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宴席
大篷车2019-07-26 04:122,997

  午后的阳光,带着炫丽的彩环洒下,少女星子般的明眸,宛如宝石般光华流转,有着神秘又魅惑的气息。

  光彩在满头乌黑的青丝上跳跃着光怪陆离的舞蹈,一支金步摇晃啊晃的,让萧天眼睛不由微微眯了起来。

  洁净白皙的脸颊,在光线的映射下,有着一种近乎于剔透的色泽,似乎稍稍一动,便要滴出水来。随着嘟起的点红绛唇,带起一抹妖媚的弧光。

  身后蓝天辽阔下,粉墙黛瓦,花红柳绿,合着眼前娇媚妖娆的佳人,就此定格成一幅勾魂夺魄的画卷,这让萧天也不觉的有了那么霎那间的失神。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真是个木头……。”

  对于男人一瞬间的失态似有所察,少女脸上掠过一丝羞涩,恼怒的嗔道。

  “咳咳,啊,阿沅啊,怎么,找我什么事儿?”萧天微微有些狼狈,暗暗摇摇头,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微笑说道。

  阿沅有些顶不住他黑亮的眸子,微微侧转身,强自冷静的道:“小姐说,你落籍之事,庞大人那边已经说好了。只是怕有人认出了你,给你为难,这便让我来报与你知道………。。按说今日也没什么熟人,不会有什么相干,只是说一声总要安心些。………。哦,那个惜红也跟了来,待会儿你却要避着些,等过了宴席,小姐表演完了,回去后也就没什么了………”

  小丫头歪着头,努力的想着自家小姐的吩咐,生怕漏下一点。葱白的手指如同一根玉管也似,抵在唇边,不安分的拨弄着红唇,萧天看着,心中不觉又是一跳,连忙将头转开。

  心中却不由暗暗警惕,自己的心境,似乎在经过了这几个月的安逸生活后,明显有了松懈的迹象,竟如此容易被拨动,这放在往日,那是绝对难以想象的。

  只是这其中固然是这个小阿沅实在娇憨可爱,但也不得不说,自己确实被梁红玉细心体贴的举动感动所致。

  那女子不但救了自己性命,此刻又以贱籍之身,为自己今后打算,辛苦奔走,这番恩德情义,实在是有些大了。难得她到了此时,还牵挂着自己会不会被人为难………。。

  “唉………。。”

  他不由轻轻吁出一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怕就是眼前如此了吧,他默默的想着。

  “好了,主人家回来了,我不跟你说了,你自己小心。”阿沅见他低头不语,心中也未在意,将话传完便急急往回跑去。

  萧天惊省,连忙抬头看去,却见那绿裙在前面划起一道美妙的弧线又复停下。

  “喂,你……。你且委屈些,莫与人…。。与人争吵………”转身回眸望来的少女微微有些迟疑的扬声说道,眼中分明有着一丝歉然和不安之色。

  萧天一愣,随即只觉心底有一抹温柔,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连忙深吸了口气,微笑着向她点点头。

  阿沅得了回应,明眸中闪过一道羞喜,皓齿咬了咬红唇,欲言又止,略略迟疑一下,这才转身而去。那脚步之间,却似乎多了几分跃然。

  萧天凝目看着她的背影隐入房后,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这一刻,他只觉天特别的蓝,空气特别的好,连四周的景色,似乎也忽然比方才绚烂了许多。

  前面人声鼎沸,无数人拥挤着涌了过来,萧天微微皱了皱眉,微不可查的随着人流向后躲了躲。

  远处的人群中心,隐隐能看到几个人影被团团围住,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向四周抱着拳,熙熙攘攘了半天,才在一片尘土飞扬中进了大厅。

  萧天轻轻摇头,这场景,倒是看得有些眼熟。后世一些明星出场时,不也就是如此吗?只不过是时空变幻,少了些闪烁的镁光和声乐,主角配角们,也从西装革履换成了峨冠博带罢了。

  也就在这一刻,他忽然心底不可遏制的升起一种孤寂之意,自己此刻虽身处其间,却总有种置身其外,冷眼观看的味道,怎么也溶不进去。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对于这个时代,他仍然只是一个外人,一个不经意间闯进来的变数。

  他心中既然有了这种感受,对眼前之事便也愈发不在意起来。直到大多数人都涌入了厅中,这才不慌不忙的举步而入。

  一进入厅中,却是不由的一怔。

  原来,这大厅竟是极大,目光所及,竟有里外三进。此时前两进已然坐满了各色服饰的文士。年纪从十**岁至四五十岁的,不一而同。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兴奋得意之情,显然能得参与今日此会,于他们来说,是一件极荣耀的事儿。

  今日的宴席摆的是燕翅席,除了最里进的主桌外,其他的都是方桌方凳,两边层层排开,中间却空出大片的场地。

  若是仔细观察,便可知道,这些人虽多,但落座之间却有着共同的默契。最里面的人,不论从穿着打扮上,还是神态之间,都明显带着几分贵气和傲色。

  而越往外的座上,衣冠越是简略,到得萧天所站之处的门口,放眼处,多是一些衣着朴素的,偶有几个穿着华丽的,神态间却少了几分书卷气,更多的,透出的却是富贵气。

  萧天心中微微一转,便即释然。这些人,想来便是一些商贾之类的了。

  这个时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商人虽富有,但上了场面,却也只能与最低等的士子同席。

  旁边有知客的下人过来,引着他往一处角落里坐了。这里虽排在席末,却不是最里,想来是见他穿着,怎么也靠不上富贵二字,将其归为穷书生一类了。

  萧天也不解释,淡淡笑着谢过,坦然坐下。刚刚坐下,就感到一束目光射了过来。

  他心中一动,扭头看去,却见一个四十上下的文人正目光炯炯的打量着自己。

  这人一身青袍,却洗的已有些发白,袖口处甚至都些地方可见毛边了。头上也未着冠,只系着一方幞头,两根青带顺下,随意的飘在脑后。

  肤色白皙,长眉细目,头发与胡须却已然有些斑驳。一张脸与身形一样,都显得有些瘦削,这使得那青袍披在身上,便是坐着,都有些空荡的感觉。

  此刻两眼眨也不眨的,毫不顾忌的打量着萧天,眼神中不时的露出几分诧异之色,想来对萧天的打扮,也是感觉古怪意外。

  萧天不以为意,对着他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那人一愣,随即眼神一亮,消瘦清矍的脸上也露出几分笑容,起身靠了过来,轻笑道:“这位兄台请了。”

  萧天点点头,抱拳还礼,却未答话。

  那人也不为意,又靠近一些,这才笑道:“在下富春徐长卿,长短的长,客卿的卿,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萧天,山东萧天。”萧天简短的回道。

  “哦,原来是萧兄。”徐长卿呵呵笑着,又道:“萧兄却是生面孔,可是头回来这江东之地?”

  萧天下意识的便要点头,只是想了想,却又摇摇头。微笑道:“在下一向在外游历,近日才回归中土。说起来,不单是江东,便是这中原之地,也算头回了。”

  徐长卿啊了一声,脸上显出难以置信之色。以萧天看上去不过二十一二的岁数,竟然张口说一直在外游历,而且还是刚刚回归中土,以此推断,岂不是出门之时,竟远在尚未及冠之时?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交通何其落后,中原之地纵横万里,这京口地处江东,最近的东面便是万里沧海了。除此之外,任哪一个方向,都要走上个年半载的。而说游历,自然不是单纯的赶路,这小小年纪的,可就有些不同凡响了。

  萧天眼见他面露惊容,心中微微一转,便猛然省悟,心中暗道惭愧,连忙又解释道:“在下祖籍山东,祖上一代,便举家去了海外,到了在下这一代,这才得以回归,徐兄莫要想岔了才好。”

  徐长卿这才面现恍然,点头道:“我便说嘛,原是这样。”

  说到这儿,正要再说,却忽听一个声音猛然在边上响起,“咦,这不是徐大先生吗?怎么却在咱们这末席委屈着?哈,是了是了,徐大先生虽然名字取得不好,但终归还是有才的,凭着这个才字,今日这秋风倒是打的名正言顺了,哈哈哈。就是今日可不知有没干货可怀,倘若都是带汤的,那可就惨了,哈哈哈哈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