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夺剑(3)
萧苼2016-11-03 09:002,602

  屋内之人对蝴蝶而言却并不陌生,正是周鹰猜测之中杀手背后的神秘高人。他是蝴蝶的救命恩人,也是教会蝴蝶剑法的教父,蝴蝶虽然叫他一声“义父”,但是对他的一切却不甚了解,有时候又感觉他很陌生。比如说义父衣带上悬着的那块腰牌,那是一块椭圆形的黄金腰牌,镂空雕刻了一副鱼骨,据说是大海中一种名叫“剑鱼”的骨架。在蝴蝶眼中,那只是一副鱼骨而已,一块雕刻精致的小玩意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江湖帮会的信物。

  而在关上房门、然后急忙退避的知府大人眼中,那可不是什么小玩意儿,却是足以致命的勾魂令。正是这副鱼骨,表明了那人的身份,来自一个名叫“剑鱼堂”的神秘组织,令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无不闻之丧胆。剑鱼堂并非一般江湖上的帮会势力,而是直接受皇权操控的一群神秘剑客,执行的任务也非江湖仇杀,往往涉及军机大事,甚至有权施以极刑,冥顽不灵者可就地正法。剑鱼者并非指海中之鱼,恐怕有“我为剑祖,人为鱼肉”之意。剑鱼使的身份堪比钦差,突然空降江城,更令知府大人诚惶诚恐,唯有惟命是从,又岂敢直视。所以当蝴蝶进屋后,知府大人关上房门即远远回避,以免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话。

  义父回过身来,从蝴蝶手中接过邪之子剑,沉静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微笑,“做得好!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看来我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蝴蝶却摇一下头,“未必,出了一点意外,我差点儿拿不到剑。”

  “哦,发生了何事?你今天是死里逃生?”

  蝴蝶不禁蹙眉,“为什么会有设计之外的人突然出现,我想听听你的解释。”

  今晚蝴蝶在行馆内遭遇到的一切人和事,其实早已在义父的设计之内,甚至包括蝴蝶面对周鹰时所说的每一句话,以及关于邪之子剑的故事,如同早已写好的剧本,蝴蝶只是剧中角色,凭借青涩演技将剧本上的内容一幕一幕呈现。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唯独第二个丁青的出现是个意外,之前并未设计他的戏份,仿佛突然闯入剧情的不速之客。此人武功之高不在周鹰之下,他竟然没有出手阻止,只能说蝴蝶今天的运气不错。

  蝴蝶忽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此人碍手碍脚,我下次不会再对他手下留情。”

  义父听出蝴蝶话中的弦外之音,其实她是想问这位不速之客会不会是编剧埋下的伏笔,是自己人?倘若果真如此,而没有事先通知到她,并且因此导致什么误会甚至弄得自己人互相残杀进而破坏了整个计划,则责任全不在她,得把话说在前头。

  义父又微微一笑,“这个人你无须理会,倘若他是敌非友,胆敢坏我大事,我自会解决,你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这两句话说得模棱两可,仍未给出答案。说罢从袖中拿出一张薄纸片,递到蝴蝶眼前,“这是你要的东西,接下来几天,你可以稍作休整,不过记住千万别到处乱跑,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经过一番厮杀,蝴蝶确实感觉身心疲惫,可是当她看到这一页纸,顿时眼色一亮,仿佛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纸上用线条勾勒出一个个人形剑影,是一页剑谱之类的东西。

  一页残缺的剑谱,其中到底有何玄妙之处,使得蝴蝶见了它如此欣喜若狂,甚至为了它甘当一名杀手,不惜与英雄帮为敌。这话还得从她身上另外半部剑谱说起。

  某一天,她发现世界忽然变成一个黑暗幽深的迷宫,陷入茫茫无涯的孤独,身边只有某人留下的半部残缺不全的剑谱。内心的孤独脆弱,使她希翼自己变得强大,于是开始练习剑谱上的剑法。一个天真无邪又孤苦伶仃的小女孩,从来都没有想过将来会变成一名杀手,所以每天只是拿着树枝柳条练习。除了保护自己,还有另外一个意念种子支撑着她——剑谱寄托着她对一个人的思念,或许只有参透了剑谱,她才能找到那个人。可是有一天,剑谱突然间没了下文,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再次令她失去了方向,陷入深邃的绝望。

  一次偶然的相遇,她遇见了一个给她带来生命转机、续接希望的人,她的义父。昏暗的夜色里,那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小女孩的病床前,犹如梦境一般,不但医治好小女孩绝望的病痛,还送给她一页剑谱,让她心中的剑意得以延续,重新点燃了她生存下去的希望,并且给她一把真正的、可以杀人的剑。小女孩继续练剑,剑谱一页一页送来,小女孩的剑法也越来越高。义父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蝴蝶的命运,亦让她在生命迷宫中越陷越深。

  不断有新的剑招出现,倏忽数年光景,蝴蝶不再是当年那个孤独脆弱的小女孩,已然成为一名武功高强的女剑客,可以说是义父一手栽培出来的人才。但是有一天,义父忽然不再给她新的剑谱,几乎等同于再次断绝了蝴蝶求生的希望。义父对她说,“你已经长大,应该懂得江湖规矩,凡事都要付出代价,你想要的我可以给你,但是我想要的,你又是否能为我做到呢?”为了继续得到剑谱,蝴蝶答应为义父做事,心甘情愿变身成为一名杀手,甚至不去想象对手是多么强大,任务背后又隐藏着何种阴谋与暗战。

  义父横起邪之子剑,缓缓拔出剑刃,顿时寒光闪动,刺得人睁不开眼。

  蝴蝶连忙伸手遮挡眼睛,透过指缝,窥见了邪剑的真面目。但见刃口生出尖锋倒刺,如龙之尖牙利爪,剑尖平行分叉,又似银蛇吐信,显出凛凛然邪气。义父仔细端详手中之剑,眼神中不自禁流露出诡异的笑意,竟也似乎变得邪恶起来。

  但见蝴蝶离开之后,远远站着不敢离开的知府大人又自悄然来到门口。

  剑鱼使还剑入鞘,道:“你进来吧。”

  知府大人才敢走进屋里,拱手顿首道:“大人请尽管吩咐。”

  “我交待的事,都准备好了吗?”

  “是!”知府大人转身拧一拧墙壁上一盏油灯的灯架,哗啦一声响,中堂墙壁上陡然滑开一道暗门,出现一间密室。石阶一路下行,甬道狭窄,仅可容一人身形通过。知府大人在前引路,一时间只觉汗流浃背,阵阵热浪迎面扑来,仿佛正在接近一个巨大的火炉。墙壁上闪现明晃晃的火光,转过甬道尽头的石门,但见一间四坪见方的石室。炉火照得四面墙壁红彤彤一片,其间数人赤膊上阵,捶打着热铁,乃是一间秘密的地下铸造工场。

  知府大人介绍道:“这些都是兵工场中最优秀的铸造师,必可助大人一臂之力。”

  剑鱼使轻轻点头,拔出邪之子剑,轻轻平放于剑器架上,然后对凑拥过来的十数名工匠下令:“三天之内,我要你们打造出一把一模一样的剑。”

  那些人皆凑近身来仔细观摩这造型怪异、邪气懔然的一把剑,或蹙眉眯眼、或轻轻捋一把胡须,暗自在心间度量计算,渐渐画竹在胸。不愧为能工巧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果真按照剑鱼使的要求,打造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一把剑来。但只能说是“几乎”,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打造出来的剑最终未能以假乱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