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惊变
大篷车2019-07-26 04:123,904

  杀气!

  作为前世曾无数次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他,对于杀气有着超乎异常的敏锐。

  寒光起于东南角的某个角落,几乎是瞬间便到了场子最中。

  萧天双眼急遽的猛缩,脚下发力,下一刻已是出现在还未完全直起身来的梁红玉身边,一手揽住差堪一握的柳腰,旋身急转,将佳人护在身后,另一手趁势夺过长剑,看也不看的便甩了出去。

  叮!

  一声清脆的长吟乍然响起,半空中猛然爆出一蓬火花,长剑带着一道弧光忽然向上飞去,笃的一声,已是插入大厅的横梁之上。

  铛的一声脆响,就在萧天拉着梁红玉又往后退了几步后,那被半路劫落的寒星,才堪堪落地,蹦了两下,一支闪着寒光的梭镖才显出真形,静静的躺在地上。

  这一变化,说来话长,但却几乎是在眨眼中完成。

  与此同时,人群中一声惊咦响起,落在萧天耳中,萧天能听出里面的震惊和愤怒之意。

  哗!

  直到此刻,大厅中众人才反应过来,先是一静,随即轰然大乱起来。

  “好!能拦下我夺魂镖的,你这小辈可谓第一人!且看你还有何能耐阻某!”

  乱哄哄的人群中,自东南角忽然纵起一道白影,凌空一个转折,又瞬间如大鹰般扑下,手中翻转之际,寒芒又现,却是一把短刺,这次却是对准了首席而去,豪迈的语声,便从那身影上发出。

  “拿刺客!快拿刺客!”

  “保护大人!保护大人啊!”

  “来人!来人!围住了门户,休教走脱了……。。”

  “闪开!快闪开………。”

  “唉哟,贼厮鸟,快快让开,休误了大人性命……。”

  大厅上,众人狼奔豕突之际,反应过来的差人一片声的大叫了起来,两边厢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十余个身影各提兵刃奔出,拼命往首席那边冲去,只是中间隔着无数乱窜的人群,一时半会儿却怎么也挤不过去,顿时急的一片斥骂声不绝,乱成一团。

  白衣人哈哈大笑,扑下的身形直如电闪雷轰一般,瞬间便已到了首席四人身前,望着面现惊惶苍白的四张面孔,狞笑声中,手中短刺毫不犹豫的对着最近的郭亨伯便刺了过去。

  郭亨伯面如死灰,他本是背对着场中落座,刚才看完梁红玉的剑舞,正转身恭候另三位落座,却不想只这一耽搁,却成了第一个迎上杀机的。

  此际,他也只来得及回过头来,便见一点寒星直奔心窝刺来,那短刺上的寒气,尚未及临身,已是让他浑身似身入了九幽冰窟一般,便想动上一动也是不能。

  “贼子敢尔!”

  就在他绝望的等待刀锋入体的瞬间,一声冷喝已是划空而至,紧接着,便听锵的一声金铁交鸣之音在耳边炸起,随即一股大力涌到,将他一个身子硬生生的撞得飞了起来,噗通落到了两尺多远。

  啪嚓!哗啦!呯!

  一连串的乱声响起,这一撞,不知碰到了多少桌椅,一时间杯盘乱飞,汤水淋漓而下。

  只是这一切的一切,对绝处逢生的郭大人来说,却是如同仙乐一般。竟连被摔落的浑身痛疼,都似乎全然没有感受到。手脚并用的瞬即向后又躲出老远,这才惊悸不定的抬眼看去。

  原本站立的地方,一个全身黑衣的汉子,此刻正手持一把长刀,亡命的与那白衣人搏杀在一起,不时飞溅的火星之中,尚伴着点点猩红飞起,却不知究竟是哪一方受了伤。

  这个汉子不是别个,正是先前伴着宋五公子身边的那个保镖。

  有了此人的抵挡,庞县令和李纲,还有那位宋五公子这才惊魂稍定。只是想要觅地躲避,满眼间却全是乱成一团的人群,一时间竟不知该往哪里去。

  “萧兄救我!”

  正自彷徨之际,宋五却是眼尖,一眼便看到了护在梁红玉和阿沅身边的萧天,下意识的便高声叫了起来。

  梁红玉直到此刻还未完全从惊悸中定下神来,回想刚才那一幕,饶是她向来自负不让须眉,这一刻也是不由的浑身轻颤。此时再看看身前稳稳挡着自己的男儿,只觉那背影竟是如山如岳,心中忽然便渐渐安定起来。和阿沅相互拥着,虽身处乱中,却再没了半分的惊惶恐惧。

  只是这心刚刚定下,忽然听了宋五的呼喊,不由的猛然心又拎了起来,只怕萧天就此舍下自己,鬼使神差般的,不由探手出去,扯住了萧天的衣襟。

  萧天护着梁红玉起身后,便早已将形势估量了一番。从方才掷剑挡住的那枚飞镖轨迹看,对方显然并不是针对的梁红玉,而是冲着首席四人中的某人去的。

  若是换在以前,他孤身一人,大可趁乱一走了之。但是此刻,带着两个女人,若想护住她们不受一丝伤害,却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了。

  当此之际,唯有先退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等混乱安定下来才是万全之策。

  是以,在又上前一步扯过跌跌撞撞奔来的阿沅后,他便一点一点的带着两个女人退到了主桌后面的角落中。这里背靠墙壁,只要挡住前面就可。

  至于被刺杀的目标,他虽与宋五相识,但自觉还没到那个交情,以他的性子,自然懒得去管。尤其见了宋五那个保镖及时的出现,虽然看了几眼就知道那人不是白衣人的对手,但是若说拖延到外面的差人进来,还是应该可以的,就更是懒得管了。

  只是没成想的是,有些事儿不是他不想就不想的,宋五这一嗓子喊出来,顿时便让他的打算全部落空。

  眼见那白衣人百忙中瞟过来的眼神,不由的一阵的苦笑。以那白衣人的本领,刚才既然见识过自己掷剑挡镖的手段,哪会不留心自己?

  自己方才只护着梁红玉主仆往后,却并不上前帮忙,其实就是在暗示自己并无插手此事的意思。这也是对方为何肯安心对付那黑衣保镖的原因。

  可如今宋五这么一喊,岂不等于明白告诉人家,自己和他有交情?当此关头,只怕立即便会激的对方全力相拼了。如此一来,一旦对方存了拼死之心,不但黑衣保镖很难再拖下去,只怕变化立刻便在眼前了。

  他心中电转,暗自叹息之际,却也知道事已至此,再难摆脱了。正要开口说话,忽觉身后衣襟被扯住,心中一动,回身安慰的看了一眼两个女子,轻轻握了握那只冰凉的小手,低声笑道:“别怕。”

  说罢,这才回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宋兄,不要慌,你且扶着三位大人,慢慢靠过来。”说着,向前踏上一步,目光已是锁在了白衣人身上。

  梁红玉感受着手上传来的那一握即松的温热,心中先是一定,随即猛然警省过来,不由的一阵的自惭。曾几何时,自己竟然如此软弱了?便是当时家门遭难之时,也未如此过吧。可今日,为何站在这个男子面前,就那么自然的将这种软弱表现出来了?

  想着耳边仍然回响着淡淡的“别怕”两个字,还有那温和的笑容,她忽然又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自然而然到自己深陷其中而不愿自拔。这种感觉,很…。。温馨,好喜欢…。。

  四下里刀光剑影、热血横飞,但是少女却如同未闻,只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面。白皙的玉颊上变幻不定,时而蹙眉,时而温柔,直到一声狂吼传来,这才蓦然惊醒。

  狂吼声是宋五公子那位保镖发出的。

  得到了萧天的回应,宋五公子大喜。忙不迭的让李纲和庞县令先往萧天那边靠去,自己却转身向后,去扶那位摔在角落里的郭大人。

  宋五公子是君子,君子推己及人,怎么可能遇到危险,便抛下同伴而独自偷生?就算双方身份有差距,尚有孟子所云:君视臣为草芥,则臣视君为寇仇之语呢。

  所以,深受孔孟教育的宋五公子第一时间做出的举动,便是去搀扶最羸弱的郭大人。这一举动,换来了李纲、庞县令还有郭亨伯的感动莫名。但同时,也换来了白衣人眼中蓦然闪过的狂喜杀机。

  就在宋五公子转身背对这边,刚刚迈出两步的时候,白衣人深吸一口气,猛然提起全身起劲,逼注于短小的短刺之上,首次以短刃正面和背厚势沉的长刀来了一记硬拼。

  锵!

  火花四溅之中,巨大的震力迸发在两件不对称的兵刃之间。黑衣保镖眼中闪过狂喜之色,拼斗许久,他早知道自己胜在气力,而对方胜在技巧。若是能逼着对方和自己拼力气,他相信,只消十招之内,就能将对方拿下。

  但是到了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他固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对方又何尝不明白?是以,一直以来,对方便如一条抹了油的泥鳅一般,寻隙抵进,不但没让自己的气力优势发挥出来,甚而几次欺近身前,给他造成了几处轻伤。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或许自己能拖到外面的差役围上来,但是自己的小命只怕也是难保了。

  只因,此消彼长之下,自己身上虽都是轻伤,但血流不止之下,只怕最后不用别人动手,但只流血也把自己流死了。到那时,就算那些个差役围上来,以那些人的身手,又如何能挡得住此人?

  真到那时,自己一死没什么,可主人怎么办?谁来保护他?想到主人的身份,一旦出事,将不知引发何种后果,他便不由的阵阵心悸。

  生死相搏之际,尤其在相差并不太大的对手之间,那容得分心?他这一分神,身上不觉间又填了数处伤痕,已是渐渐有着力不从心之感了。

  他当然也听到了萧天和自家主人间的对话,只是对于那个沉稳的年轻人,他并不了解。虽然方才的那一掷堪称惊艳,但谁又知道是不是碰巧了?

  作为护卫,他可不敢将主人的生死押在别人手上。

  而就在此时,他正准备豁出去,拼着一命换命的方法,怎么也给对方增加一些伤害,也好在自己倒下前,能增加那些普通差役的胜算时,却忽然发现对手似乎也焦躁了,竟然舍弃了原先的战略,和自己硬拼起来,这如何不让他大喜过望。

  然而,随着这期盼已久的猛烈撞击后,那喜悦不等兴起,便瞬间被惊骇淹没。

  拼是拼上了,但是随着撞击,他明显感到了一种示弱。长刀上传来的力度,竟然毫不费力的尽数涌了出去。这种后果的结局就是,对方借着这一击之力,整个人忽然加速飞了出去。只是那飞出去的方向,却正是对着背对这边的宋五公子。

  上当了!

  那一刻,黑衣保镖只觉无尽的绝望袭来,瞬间将自己淹没。如果主人没了,如果主人没了………

  他心头浮起这个恐怖的可能,忽然间双目尽赤。口中猛然狂吼一声,振臂将长刀对着白衣人抛出,同时用尽全身气力向着宋五公子扑去,将整个后背,再无半分阻挡的露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