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英雄大会(3)
萧苼2016-11-05 13:063,379

  众人这才明白两人分歧所在,乃是对“三七分成”出现了截然相反的理解。

  依照英雄帮一贯的规矩,分成比例应该是各分舵自留三成,作为分舵剑客的红利,其余七成都要上缴总舵,而绝非丁青所言的自留七成、只上缴三成。虽然各分舵每年的收成相当可观,但是最后分入每名剑客手中的红利不过区区数百两。百两黄金远超过一城知府每年所得的俸禄,但是对这些心高气傲、志存高远的剑客而言,实在少的可怜。之前不是没有人对此分账规则心存质疑,但也只能存于心底,谁敢宣之于口。丁青此番言论实在是大胆放肆,冒天下之大不韪,众人心头顿时一片哗然,却无人敢出声声援,一时静得出奇。

  展龙脸色又是一变,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见了,板起一双老脸。

  “展某不才,幸得帮主信任,代为主持大局,自问公道分明。我念你初入帮门,遇到什么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不妨多听多问,展某十分乐意栽培年轻后辈。可是你竟然擅作主张、任意妄为,然则是要挑战帮规不成!”他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亦暗藏机锋,倘若丁青承认错误,知难而退,尚且可以放他一马,若然他一意孤行,恐怕就要对他不客气了。

  丁青忽然拍手笑了起来,笑得肆无忌惮,在紧张的气氛中犹显惊悚。

  “说得好!丁某今日就冒死进言,向展副帮主讨个公道、讲个明白。”丁青提剑下场,朝众人脸上扫了一眼,“诸位都是各大剑派中最优秀的弟子,大家十多年苦心修练,终于练成一身好剑法,目的是为了什么?为的就是在江湖中出人头地,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本以为英雄帮是剑客的天堂,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大家涉险过关才可以加入英雄帮,结果又是怎样?我们辛辛苦苦、流汗流血赚回来的银两,自己只能得到小小一个零头,绝大部分却要上缴进贡,任由总舵这班剑客坐享其成。请问展副帮主,何来公道可言!”

  丁青这一番话说得义正词严,最后把目光落定在展龙脸上,竟似是在质问他。

  展龙阴沉着脸,眼中不由自主又浮现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只不过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不再是之前温静平和的感觉。“公道”二字由他口中说出,一时竟无言以对。

  英雄帮的帮规之中,从来就没有什么“公道”可言,弱肉强食、成王败寇的江湖本色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丁青胆敢在英雄大会上说出这一番肺腑之言,直说到人心坎上,让人瞠目结舌之际亦暗自肃然起敬,震撼效果甚至比他一夜之间当上坐馆来得更加震撼。之前人们心中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犹如一个巨大的泡沫,不停地在人意念之中膨胀,至此才被丁青一针见血的点破,让人忽然有种“顿悟”的感觉,一时心有戚戚。

  展龙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脸上那一阵森森寒意中,隐隐透出几分杀气,不能让丁青在此妖言惑众、动摇人心,此人明显是故意来找茬,务必除之而后快。

  而丁青此时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又来到一直正襟危坐的几位坐馆面前。

  那几位坐馆如展龙一样,面带长须,应在不惑之年。但是面对一群年轻剑客,已然尽显老态。在展龙慷慨陈词的时候,他们不像年轻一辈那般热血沸腾、群起振奋,而是一直端坐在那里,低头喝酒,显得沉稳老练得多,似乎早已过了江湖追梦的那个阶段。

  丁青看了几位一眼,诚恳地问了一句:“敢问几位前辈,你们当上坐馆多少年了?”几位的回答不一,少则两三年、多则四五年。在这个更新换代比长江流水来得还要迅猛的英雄帮中,居然有人占据坐馆之位长达四五年之久,足见此人本事了得,无人可撼动。但是丁青关心的并不是他们的剑法有多高强,又紧接问了一句:“将来有什么打算?”

  听他这一问,那几位坐馆顿时面沉眼暗,啾然动容,好像突然被人拿针挑拨到了隐藏在心头的一根刺,端着酒杯的手不禁颤抖起来。英雄帮中有这样一些人,他们练剑比别人更辛苦十倍,可以将各派的剑法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却似乎缺少一点所谓的悟性,难以冲破剑招本身的局限,或者说遭遇到自身武学修为的瓶颈,而不能达致更高一层的境界。他们可以在分舵独领风骚,却久久不能晋身总舵,即所谓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当年你是如何踩着别人的尸体上位,多么意气风发,也注定逃不过命运的摆布,终有一日,你会成为别人剑下的亡魂……”丁青一面冷言冷语,一面阴恻恻的笑了起来。笑声摄人心神,令人感觉跌进自己给自己设置的恐怖深渊。在丁青的一言惊醒下,之前看似十分完美的行馆法则好像突然变得不那么完美,甚至有几分恐怖。

  当你置身英雄帮名利纷争的洪流之中,就注定了要一直往前,没有停歇的余地,如同长江之水、川流不息,停步只会被淹没在惊涛骇浪中。可是就算你的武功再高,终究会遇到一个你无法逾越的坎,这个时候就是你恐惧的开始。人最大的恐惧,莫过于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死神好像时时刻刻都游荡在你周围,甚至在睡梦中也可能被突然惊醒。恐惧就像一枚透骨钉,深入骨髓,不能自拔,折磨着人的精神意志,至死方休。

  几位坐馆何尝不知这是一条死路,随时会被人取而代之,死无葬身之地。日积月累在心头的恐惧好像在这一刻突然情绪爆发,手中酒杯猛地被捏个破碎,指间鲜血直流。

  丁青那半边脸上显出无限的真诚,就像老朋友坐在对面给你忠告,“我劝几位还是早作打算的好,都一把胡子的人了,何必学小朋友年轻气盛,结果白白丢了性命。”然皱眉微微一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不如你们几个去向帮主说说,或许帮主他老人家一念仁义,念在你们几位劳苦功高,允许你们出帮,回乡安享晚年……”

  “住口,简直一派胡言!”越说越显荒唐离谱,展龙再难忍受,猛然喝叱一声。

  丁青回头看展龙一眼,却被他身后的一个景象所吸引。那是极其平常的一个细节,展龙身后的一名剑客忽然抬起头来,伸出手中大拇指。丁青下意识的飘移一下目光,却见到一张令他猛然心惊的一张脸。他曾在江城某个夜晚的月光下见过这张娇小俊俏的脸庞,甚至想过什么时候再次不期而遇,却没料到是在这种环境。没错,这一惊心正是杀手蝴蝶。

  蝴蝶向丁青翘起大拇指,扬眉淡笑,又张口好像要跟他说话。却只见她双唇开合而不闻有声,如鱼儿咬水一般,以唇语吐出几个字:“说得好,你有种!”

  丁青心念电闪,忽然想起之前一个被他忽略的细节——就在湖岸码头,把黄金装运上船的时候,他发觉带来的江城剑客中少了几人,当时以为他们因感知带来的献金账目不对而心存惧意,事先逃之夭夭——如今想来恐怕另有别情,或许他们此时正躺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已然成了几具尸体。看着蝴蝶略带几分狡邪的笑意,丁青忽然感觉事态严重,蝴蝶是冒充他江城分舵的人蒙混进来的,联想之前她在江城的所作所为,不知道她背后隐藏着何种意图,万一闯出什么乱子,势必追查到他头上,恐怕破坏他整个复仇大计。

  就在这一分神恍惚之际,展龙已然凑近他面前,以一种怪异的目光冷盯着他。

  “年轻人胆色过人是好事,但是也要有自知之明,有多大本事,就说多大的话。你想改变规矩,只有一个办法,你来当帮主,到时候整个江湖都要听从你的命令。”

  蝴蝶的突然出现已然打断了丁青的思路,让他刹那间有种游离出尘的感觉。他来不及对展龙这两句威胁的话作出反应,却发现蝴蝶突然没了踪影,连忙提剑追出门外。而这一动作在展龙及其他人眼中却是极具挑衅性的行为,几乎就是顺着展龙的意思,竟敢挑战帮主。接下来必有一场惊天大战,众人纷纷涌出门外,挤在走廊中注视着丁青的一举一动。

  此时天井中发生了一幕奇景——在宴席中间的一片空地上,地板突然分向两边裂开,从地下升起一方舞台,舞台上立着数十个白衣长袖的美艳丽人,伴随着不知从井壁上何处厢房中传出的一阵琴音开始翩翩起舞,然后宴席中的剑客过来拉下丽人抱在怀中,就这么一个接一个的被抱走——奇的是舞台上丽人始终都不见少,竟似幻像一般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无穷无尽下去,满足着剑客们的欲求。从井壁上往下看,舞台上一片舞动的身影,犹如一个巨大的喷泉,丽人倩影如白花花的泉水一般流淌进剑客们的宴席之中。

  这番活色生香的奇景却并未引起楼上之人丝毫措意,他们只关注丁青的位置。

  琴音在天井中回荡,造成一种混响的效果,让人分辨不出它最初源自何处。丁青此时的心情就好似这琴音一般纷乱,本来可以依循之前对蝴蝶的杀气感应来嗅寻她微弱的气息,从而确定她的位置所在,可眼下大楼中到处都充斥着剑客高手,四面杀气交混在一起,又如这琴音一般弥漫着整个天井,让人无从分辨其中细微的差异,完全感应不到她的存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