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围攻(2)
萧苼2016-11-04 10:223,118

  蝴蝶感觉心在颤抖,英雄帮一而再、再而三地派出越来越多的剑客杀进来,完全是为了刺探她的消息,证实她是否在府内,然后逼她出府。每多等一刻,就会多一条人命因她而丧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她不禁侧头看一眼义父,义父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手指有节奏地跳动着,正玩弄着指间一枚铜钱,他倒是沉得住气,半晌都没有发话。

  屋顶上瓦片突然发出声响,有人在上面行走。但听一声破空之音,义父手指间正翻动着的那一枚铜钱倏忽弹起,“叮”一声洞穿瓦片,然后听见一声惨叫,屋上那人连人带着瓦片稀里哗啦的摔落在窗外,便没再吭气,不知是个怎样的死法。然后一缕月光透过瓦片的洞孔倾泻进来,正好落在义父左脸上,令刀锋一般的鬓角转眼变苍白。

  继而有另一道白光,透过窗纸上的洞孔照射进来,又落在义父的左眼睛上。这是蝴蝶第一次仔细看义父的眼睛,跟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眼中没有杀人于无形的凌厉杀气,亦没有面对杀机时的懔然色变,显得那么的波澜不惊,如沉淀了千百年的湖底,看不到一丝颤影。其中流露出的是温和平静的光芒,忽然让人心底涌动出一种父亲般的温暖。

  白光里藏着一支箭,沿着光线划出的轨迹袭来,几乎是与白光同时到达。义父轻轻一挥衣袖,飞箭竟然就在他袖底转了方向,又沿着光影轨迹逆反回去,然后听见对面屋檐上有人摔落下来。这一连串动作只发生在一瞬间,蝴蝶看来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窗户突然被冲破,有人提剑杀进来,眼前顿时白光大现,照见蝴蝶脸上半截面纱。蝴蝶袖中飞出一道细刃,可是剑刃还没来得及沾到衣裳,那人已然弓身飘出窗外,在他背后好像有一只巨大的、无形的手臂顿时把他给拽了回去。不过蝴蝶很快意识到不是这么一回事,而是身边吹起的一阵强风把人给推飞出去,是义父的掌风。

  那人在地上打个滚儿,起身纵上屋檐就逃,跑得飞快,转眼没了踪影。他被这一道强劲掌风推出数丈之远,竟然还能爬起来逃走,显然是义父掌上使了绵力,有意留他活口。与此同时,厮杀声也突然间停止,不知道是因剑客达到目的而鸣金收兵,还是刀卫奋力拼杀终于击退了敌人,总之这一场骚乱至此戛然而止,没了动静。

  义父这时才发话:“该是你上场的时候了。记住,尽力而为,不必勉强!”

  蝴蝶把剑负在背上,走出早已窗破瓦落的屋子。一路上看见地上尸体,死了很多人,她忽然感觉自己罪孽深重。其实她完全可以把这些人的死归责到幕后操纵者的身上,只是为了让对手相信——在英雄帮强大的攻势冲击下,官府再也无力庇护这个女杀手,不得已才放她出去——当她再次现身的时候,而不会招致怀疑,于是演了这么一场增派兵力、力保不弃的好戏给对手看,白白牺牲这么多条人命。但是这些人的死却终究跟她有说不清、抹不净的关系,推卸责任并不能使她感觉好过一些,她心想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死去吧。

  话说那位冲进厢房又死里逃生的剑客来到周鹰面前,报告他冒死探得的消息,官府里面的确有一位形迹可疑的女子,脸上戴着半截面纱,与周鹰之前的描述完全吻合,感觉立一大功。如此便证实了周鹰之前的猜测,不禁令他眼色一亮。他先后派出三轮攻击,一十四名高手剑客潜入府中刺探,如今只剩一人还,可谓损兵折将,总算没有白费。不过听说府内有重兵把守,更有一位神秘高手帮衬,周鹰脸色顿时又是一沉。

  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他已回不了头。围攻官府,固然要冒着挑起战火而一发不可收拾的风险,但是不夺回邪之子剑,更加没法向帮主交代。所以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也要冒险闯一闯。至于那位神秘高手的武功到底高到何种境界,剑客的描述是“完全近不得身,如何伤得了他”!周鹰轻轻一笑,心想他狼狈而逃,难免有浮夸的成分。不过这反而激荡起了他心中战意,决定亲自会一会这位隐藏在蝴蝶背后的所谓高人。

  某处突然传来示警讯号,东面发现敌人踪迹,有人逃出知府官邸。

  这几日来所受到的一些不大不小的挫折,忽令周鹰开始变得多疑,他怀疑这可能是敌人调虎离山的伎俩,但又不能置之不理,正自犹豫之际,忽有剑客来报,坐馆丁青已然追逐敌人而去。这个消息更加令他狐疑起来,丁青这个时候突然出现,恐怕别有玄机。鉴于当日此人在英雄行馆内种种不同寻常之行径,周鹰早已对他心存戒疑,对其身份来历、企图用心充满了各种猜忌,因此这次围攻行动由他亲自指挥,将这位新晋坐馆投闲置散,唯恐其暗中作乱。而此时他突然半路杀出,更显居心叵测,就怕邪之子剑一不小心落入他手中。周鹰当下收起犹豫,吩咐众剑客继续严防死守,自己翻身跃上屋檐,向东面寻去。

  他快步奔上一处高檐,双眼一瞪,四下瞭望。月光下但见屋影憧憧,到处黑灯瞎火,简直无迹可寻。然周鹰这一双鹰眼何其锐利,很快捕捉到一闪即逝的一丝亮光,无疑是剑刃上反照的月光,定睛一寻,发现了两团黑影,当下看准移动方位,决定从侧翼包抄。

  话说蝴蝶携剑出府,一落地便触动了英雄帮布设的机关暗线,霎时间风铃四动,引来一大片剑客围追。她挥动袖中细剑杀开一条血路,然后纵身跳上屋檐,正自纳闷为何还不见周鹰现身,忽听背后风声飒然,却见是那新晋坐馆丁青追截过来。

  丁青来势好快,风声已欺近耳边,忽然听见剑刃出鞘的声音。蝴蝶不禁心头一凛,挥剑转身,但见丁青手中的剑滑出半截又退回鞘中,身子纵跃飞起,如雁行一般掠过蝴蝶头顶,挡住她去路。他落下的时候脚下瓦片“喀喀”破碎一片,两只脚差点陷落下去。

  “你本事不小,居然可以从周鹰手中抢走东西!”

  “你也不差啊,一夜之间登上坐馆之位,扬名江湖指日可待。”蝴蝶轻轻一笑,但见丁青的服饰仪容已焕然一新,须髯经过细心打理,也是一位姿态潇洒的剑客。只不过披散在肩头的长发,永远遮挡着已遭毁容的半边脸,只肯以另外半边脸示人。

  丁青脸色阴沉,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下毒害我!”

  蝴蝶心头顿感一丝不快,“怪你自己倒霉啰,不该出现在那里。”

  “我出现在哪里,又与你何干。”

  “毒是我下的,你想怎么样?”

  “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左手神剑绝非浪得虚名!”

  蝴蝶不禁一愣,同时面对两大强敌,恐怕她很难全身而退。她不禁想到义父告诫她的那句话——尽力而为,不必勉强——当下眉心微蹙,“本姑娘没心情陪你玩儿,滚开!”说罢纵身就逃,不愿再纠缠下去。丁青那肯放过,提剑直追。

  两人纵上跳下,在屋檐小巷之间你追我赶,月光下只见两团黑影倏来忽去,却始终未曾分离开来。当蝴蝶跳上屋檐奔走,丁青就在巷子里抬头盯着她的身影,而当蝴蝶跳入暗巷之中躲避,丁青则又跳上屋檐寻望她的踪影,总之如影子一般紧紧咬住不放。这个时候来跟她玩猫抓老鼠的游戏,简直是忙中添乱、乱中添堵,不禁叫人又气又急。蝴蝶虽然剑法高强,内力修为却还欠些火候,如此不停地快步奔行,已然耗费了不少体力,开始感觉脸红耳热起来,真担心万一此时周鹰突然杀了出来,该如何抵挡呢。

  暗夜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丁青,快截住她!”是周鹰的声音。发声的方位尚在数里之外,可是听入耳中却异常清明,仿佛说话之人就站在你面前一样。这招“千里传音”的功夫乃是以绵绵气劲发音,音波可以凝聚不散,直传数里之遥。“好!”丁青亦然回敬了一声,同样使出“千里传音”的功夫,似乎是在跟周鹰较劲,言下之意我的功力不比你差。

  话音未落,丁青已然拔剑出鞘,逆势往上横起一扫。只听“叮”然一声,剑刃上激荡出一道凌厉剑风,直冲蝴蝶的脚后跟儿。蝴蝶只觉身后强大的风吹在身上,不禁使人有种飘飘欲飞的感觉。耳边忽然风声急啸,“嗖嗖”闪过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竟然是被剑风激荡而起的瓦片。顿时吓了一跳,只怕瓦片乱飞砸到自己身上,当下气沉丹田,聚气护住全身,使出一种类似铁布衫、金钟罩的功夫,旋身逃出瓦阵,飘然落在街道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