之她行进到这个当口就是打不开、过不去了。如此耗费了大半天,感觉一口气将尽,不得不浮上水面。

  尽管心头沮丧兼之一身寒颤,蝴蝶并没有十分急躁的冲出水面,而是隐藏在一片水草之中,偷偷盯着外面的动静,如一只小水蛙一般,一动不动的盯了半晌,确定附近嗅不到一点人的气息,才拨开水草爬上池岸。四下瞄了两眼,身处一间漂亮的别苑,假山池沼、园艺阁楼无不精致细巧。当下一身淋漓,只想找个地方歇息,便推门走进一间厢房。

  房里热气氤氲,但见偌大一个浴池,蝴蝶不禁心头一热,赶紧跳入池中,整个人都浸润在温泉里面,一扫身上寒意,只感觉如沐春风。待身心一番舒泰之后,她才坐在浴池边,去想之前那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秘道机关出了什么问题?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此地布设精致华丽,处处透着几分贵气,相信居住在此的人一定身份高贵。就拿眼前这一方浴池来说,水面上漂满了各色花瓣,花香馥郁,甚至让蝴蝶有种刺激过敏的感觉。她一个未经世事的年轻少女,还不能体会万花丛中一点香的妙处。难得的是这里几乎无人走动,或许是因为过于紧张疲累,或许是花香熏染所致,有那么几刻她竟昏昏欲睡。

  不知道到了什么时辰,门外忽然传过来动静,好像听见有人叫了一声“夫人”。

  蝴蝶赶紧收起困意,抖擞精神,出去只怕是来不及了,唯有纵身跃上房顶横梁。然后心下恍然一悟,所谓“夫人”不就是帮主夫人吗。传说这位帮主夫人乃当今江湖第一大美人,国色天香,如仙女下凡一般,却没有几个人敢说真正见识过她的美貌。带着七分好奇和三分嫉妒,蝴蝶决定先不着急离开,打算见识一下这位所谓的江湖第一大美人。

  而这位帮主夫人一向有个洁癖,每晚服侍帮主之前要先以花汤沐浴,使得遍体芬芳,最能催人动情。现在就是她沐浴更衣的时辰,正好给了蝴蝶一个看通透的机会。蝴蝶后来的回忆,也只能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其他任何溢美之词都失去了力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