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原是名人
大篷车2019-07-26 04:123,192

  他上一世,整日游走于生死边缘,对于人命便如草芥一般。一旦发觉自己受到威胁,立刻便会毫不留情的予以消除。

  是以,此刻忽然想到其中的危险,下意识的反应便不觉浮了上来。只是这念头刚一冒起,随即便警醒过来。

  自己的性命本就是人家救得,若真有害自己的心思,又何必费那些事儿?当时自己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只要玉娘子按规矩通报官府,自己就绝无可能如现在这样安坐这里了。

  更何况,他虽狠辣,但若是真个恩将仇报,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出手,这事儿也实在是做不出。

  便走一步看一步就是,大不了自己一走了之。这里可不是后世,一个人要存心想隐匿,诺大的中原之地,那可真是大海捞针一样。自己在这里无亲无故的,任谁也休想再能找到他。

  这诸般念头说来话长,但却不过只是一闪念间。

  暗暗吸了口气,他抬头看向玉娘子,面上波澜不惊,淡淡的道:“姑娘的意思我明白了,给姑娘带来了不便,实在非在下本心。既然如此,萧某这便离开就是,绝不会让姑娘为难就是。”

  他口中淡淡的说着,却不知对面的玉娘子心中是如何的惊骇。方才他那灭口的念头,虽只是一瞬间的事儿,但一直便仔细观察着他的玉娘子,却在女人特有的敏锐直觉下,隐约感受到了一丝端倪。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如当日在江边,被这个男人忽然锁住了喉咙时的感觉。

  只不过不同的是,刚才那瞬间的感觉和当日比起来,微弱的几乎可忽略不计,让她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但她却莫名的肯定,那绝不是什么错觉。眼前这个始终面带淡然笑容的男子,便如同冰川下的激流一样,一旦真个爆发,绝对是可畏可怖的。

  “公子误会奴家的意思了……。。”

  暗暗稳了稳心神,水袖中,微微沁出细汗的手心握了握,这才坦然迎着萧天的目光说道。

  “……。。奴家虽是女子,但却知凡事当有始有终。公子非是凡人,想来日后也当是有大作为的,又怎可屈就在这腌臜之地,做那些贱役之事?奴家敬重公子豪杰,便想着趁今日这个时机,帮公子将这落籍之事办了,却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她语意淡然的说着,便如在说一件极普通的事儿。身后阿沅却不由的脸色一变,忍不住出口道:“小姐……。。”

  玉娘子眉头一皱,斜眼瞟了她一眼,阿沅便不由的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这落籍之事可大可小,若说玉娘子是个世家大绅的身份,自然没什么关系。

  要知道,在这大宋,落籍是需要担保的。玉娘子出面办这事儿,便等若是担保人了。

  以一个教坊司歌姬的身份办这事儿,一旦萧天后面出了什么状况,首先问责的,便是玉娘子这个担保人。以其无权无势的低下地位,可想而知,真要有什么事儿,等待着她的将是什么状况了。

  阿沅原本以为小姐喊这个不解风情的木头过来,只是想带着他一起见见世面,哪成想竟然要冒这个风险办这种大事儿。

  有心想要拦阻,但眼见小姐眼神中的警告之色,也只得使劲忍住。心里却是不由的暗暗焦急,祷告可千万莫要由此引来什么祸事才好。

  萧天听到玉娘子这话,也是不由的一怔。他虽不知道其中的风险,但却听懂了这个女子话中的意思。

  所谓的有始有终,其实就是明确的告诉自己,不必担心她会泄露自己的秘密。否则,也不需当时那么费事的救治自己了。

  而她主动要帮自己办理落籍之事,更是一种明确的态度。敢作敢为,豪气任侠之气,竟不下于任何男子。

  自己还是小瞧了她啊。

  只是心中感念归感念,却同时又不由的起了一丝疑虑。她一个教坊司的歌姬,何以竟敢说出这番话来?

  萧天就算再无知,也大约能了解道,这个时代的等级森严,是何等的严苛。以一个女子之身,还是一个歌姬的身份,竟能对话一县主官,她究竟有什么凭持?

  尤其旁边的阿沅虽面现焦虑之色,但他能察觉到那种忧虑,并不是担心她家小姐能不能办成这事儿,而是似乎担心她家小姐,真把这事儿办成了的成分更多一些。

  “据我所知,这教坊司……。。呃,似乎大多是收拢些犯官的家属吧。”他心中转着念头,目光直视着玉娘子说道。言外之意,自然是一种质疑了。

  玉娘子神色不由一黯,尚未及说话,身后阿沅不由的忿忿。忍不住怒道:“你这人好无礼!我家小姐肯冒着风险帮你,你竟还………”

  “住口!阿沅,你且去收拾一下,莫要待会儿出门又忘了这忘了那的。”

  玉娘子忽然开口叱道,狠狠的瞪了阿沅一眼。阿沅呆了一呆,随即两只大眼睛中蓄满了委屈,恨恨的跺了跺脚,却是不敢违拗,一阵风也似的奔了出去。

  萧天眼睛微微眯了眯,这才从阿沅的话中琢磨出味儿来。看来,办成这事儿还真难不住眼前这个女子,倒是办这事儿,似乎会给她惹上一些麻烦。

  想到这儿,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动。

  “公子勿怪,这丫头被奴家宠的惯了。”轻轻叹了口气,玉娘子望着阿沅奔出去的身形,向萧天轻声道。

  萧天轻轻摇摇头,示意无妨。

  玉娘子低着头,编贝也似的玉齿轻咬着红唇,迟疑了一下,这才又吸了口气,坦然抬头望着他道:“奴本梁氏,小字红玉,父丧母在,东京人氏。向日家父在世时,与庞大人有同乡之谊,奴家落到这教坊司后,也多有庞大人暗中照拂………。。”

  她淡淡的说着,语气中虽极力保持着平淡,萧天却从中感觉到了一丝悲愤。

  只是稍一品味之后,却又不由的蓦然瞪大了眼睛,心中霎那间震惊起来。

  姓梁,小字红玉………。。梁红玉!

  眼前这个女子竟然是,梁红玉!

  梁红玉,初为歌姬,后嫁与南宋名将韩世忠为妾。从此夫唱妇随,在后面南宋政权稳定,还有对抗金国的战役中,屡立功勋。

  飞马传诏、桴鼓亲操,纵观韩世忠几次对阵金兵之战中,无论胜败,总是能从中看到这位巾帼英雄的身影。

  后来因攻受封为安国夫人、护国夫人,死后追谥为杨国夫人。历数古代名女人之中,梁红玉之名可谓璀璨夺目,后人每有提及,都是赞叹感念不已。

  萧天对历史极为模糊,但是对于这位巾帼英雄,却也是久仰大名,极为推崇的。只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来到这大宋时空,遇到的第一个人,救了自己的人,竟然就是这位奇女子。

  “你…。。你竟然便是梁红玉………”

  他愣怔了一会儿,不由苦笑着喃喃道。只觉此番际遇之奇,便和穿越那事儿也是不相上下了。

  梁红玉见他听完自己名字,一直以来古井不波的脸上,竟然悚然动容,不由大为不解。后面解释的话,便不由的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怎么,公子何以如此神态?”

  萧天怔怔的看着她,一时出神,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梁红玉被他看得久了,白皙的双颊上不由的渐渐浮上一抹红晕,不觉低下头时,心中暗暗啐道:这人,恁的无礼,岂有这般盯着人看的?

  只是心中暗骂之余,却也犹如鹿撞。与其说是羞恼多些,倒不觉实则欢喜更多一些。

  萧天怔怔出神,随着梁红玉低下头去,这才蓦然省悟,不由的微感尴尬。

  “原来姑娘就是梁红玉,早闻姑娘豪气不亚须眉,慷慨任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唉,方才言语之上,多有冒犯,还请红玉姑娘莫怪。”

  他长身而起,整了整衣衫,郑重的施了一礼。

  梁红玉一惊,搞不懂这人为何前倨后恭,只得慌忙也起身躲开,回礼道:“何敢当公子谬赞。”

  一边还礼,又想到他口中对自己的溢美之词,并非如平日里那些公子哥儿一般,只是赞美自己容貌,却从自己性情上称赞,言中极是真诚,不由的心中忽起知音的感觉。只觉自己果然没看错人,这世间男儿,唯有此人懂得自己,不觉霞飞双颊,一时不能自已。

  只是激动之余,忽然一缕疑念升起。他说早闻自己之名,说的却不是自己的艺名玉娘子,而是自己的本名。自家道中落后,自己的本名从未显露人前,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便算在昔日,自己也远在东京,作为一个女子,虽不像那些个大家闺秀般,整日躲在绣楼之中,但若说自己一个云英未嫁之身的女儿名姓,便能让外人所知,也是荒谬至极了。

  想到这儿,她不由心中惊疑起来,忍不住抬头问道:“公子何以知道奴家名姓?久闻二字,又是从何说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