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首席剑客(2)
萧苼2016-11-07 08:573,105

  连静微微蹙眉,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多久没有用剑了?”

  “我不记得了,应该是好久好久以前。”丁青歪头楞了一下,态度既诚恳又认真,仿佛真的因为太久没有用过剑,以致于让人忘了那是怎样一种紧张而又刺激的感觉。

  “听说你的剑曾被人偷了去。”

  “如今已经找回来了。”

  “不知可复当年之勇?”

  “英雄不提当年勇,”丁青微微一笑,像是带着几分自嘲自谑的意味,然后提了提手中的剑,“这把剑因为太久没有出鞘,开始生锈老钝,确实需要好好磨砺一番。”

  “临阵磨剑,来得及吗?”

  “来得及,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帮我。”

  连静轻轻点头,明白了丁青的意思。一个人的剑法无论练得多么纯熟精炼,最终还需在实战中检视验证,高强的对手才是最好的砺剑石。两人相视一笑,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偶然重逢于人海中,一方需要另一方的帮助,另一方自然义不容辞、古道热肠。

  “在下也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帮忙。”

  “请说,看我能不能帮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今的剑客太过不济,竟然让你一夜之间登上坐馆之位,然后半个月不到,又来挑战首席剑客,又或者当年的我是不是太过保守?”

  “你想从我身上寻找答案?”

  “不错,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帮我的。”

  “很好,我现在就给你答案!”话音未落,丁青手中的剑已然滑鞘冲出。

  对在场一众旁观者而言,两人之间无论谁最后胜出,都将创造新的传奇,今日一战注定将成为一场经典之战,大伙儿都屏息凝神,睁大双眼,准备享受这一场视觉盛宴。

  两人的身形动作飘逸迅猛,一连串的剑影纠缠在一起,令人难分彼此。突然“砰”的一声震荡,不知道是谁身上中了一掌,抑或是两人硬拼一掌,两道身影如撕裂一般突然分开。连静剑尖抵在地上,身子侧倾,剑刃弯曲,剑上蓄积了强大的势能,身子突然横空快速翻腾起来,使出那一招骇人听闻的“剑刃风暴”。

  话说这招“剑刃风暴”大有来头,乃是十年前一位天才剑客自创的绝技。出剑时身形步伐与剑意必须协力配合,身子腾空飞旋,剑风纵横激荡、浑然一体,如此才能发挥出最强威力,那架势犹如一只巨大的刺猬剑拔刺张的向你飞旋袭来,让人感觉攻无可攻之处、守无防守之力。这般诡奇的剑招看似毫无破绽,也需出剑者以深厚的内劲为支撑,实则极其消耗功力,恐怕也是临战时的战意充沛突然灵光一闪而爆发出来的奇招。当年这位剑客正是凭借此招创下超神一般的杀戮,成为英雄帮第一任首席剑客。自此江湖中各路剑客争相模仿这一招绝技,然许多人不能发挥至淋漓尽致,此类之中尤以连静最得个中精髓。

  但见他身影过处,剑风迸发四射,在天顶、地板和门窗各处留下一道道剑痕。

  丁青见此奇景,不禁愣了片刻,手上也停下了剑招,直直盯着半空中飞袭而来的被凌厉剑影所包裹着的一只“大刺猬”,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艳羡之色,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突然之间又得以复见的令人万分着迷的意外之喜。不过很快他开始感觉到迎面扑来的剑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胸前衣裳陡然开了两道口子,这才悚然惊觉,纵身闪开。

  看丁青的样子,好像心目中对这一战并没有一个充分的准备和计划,总是在无关紧要之处分心走神。让人感觉他就像一个对整个世界都充满好奇的孩子,随时会被一些意外发现的细节、惊喜所吸引,忽有些心不在焉,而不能专心致志于最初的目标。

  两人追逐到井壁之上,飞沿走壁,横来直去,时而又纵跃在天井之中,冲荡起伏,天旋地转。偌大的天井犹如一个失去重力场的奇异空间,成为两人挥洒剑意的秀场。

  剑风溢出战圈之外,在天井中胡乱冲撞,于木栏窗格上爆出一道道切口。

  一间厢房的窗户敞开着,两道剑风偷袭而入。一张几案,对坐两人,一位美女正从酒壶中将美酒倒入杯中,白衣男子则以略带几分欣赏的目光微笑斜睨着眼前这个大美人。剑风直冲大美人而去,她却浑然不觉,似乎完全不会武功。疾风无形无象,唯有身怀武功的人凭借自身四周的气场才可以察知。而美人并未感觉异样,两道风势早已被化解在离她身体三尺之外的地方,不会让她受到丝毫伤害。能够稳坐不动又暗中化解剑风的人,正是她面前对坐之人。不过毕竟有迹可寻,如轻风拂过水面,杯中美酒微微晃起一丝涟漪。

  白衣人端起闻香杯,酒香之中带着一丝美人身上迷人香气,然后仰头一饮而尽,回味悠长。大美人目光流转,自有一股勾魂的娇媚,与美酒滋味相得益彰。喝完微笑点头,“尚书大人已承诺不再追究,江城之事就此不提。”说话时目光未曾离开过大美人身上,但是与眼前情景完全不合,显然不是对她讲,而是说给垂手站立一旁的周鹰听的。

  周鹰一脸悻然,话音未落,又听白衣人道:“听说此人在江城行馆表现惊艳,当日你也在场,我想听听你的看法。”话中所指之人,正是与连静一场激战仍未分出胜负的丁青。周鹰回想起当日在江城的一番遭遇,仍不免从心底渗出一丝狐疑,“此人的左手剑法已然练到出神入化,左手神剑这四个字当之无愧,却让我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剑客。”

  “哦?”白衣人小小诧异了一下,目光不由得从大美人脸上游离飘移出去。

  “是什么人?”大美人亦禁不住好奇的问了起来。“一个死人而已。”白衣人微笑着,目光又回到了大美人脸上。大美人对他这般言简意赅又故弄玄虚的回答感觉十分不满,两叶细眉轻轻扬起,显出几分娇嗔。“死人”二字除了令她想象一些鲜血淋漓亦或魂出鬼没的恐怖画面之外,再也无助于探知这死人背后哪怕一点一滴的故事细节。

  这厢正说话间,天井中当世两大高手的一场巅峰对决似乎快要分出一个结果了。

  让我们回头再看清楚这其中的关键几招。随着两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飘满天井的琴声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转换了节奏,变得铿锵有力,如战场序曲,又为这场对决增色不少。丁青似乎又受到这琴声的干扰,随着音律的变奏,手中的剑也变得忽快忽慢,总是让人感觉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他身上衣衫不知道被划开了多少道口子,转身纵回走廊之中。

  连静振剑追击,忽见丁青身影的移动突然放缓,剑已直指他背心。在紧张激烈的剑斗场景中,这个小细节显得格格不入,如揉入眼中的沙子,令所有人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只听一声撕裂之音,那一道“背影”被一剑劈成两半,却见两片破衣裳飘散开,而不见丁青的身影,他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脱去衣裳的外壳,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一个令人惊奇着迷又匪夷所思的细节,犹如奇妙的幻术,每个人脸上都泛起异样的光彩,不由得转动双眼,试图寻找那本不应该消失的人影。不过很快又跌进另一个细节所营造的惊懔气氛中,何处传来一声剑鸣。这之间的空隙只有一眨眼的功夫,甚至让人来不及转念细想,或许在那个当口丁青并没有所谓的“消失”,只是藏在众人视力尚未触及的某个角落中,才造成消失的假象。而在被发现之前,一声剑鸣又把众人的目光抓了回去。

  在对手消失的瞬间,连静并没有张眼四望,而是闭目凝神,感觉敌人的剑风所在。忽然剑鸣声响起,但见一把长剑飞袭而来,仍是不见丁青的身影。连静至此方感到一种迫近身前的压力,一种分顾不暇的窘迫。此时唯旁观者看得分明,在长剑迎面袭来的同时,连静背后突然窜出一道身影,那是曾经一度消失在众人眼前的丁青的身影。只不过剑鸣声传来的方向与身影出现的位置在截然相反的两端,一人一剑分从前后袭来。

  长剑并非依照单一线路直刺而来,而是划出一道流动的曲线,让人难以预判它最终的奔袭方位,连静非挡开这一剑不可。而敌人却并未现身,他深知自己背后破绽尽开,给了敌人可趁之机,却一直未能感觉到身后悄然迫近的掌风,直到结结实实的中了一掌。

  连静在身体触地的瞬间,陡然又拂地掠起,身子挟带着凌厉剑风再次飞旋起来,尽管已失手中了一掌,满腔战意却丝毫不减,于败像之中再爆奇招,奋起反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