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夺剑(2)
萧苼2016-11-03 08:593,364

  英雄帮中有“左龙右鹰”之说,乃是指帮中两位大神级的人物,堪称帮主的左膀右臂,其中之一即是周鹰。此人武功高强自不必说,更加有勇有谋,胆大心细,凡交办之事无有不成,深得帮主的赏识,是帮主为数不多的几位心腹之一。虽然他在帮中并无职位,却直接受命于帮主,执行帮主的旨意,江城行馆所有人马都要听从他的差遣,连新晋坐馆丁青也不例外。而他突然现身,事先未曾接到传令,恐怕是有大事发生,顿时人人自危。

  周鹰扫了众人一眼,“知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你们竟然无动于衷!”他冷冷道来,不怒自威。众人只关注着眼前坐馆之争,对厅上变故丝毫不觉,当下会意,纷纷拿剑起身。甫一出门,只听剑刃呼啸激荡,一片乱战之声,遭遇到冲撞上来的杀手蝴蝶。

  周鹰看了一眼丁青,见他阴寒着脸,正运功驱毒,又看看躺在地上的花魁美人,便已猜知缘由,伸手扶起美人,“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语气很轻,略带一点怒意,更加令人心底发毛。美人眼中满是惊惧,却一直紧咬着牙,只字不吐。丁青运功完毕,虽然驱散了体内残毒,却也耗费了不少真气。见美人仍然不肯说出幕后指使,一怒之下拔出钉在墙壁上的乌金宝剑,提剑冲了过来,“岂有此理,信不信我杀了你!”

  但见他脸上怒气正盛,剑锋直指人的心口,出剑似毫不留情,周鹰一时也看不出他是故作惊吓,还是杀意流露。美人却已吓得闭上眼睛,剑风吹在脸上,凉飕飕的。

  突然“铮”的一声,剑锋被一指弹开,周鹰为美人挡开了这剑,“先不杀她,我还有话要问。”周鹰命令丁青不可轻举妄动,要留下活口。扣指弹剑,感觉指头上一阵刺痛,周鹰心下又是一紧,如今只剩下不到五成功力,门外走廊中的杀喊声却越来越近。听门外的厮杀之声,剑刃划破血肉的风响,可以想象流血飞溅的情景。

  不料丁青勃然一怒,“混账!你是什么人,竟然来命令我这新晋坐馆!”

  “我是什么人?”周鹰不禁冷笑,这新晋坐馆似乎还不认识他周鹰的大名,“你竟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也敢来混英雄帮,你胆子真是不小啊。”

  “笑话,你又不是帮主,我为何要知道你是什么人。那你又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周鹰一时语塞,“你还未报上名来,我怎知道你是谁。”

  “那你听好了,”丁青半边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我就是江湖上人称左手神剑的丁青,如今已是英雄帮江城行馆的坐馆。”

  “丁青?”周鹰眼色一惊,“丁青不是被你杀了吗,你还拆了人家招牌。”

  丁青回之一声冷笑,“那个丁青是假的,他竟敢盗用我的名号,简直死不足惜。从今天开始,我丁青将重出江湖,明天我会命人打造一副新的招牌,更加光彩夺目。”

  周鹰正自狐疑之时,外面杀喊声忽然停了下来,很轻的脚步走进门,是蝴蝶的身影,手中剑刃上犹滴着血。江城行馆一众精英也只能阻挡她片刻的脚步,第一道防线失守,乃是意料中事。她的武功的确很高,方才周鹰跟她略一交手,已然感觉到细剑上强大的力量。她的剑招让人感觉陌生,是新门派、新剑法,而以她的年纪和阅历,几乎不可能自创新招,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地上美人见着蝴蝶,连忙迎上去,仿佛看见了救星,“救我!”

  蝴蝶眼角泛起一丝微笑,依然是那般略带几分狡邪的笑意,手中的剑微微扬起。周鹰不禁心头一寒,连忙伸手抓住美人手臂,将她往回拽。却听“啊”一声,美人皱起眉头,继而眉心拧作一团,颈子上忽然鲜血淋漓,被细剑轻轻抹了一下。周鹰还是迟了一步,只拉回来一具尸体。想不到小姑娘年纪轻轻,竟如此心狠手辣,杀人也是带着微笑。

  周鹰手中紧紧护着剑,悄悄往后退开两步。丁青脸色凛然,这是把他逼上前线,非迎战不可了。照理说江城行馆是他的地盘,如今有人肆意找上门来闹事,他身为坐馆,自当责无旁贷。他就是周鹰的第二道防线,即使阻挡不住敌人的脚步,也可以争取一次机会。

  蝴蝶微微蹙眉,“让开,谁敢挡我,我就杀谁!”口气亦是不小。

  眼看细剑刺杀过来,丁青却愣了一下,好像突然被什么事情打断了思绪,以致于不能专心应战。等他回过神来,已然躲闪不及,衣袖被划开,让人看见了他右手手臂上一道长长的伤痕。周鹰心想,原来他并非天生左手成神,而是因为右手残废,才改练左手剑法。丁青连忙振作精神,挥剑还击,不能在君山总舵之人面前丢了江城分舵的面子。

  周鹰在一旁冷眼观战,暗暗运转真气,将全身余力凝聚于一手掌心。但见剑气凛凛,两人一时之间难分胜负。丁青虽因运功驱毒耗费不少真气,剑上功夫却未见削弱,暂时阻挡住蝴蝶进攻的势头,为周鹰争取了一丝喘息的间隙。而周鹰转败为胜的机会就在这片刻之中,待两人战至关键时刻,皆强攻不守,只专注于对手剑上,周鹰突然跳入战圈,铁手鹰爪直取敌人咽喉。这般突然袭击,就是抢在敌人不可分神之际杀她一个措手不及。

  掌风忽然从脑后耳畔袭来,丁青急忙侧身避闪,只道有人背后偷袭。此一分神恍惚,手上剑招顿时变幻不及,身上中剑,鲜血直流。周鹰此番举动,亦令丁青应变不暇,完全不顾他的安危。丁青闪身一旁,索性收起长剑,不禁一脸愠色,感觉被人欺负了一下。铁爪突然杀出,确令蝴蝶猝不及防,被周鹰一爪抓住了肩头。周鹰眼色顿时一暗,手上猛可用力,只听“咯咯”声响,似乎是肩头骨骼被捏碎了。只听蝴蝶“啊”的一声惊叫,肩头剧烈疼痛,手上剑风迸发,将身旁一张案几劈成两半,才悻悻然挣脱铁爪的钳制。

  蝴蝶伸手扶着肩膀,周鹰阴沉着脸,丁青则在一旁愣愣发呆冷眼旁观,三人都在等待一个结果。大战之后忽然变得很安静,只能听到对手的呼吸声,却听不到窗外的风雨。

  其实方才周鹰抓住蝴蝶肩膀的时候,正是丁青出剑的好机会,必定可以重创对手,他却按剑不动,愣愣发呆,依然心存不忿,对周鹰那种不顾他人死活的行事手段不以为然,是以方才并没有按照周鹰的设想配合行动,结果白白放过大好时机。

  蝴蝶扶着肩膀的手放了下来,挥一挥细剑,眼角依旧带着一丝微笑。

  周鹰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结果还是他棋差一招,方才被他铁爪捏碎的并不是蝴蝶肩头的骨骼,而是她身上的护甲。她忌于铁鹰爪功的威力,自知无力化解,于是在身上暗藏护身刚甲,以防万一。刚甲破碎,已然卸掉了大部分掌力,再加上自身功力的保护,虽然在刹那间感觉到剧痛,却并未遭受重创,伤势无碍。反观周鹰,方才那一掌已然拼尽了全力,孤注一掷却未能出奇制胜,等到敌人奋起反击,他将再无还手之力。

  侧头看丁青,他已放下长剑,正包扎伤口,丝毫没有再出战的意思。

  结果可想而知,一头筋疲力尽的苍鹰,竟然被一只纤纤弱小的蝴蝶所戏虐,蝴蝶以一种轻而易举又令人不可思议的方式从周鹰手中把剑夺了去。其间没有任何惊险出奇的动作,防守一方毫无招架之力,进攻一方自然手到擒来,得来全不费工夫。

  周鹰一刹那陷入恍惚之中,以往从未失过手的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眼看蝴蝶纵身冲破窗户,他连忙一个箭步追扑上去,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输掉的事实。身体撞上墙壁,当下腹中凝气,脊背一震,硬生生将墙壁震开一个大窟窿,整个人冲跌出去。顿时感觉身子一沉,方才撞墙时用力过猛,一口气提不上来,猛然跌落下去,坠入暗巷中。抬头看,已然不见了蝴蝶踪影,唯有满天的凄风冷雨打在脸上。

  蝴蝶完成任务,迅速逃离行馆,赶去与接头的人碰面。

  当她冒着夜雨走过清冷大街的时候,忽然感觉到阵阵寒意,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影,到处都是阴暗潮湿的一片,一种深深的孤独感悄然袭上心头。她害怕这种感觉,看着眼前空荡荡的街道一望不到尽头,仿佛一个幽暗的迷宫,让她感觉很恐怖,甚至比杀人更恐怖。她连忙加快了脚步,举伞纵身飞上屋檐,迅速逃离这种可怕的感觉。

  蝴蝶来至江城府邸,在门口迎接她的竟然是知府事大人。知府大人撑着雨伞独自在雨中等候,眼色焦急,待看见蝴蝶的身影,顿时又面露喜色,似乎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地。偌大一座官家府邸,高墙院内却显得异常安静,看不见有其他人。知府大人早已撤离所有守卫、仆人,只为今晚接待一位大人物来此执行任务,岂敢不秘密行事。

  知府大人扔掉雨伞,推开一间厢房的门,然后站在门口,长身作揖,身躯竟与地面成平行状,乃是官场上下级遇见上级时极高的礼遇,道:“回禀大人,人已经回来了。”屋里那人只见背影,知府大人低垂着头,莫敢抬眼直视,目光所及之处也只到那人腰间衣带,看见衣带上悬着一块腰牌,顿时满眼惊惧之色,就像一个躲在角落里偷窥猫儿的老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