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一剑暴走(4)
萧苼2016-12-09 13:142,599

  余至嚣一时怒极攻心,手中长剑不由得颤抖起来。身边连静却看得再明白不过,这不过是周鹰的激将而已,就是要拖住余至嚣使之拔剑。他伸手落在余至嚣肩头,紧紧抓着他肩上骨头。余至嚣转眼看着连静,但见连静皱眉摇摇头,郑重道:“师兄,难道你忘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良机莫失,不必在此跟他纠缠。”余至嚣眼神一松,顿时想到君山岛上还有一个燕雪等着他去营救,晚去一刻她都可能面临大灾难,于是毅然决然地与连静转身离开,消失在暗巷深处,只剩下铁笼中周鹰冰冷阴凉的笑声。

  这笑声令人感觉十分刺耳,一名鬼使杀手不由得心头发麻,冷声道:“死到临头,竟然还笑得出来!”拔剑便往铁笼里刺去。剑锋落入周鹰手掌之中,但见他手腕猛一翻转,长剑铮然折断,那剑客一个猝不及防不由得往前跌出一步,周鹰手中的剑锋转眼之间已刺入他的咽喉。虽然被困铁笼,亦能杀人于挥手之间,这个和尚的功力的确非同小可,吓得其他鬼使剑客连忙退开两步,不由得面面相觑,竟似乎拿这个被困的猛兽毫无办法。

  围在铁笼四周的几名鬼使相互望了两眼,忽然想出一个办法,于是心照不宣,纷纷拔出长剑,然后扔掉剑鞘,几人同时双手盘动着长剑,运转一道劲力倾注于剑身之上,最后再一掌将面前旋动的长剑推送出去。几把长剑挟着强劲动能飞袭入铁笼,同时从几个不同的方位发起攻击,可惜周鹰并没有三头六臂,不能同时格挡飞袭而来的快剑,几乎就是一个靶子。但听铮然声响,几把长剑都插在了周鹰身躯之上,犹自颤动不止。几名鬼使使出这一招飞剑袭人也是迫不得已,就算不能立刻杀死对手,也要先使其遭受重创。

  寂静半晌,但见笼子里的周鹰低垂着头,半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几名鬼使又相互看了两眼,于是一起悄悄走近笼子,察看里面之人的伤势。当他们伸手欲去拔各自的长剑时,忽听见有人捏指发出的咯吱声响,然后周鹰突然抬头,眸子里射出凛冽的青芒。但见他手臂猛地一震,如被困的猛兽一般低吼一声,然后身上长剑在体内真气的激荡之下纷纷反弹射出铁笼,恰巧抹过那些鬼使的脖子,那些人只仰头愣了一下,脖子上喷出血雾,然后便似商量好的一般纷纷软身倒地。绝境之下杀人的快感令周鹰兴奋不已,这些所谓的鬼使剑客岂是他周鹰的对手?不过他方才为了诱敌近身,故意放松护体神功,让剑锋刺入身上寸许,毕竟还是受了一点伤,需要运功行气一会儿,方能挣脱铁笼。

  且说余至嚣跟随连静来至湖岸渡头,望着黑沉沉的湖面,听着水声荡荡,余至嚣不禁皱眉问道:“难道我们就这么上岛救人?别忘了,岛上还有一个金禅!”

  连静微微一笑,先自跳上一条小船。

  余至嚣亦跳上来,开始摇桨划船,才听连静道:“我们的任务就是引开展龙和周鹰,金禅成了孤家寡人,自然会有人去对付他。”

  “原来在这件事的背后,果然还有高人指点,此人能对付金禅?”

  “没错!”连静微笑点了点头,“其实这件事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参与,我们只不过是台面上的小鬼而已,跳得越高越好,负责吸引人的注意,而他才是幕后真正的大神,负责对付金禅。他是我所知天下武功最高的人,足以主宰整个江湖。”言语之间难掩对此位大神的崇拜之情,简直有如天神降临,江湖上没有他对付不了的人。

  说起崇拜之情,余至嚣对金禅有与连静同样的感觉,都感觉自己心中认为的人简直就如天神一般不可战胜,就看谁的眼光更准一些。正作此想,忽听连静道:“前面有船!”余至嚣连忙停止划桨,定睛往前一看,但见那小船漂漂荡荡,船上一个孤独的白影,余至嚣顿时感觉胸腔一阵紧,心中的声音脱口而出:“雪儿,是你吗?”

  “余大哥!”船上的白影回应着,声音几乎哽咽,既显惊喜又满是惊吓。

  两条小船轻轻碰撞在一起,余至嚣一步跳过来,但见船上之人果然就是燕雪,一把将这个满脸尽是惊恐的女孩儿揽入怀中。燕雪伏在余至嚣肩膀上,满腹委屈化为眼眶里的泪水瞬间决堤,簌簌落在余至嚣肩头。看着这个落泪的美丽女孩儿,连静忽然明白了余至嚣为何拼死也要营救她。他心想人质竟然自己逃了出来,上岛之人或许已经将金禅打败。

  连静口中所谓的大神,乃是指随他一同赶来岳阳城的一位神秘人物。多年以后他才得知此人名叫慕容莲城,乃是大宋皇家侍卫练剑堂的堂主。宋剑堂收藏天下武学正宗,身为堂主浸淫既久,武功自然傲视江湖,路上随便指点了连静几招,就已令他的剑法突飞猛进,一跃成为一流高手,心中自然对其推崇不已。慕容莲城此行乃是为专门对付金禅而来,其中涉及宋剑堂一桩叛徒盗秘疑案。既然有人无敌于江湖,他就来会一会这位高手。

  就在余至嚣暴走五杀之时,慕容莲城正与小耳在一起说话。

  慕容莲城救小耳乃是顺手为之,当时小耳被掌风剑气袭扰掉下屋顶,慕容莲城恰巧路过此地,于是正好落在了他怀抱中。这个乖巧的哑巴女孩儿令慕容莲城想起自己家中那个叛逆的女儿,不由得心生恻隐,轻轻一掌拍在小耳背心上,一道绵柔的真气注入小耳筋脉之中,修复她受伤的声带。小耳咳出一口淤血之后,竟然奇迹般的会说话了。

  瘀伤好了之后,小耳感觉快乐了很多,甚至忘记了之前的悲伤和险遇,跑到院子里摘了一大把栀子花捧到慕容莲城面前,踮着脚道:“送给你的!”

  慕容莲城微微皱眉,盯着小女孩儿手中捧着的花儿,这些花儿虽然纯洁无暇天真无邪,但是很快就会凋零,不禁又笑了笑,“花儿是小女孩喜欢的东西,叔叔并不喜欢花。”

  小耳又蹙眉问道:“那叔叔你喜欢什么呢?”

  “叔叔会在这里待上几天,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小耳眼中黑丸如铁、白睛似雪,顿时闪现出一道亮光,侧着脑袋盯了慕容莲城半晌,“什么好玩的游戏,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

  “当然!”慕容莲城拿起小耳手中的花儿,嘴角边浮现神秘一笑。

  在接下来的几日,小耳一直沉浸在慕容莲城的游戏之中,感觉十分的神奇。她明明就在府门院子里玩耍,而大哥哥余至嚣却竟然完全看不到她的存在。慕容莲城带着她在府门中神出鬼没,可以出现在她想去的任何地方,甚至带着她在月亮下飞。

  稍早一刻前,慕容莲城抱着小耳来到了湖岸边,月亮照着黑沉沉的湖面,隐隐可以看见君山岛的影子。慕容莲城指着小岛向小耳道:“那里有更多更好看的花儿,一定会更好玩,叔叔带你去那里玩,好不好?”小耳一手扶在慕容莲城肩膀上,一手轻轻摸着慕容莲城下巴上的胡须,使劲儿“嗯”了一声。于是慕容莲城抱着小耳跳上湖面,不用划船而是使出蹬萍渡水的轻功直往君山岛而去,小耳眼中始终闪烁着神奇而又惊喜的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