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首席剑客(3)
萧苼2016-11-07 08:584,478

  丁青抓住被连静一剑斩开的飞剑,身形亦旋动起来,两人竟然同时使出剑刃风暴。两股强大的剑风交错激荡,发出刺耳的纷争之声,旁边窗格瞬间千洞百孔。甚至让人来不及细细欣赏,作更多描摹遐想,两道旋风已然冲破窗格跌进厢房中去。至此仍未能分出胜负,众人一脸茫然和意犹未尽的神色,直到片刻之后其中一人再次出现在人们眼前。

  剑风掠过琴弦,绷紧的丝弦断开,琴声戛然而止。连静和丁青也停止了剑斗,各自落在一方,忽然变得很安静。但见抚琴的是一个穿着淡蓝衣裙的婉约女子,她微微蹙眉,抬头看着连静。连静的剑尖上滴下一点血,看来胜负已分。不过很快,蓝蓝的眉心紧拧了一下,发现那不是别人的血,而是连静受伤手臂上的血,经由手腕顺着冷剑滴落下来。

  连静蹙眉凝神,重回方才战斗中的场景,一幕一幕如慢镜头一般在他脑海中重新又过了一遍,才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里,然后只说了一句:“我输了。”他这句话倒不像是对丁青说的,而是说给正为他包扎伤口的蓝蓝听的。蓝蓝微微一笑,带着几分安慰,好像在说:输便输了,那又如何?她对连静的这般柔情,在别的男人眼中简直是一种妒忌。两人站在一起,会让人很容易想到一个词——般配——两人之间一定蕴藏着某个动人的故事。

  提及连静和蓝蓝的故事,还需从连静那次失败的杀人任务说起。

  就在连静感觉任务失败、仓皇而逃之时,已然陷入敌人重重包围的反杀之中。虽然事过多年,他依然还能清晰忆起当时惨烈的境况,细节历历在目,仿佛还能嗅到那一群蒙面杀手疯狂的欲置人于死地的恐怖气息。后来他挥剑挥到手软,呼吸开始变得困难,然后陷入一片茫茫凄迷之中,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脱离险境、死里逃生的。

  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暖意融融的小屋,与之前昏天暗地的惨烈境况相比,简直有种逃离地狱、接近天堂的解脱感觉。只是浑身剑伤的刺痛还时时在提醒着他,他还有一个未完成的任务,同时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来当他的伤势好些,可以下地走动,才发现这里是洛河之畔的一间小苑,屋苑的主人是一个穿着淡蓝衣衫的自称叫“蓝蓝”的女孩。面对蓝蓝,连静曾经总是怀着一种矛盾复杂的心情而不知所措。

  他想起在他生命垂危之际,正是这个女孩救了他。身为他的救命恩人,他应该对人家心存感激才对,可在当时他却有一个非杀她不可的理由。就在刺杀任务的现场,这个神秘女孩曾一度闯入他与目标人物之间的对峙,并揭穿了他的身份,知悉他所有的底细。对于一名还未完成任务的杀手来说,这是何其危险之事,杀意曾在他心头暗暗涌起。

  蓝蓝似乎察觉了他的心思,笑笑回答:“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要杀我吗?”

  她说得对,即使连静没有受伤,也未必能杀得了她。她可以从一群疯狂杀手的包围之中救出连静,武功自然是十分高强。这一点却与她温婉示人的形象颇有几分不符,很难想象一个温静婉约如斯的女子,竟然是一个精通各路剑法的剑中高手。这样一个奇异女子突然闯入连静的生命当中,先是揭穿他的身份,然后又救他脱险,还细心的帮他疗伤,不禁引起连静对她身份来历的诸多猜想。在他的想象中,蓝蓝时而清晰明澈,是来帮他完成任务的人,时而又阴暗模糊,心中怀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接近他只是为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又或者她纯粹是误闯进来的局外人,对他的救济只是出于本真的善意,连静陷入此一可能而不能自已,一路深想下去,甚至不忘给两人安上一个美丽的结局。

  正是怀着这种矛盾又复杂的心情,两人一起度过了连静养伤期间大半年的日子。

  说实在话,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忽然对你细心照料、百般呵护,怎能不叫人感动呢。而在连静心底,却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他:如今他已英雄末路,前途一片荆棘,希翼渺茫,他又还能作何感想呢,因此对蓝蓝表现出一副无动于衷的冷淡模样。蓝蓝对他这般乍暖还寒的态度并不十分着恼,依旧细心的为他疗伤换药,连静的伤势也恢复得很快。而对于连静的种种猜测,蓝蓝却表现出另外一种截然相异的飘忽藏闪、欲盖弥彰的姿态。

  蓝蓝似乎十分善解人意,总是在连静心下困惑、狐疑之时,忽然给出莫名其妙的一言半解,让连静进而陷入更深沉的困惑、狐疑中。虽是只言片语,却似乎透露出什么极其重要的信息,她却欲说还休、飘忽不定。很多时候,连静感觉在她面前完全没有什么秘密或者对江湖认识上的优势可言,反而蓝蓝知道了解的事情比他更多、看得更通透。

  就拿蓝蓝一身精妙的剑法来说,以她一个花季少女而能有如此高强的修为已然是匪夷所思,更令连静惊讶的是,她竟然对各派剑法如数家珍,其独到见解甚至远远超过之前连静对各派剑法的认识探索,而且很快就指出了连静剑法的毛病所在。在她面前,连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肤浅的小孩子,常常被诧异得目瞪口呆。他只能想象,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各门各派的剑法秘笈汇集一堂,而蓝蓝曾经在那里住上好几年,把所有的秘笈都读熟、看烂了,各大剑派珍之藏之的独门秘笈在她眼中早已没有什么秘密,否则实在很难解释她这个神奇的存在。问题是江湖中谁有这么大的权势,可以令各大剑派甘愿交出武学秘笈。

  蓝蓝却似乎很欣喜于连静对她的各种猜度、诧异和惊叹之感,甚至是有意识的配合他的言语神态,让他尽情发挥着想象,给她虚构各种身份背景,却始终不能确定是哪一种,如雾里看花,只在转身离开时不自禁展开笑颜,留给连静一个惊为天人的背影。如今连静回想起来,感觉那是一段多么奇妙的时光,眼前这个永远猜不透的蓝蓝,神秘得令人着迷。直到后来某一天,偶然发现了蓝蓝身上一个微小的细节,才令连静放弃了各种猜测。

  那是离开河畔屋苑的某一天,两人泛舟于河上。蓝蓝坐在船头,晨风从背后吹来,撩起她长长的秀发。连静站在她身后,远眺一番山川河水之后,目光落在了她身上。早晨的阳光照在她白皙的肌肤上,亦照见她后颈上一道剑痕,斜指向肩膀,却被隐藏在衣襟里,不知道还会延伸多长。那个时候,连静感觉心头猛的痛了一下,犹如被人插了一剑。

  若不是此时此景,他偶然一瞥,恐怕很难发现这隐藏在长发、衣襟后面的剑痕。因视觉所及而随之触发出来的想象,让他又回到了那个他不愿记起的血腥场面,只不过主角换成了蓝蓝,剑锋划过她晶莹的肌肤,溅起鲜红的血——那是一个女子为他留下的剑痕,连静又忆起更多细节——他曾不止一次的推开蓝蓝的手,而每次蓝蓝的手臂被他甩开,她总是紧紧蹙着眉,当时看来是生气的样子,如今想来才知道那是牵动伤口,痛得要哭。

  在那一刻,连静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对人怜惜的滋味。

  怜惜,一种糅合着不忍心和舍不得的微妙情感,让连静瞬间放弃了各种胡乱猜测,心中只留存着一份莫名的感动。这感动让他开始相信一种名叫“爱情”又虚无缥缈的东西,开始相信真有天意存在,蓝蓝就是上天派来结束他以往混账人生的天使。他过来坐在蓝蓝身边,挨着她肩头。蓝蓝侧头瞪了连静一眼,“干嘛挨我这么近,你不是很怕我的吗?”眼神中似笑非笑,“我警告你,本姑娘可不是好惹的,下次见到我,一定要乖乖的!”

  连静一身饱满的战意正是源自对蓝蓝的珍重情感,让他感觉每一件事都充满了意义。保持三年的不败战绩,眼下却意外的败在丁青手上,让他感觉十分的失落。不过这失落很快就融化在了蓝蓝的柔情之中,胜负在她眼中一点都不重要。

  这般婉约柔情,不禁令丁青心头泛起一丝妒忌,忽然想起某人。一个他未曾拥有、却感怅然若失的女人。他告诫自己应该忘掉这个女人,于是蝴蝶这丫头的面孔又乱入进脑海里。他必定不会承认因为对别的女人心存妒忌而令他想起这小丫头,而是之前那个悬而未解的问题——蝴蝶冒充江城分舵的人蒙混进来,不知又会闯出什么祸来——于是走出厢房,继续寻找她的踪迹。出来惊鸿一瞥,却令他沉静的思绪再次起飞,但见一位绝色美人正伸手关窗,那情景竟然如此的似曾相识,令他明白终究是忘不掉某人。

  美人有意无意的向丁青这边望一眼,便把小窗关上,亦关上了对她所有的想象。丁青不由自主的寻了过去,犹如魂魄出窍,牵引着他往前走一般。不过很快,他感觉到房间中浓重的杀气逸散出来。杀气之重,使他每移动一步都感觉像是逆风而行,而且风势越来越强,那房间如同一个巨大的风暴之眼,不知道里面坐着何方神圣才会有如此重的杀气。

  丁青停下脚步,杀气激起了他内力本能的反应,如梦惊醒,转身离开。忽然听见背后房门打开,丁青又忍不住回头看,但见是周鹰从房里走出来。

  周鹰一脸冷峻之色,两人于总舵再次见面,仍不改之前冷漠态度。“如今你已晋升为首席剑客,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可是已经到了门口,为什么又不敢进来?”周鹰说罢嘴角微微扬起,带着几分冷笑和嘲讽,而并非真正问他不敢进去的原因。

  丁青不禁蹙眉,“周大英雄又有何指教?”

  “今晚帮主设宴,招呼你这位首席剑客,你应该感觉与有荣焉。”周鹰又凑近丁青身边,压低了声音,“看来你还有自知之明,如果再敢往前半步,只怕早已命丧于此。”

  丁青这才明白,房中浓重如斯的杀气,正是来自帮主金禅。

  金禅在设宴招呼丁青之前,先于岛边城墙之上面见了连静,问了他两句话。

  “知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

  关于这个问题,连静也曾问过蓝蓝,想听听她对丁青剑法的见解。蓝蓝的回答是:“左手剑法本来非主流剑术,各派秘笈中都鲜有记载。他的剑法充满暴戾,招式阴寒,甚至透着某种邪气,应该是以内力催动的剑招,相信他已练成了什么邪门的内功心法。”然后轻轻叹一口气,“虽然你输了,但是我不希望你也变成他那个样子。”连静对金禅的回答是:“他在我身后,我却完全感觉不到杀气的存在。”

  “哦?能够隐藏自身的气场,他体内的真气一定冰冷到了极致。”

  连静不太明白,所谓“真气冰冷到极致”应作何解。当一个人的剑法越练越高,真气内劲会不由自主的倾注于手中剑上,让人感觉到所谓的杀气,就像是人体之中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热力一样,某些视力虚弱却感应灵敏的动物,可以凭借热力感应侦知活物的存在。如果不能被侦知,除非是一具死尸,人体内的真气如何能够冰冷到极致?

  金禅望着湖面上风起浪涌,微微蹙起了眉头。

  连静在金禅眼色中嗅到了一丝疑虑,尽管丁青取代了他的位置,但是在短期之内,他还很难取得帮主的信任。试想一下,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不知道身份来历,突然安放在英雄楼中,他又岂会无半点猜疑之心。连静在金禅身边五年之久,一直循规蹈矩,不曾有任何差错,仍然不能取得金禅更深一层的信任,更何况是刚刚上位的丁青呢。

  所谓首席剑客,只不过是一个空名噱头,为万千剑客编织的一个春秋美梦而已。

  金禅忽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如今落得一败涂地,我只希望可以从头再来,相会会有再出头的一天。”

  金禅微微一笑,“那倒不必,你留在总舵,我还有些事要你去办。”

  连静心下释然,“一切谨遵帮主吩咐,连静自当从命。”只要能够留在总舵,就还有机会接近金禅。丁青的出现,犹如在湖面上落下了一块石头,激起一连串的波澜,不单单是取代了连静首席剑客的位置,同时也波及到岛上其他人。连静没有等待多久,他很快就有机会取代周鹰的位置,至少与丁青这位新晋首席剑客相比,他更容易得到金禅的信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