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诡杀
大篷车2019-07-26 04:313,220

  作为一个护卫,铁勒不是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死,对此,他其实并不怎么恐惧,甚至隐隐有些期待。

  但是,如果明明知道会死,但这死亡却迟迟不肯降临,这种滋味,就实在不怎么好受了。

  有种说法,叫刹那就是永恒。这本是形容某种情感的,但此刻对于铁勒来说,却颇有些心有戚戚然。当然,如果他也是个后世穿越来的,知道这句名言的话。

  背后劲气激荡,他能感到那刺肌砭骨的寒气,但那种想象中的疼痛,却始终不曾落下……

  “……。。李相公、郭使君、庞县令……。。你…你们没事吧?”

  直到被宋五公子一把推开,本以为自己必死的铁勒才回过神来。耳中诸般声响,也在那一刻如同迟了半拍般汇聚了过来。

  铁器与瓷器摩擦的令人牙齿发酸的尖利声、锐器刺入肉体的闷音、还有人体互相撞击的声音,随即又无数的瓷器落地的碎裂声………

  与此同时,自家主人宋五公子略带惊慌的喊叫声,终于也是传入了耳中。

  循声看去,就在离着自己几步开外,那个白衣刺客这会已然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面上能看出,仍残留着狞笑、得意和最后死前的错愕之色。

  帽子已然滚落不知去了哪里,发髻零散着。手中仍然握着一把光芒流转的短刃,不过三寸长些,刃口微微有暗红之色,显然是饱饮了不知多少人的鲜血所致。

  而此刻,就是这么一把利器的主人,却再没了半分活气。咽喉处,一把秋弘也似的长剑,正正的插在那儿,红穗儿静静的垂着,虽只是一个死物,却隐隐透出几分煞气。

  这是方才那个舞剑女子的剑,难道,终还是她出手击杀了这个高手?可就凭她那几手剑舞,又如何可能呢……。。

  那个姓萧的?会是他吗?可他又是怎么拿到那把剑的?难不成他会飞?

  这个大厅的横梁足有两丈多高,那剑插在上面,若不是会飞天,如今怎会插在这刺客的咽喉上?

  这毕竟只是现实,不是在看武侠小说。那种两脚一跺飞起七八十几米,两手一挥,气劲迸裂,如同放烟火一般好看,呃,那真的只是小说,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铁勒死里逃生,一时间只觉脑子实在不够用的,心中胡乱猜测着,眼神儿下意识的搜寻着,终于看见角落里,那红衣舞女身旁,少年沉静无波的面容。

  除了此刻眼神有些格外的锐利外,似乎……嗯,胸口处好像被利器划破一道口子,再没什么扎眼的地方,怎么看也不像什么大高手的样子啊……。。

  时间退回片刻前……。

  铁勒拼着以自己为肉盾,投出长刀后,白衣人嘴角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

  面对着劲急而来的长刀,只微微一侧身便躲了过去,随即双足发力,手中短刃前指,忽然舍了铁勒,却径直扑向了最左侧的李纲。

  刃光如电,迅发若雷。

  饶是李纲长久身居高位,练得心神沉稳,这一刻也是不由的微微变色。

  这个刺客所为暗合兵法之道。这瞬间的变化,岂不正是诱敌深入、声东击西、避强就弱之法吗?端的厉害!却不知是哪路人指使来的,又是为的达到什么政治阴谋……。。

  生死瞬间,这位老丞相眼中忽然划过忧虑,没顾虑到自己的生死,下意识的,却仍忧心着朝政……。

  就在他心念电转之际,眸子中那点光寒已是瞬间而至,他不由的暗暗叹息一声,便想闭上眼睛等死。

  那眼刚刚眯起,却忽觉身边风声微响,似有一道身影忽然抢出,直直挡在身前。

  心头大震之余,连忙凝神看去,却见正是方才和宋五公子呼应的那个少年。

  此刻,两手不知何时捧着一个酒坛,正勇敢的挡在自己身前,将酒坛向那刺客撞去。

  下一刻,利刃切入瓷器的声音,令人牙齿发酸的响了起来,接着,酒坛忽然向上飞去,寒光再现,瞬乎指到了萧天的胸前。

  嗡——

  似乎有一声轻响响起,萧天抢上前的身躯似乎微微一顿,显然是被刺中了。

  但不过只是那么微微一顿的瞬间,这个少年的一只拳头也终于是撞上了对方的胸口处。

  嘭!呯!哗啦!

  肉与肉相击的闷响响起,伴随的还有两声别的杂音,却是传自头顶上的。

  白衣人身子似乎猛然一震,脸上露出古怪错愕之色,蹬蹬蹬不由自主的向后跌出几步,仰面翻倒。

  漫天的碎片和酒水落下,中间一道冷光闪过,噗的一声,竟是那么巧的正好刺入白衣人的咽喉………

  似乎要努力抬头看清对方的面容,白衣人瞪大了眼睛,两肘撑着地抬起上身,但只是才起一半,便猛然喷出一口血来,随即倒地,略一抽搐后,便寂然无声了。

  这些变化直如兔起鹘落,看见的人只觉一阵眼花缭乱,所有变化似乎在眨眼间便已完成。再回过神来,却如雪爪鸿泥一般,脑中似乎只是残留几个破碎的影像,除此再无所获。

  “萧大…。。公子,你…。。你……”

  “唉哟!这傻人……”

  “萧壮士!”

  几声惊呼同时响起,随即三道身影不约而同的围了上来。前两个是自然是红玉两主仆,后一个却正是梁溪老人李纲。

  三人虽然都没看清具体的情况,但是刺客授首,萧天中刀却是看的分外明白。

  梁红玉主仆固然是魂飞魄散,李纲也是面色大变。若无此人这么一挡,如今躺在地上的,必然是他这个老朽了,这让一生自负耿介,不负于人的李纲如何能再保持冷静?

  萧天脚下退了两步,转头向梁红玉二女笑了笑,示意无妨,这才又对李纲点点头,坦然从怀中摸出一把酒壶看了看,目光在上面那道裂隙转了转,随意扔在地上,低笑道:“好在我赌对了,这人,好厉害。”

  梁红玉脸上惊悸之色未消,顾不上矜持,伸手挽住他,只把眸子望定他胸口处,颤声道:“可有伤到?”

  萧天眼中划过一道柔和,抬手轻轻拍拍她柔荑,淡淡一笑点头,“没有,放心。”

  梁红玉大松了口气儿,只觉浑身力气都要没了。直到察觉旁边一道若有深意的目光巡梭过来,这才猛然而省,啊的轻呼一声,松手退开,扶住阿沅肩头。两颊上火辣辣的,似乎耳垂都烧了起来。

  李纲目光转动,这才转头对着萧天深深一揖,沉声道:“李伯纪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萧天眉毛微微扬了扬,侧身避开,退后半步和梁红玉站到一起,淡淡的道:“先生客气了,方才之势,救人便是救己,谈不上什么恩不恩的。”

  李纲一怔,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异彩。此人年纪轻轻,居功不傲,进退不矜,实为异数。更难得的,面对着自己这般身份的相谢救命之恩,还能坦然说出救人便是救己之语,此子,大是不凡!

  “萧兄何以太谦?!若不是你,只怕咱们这儿至少要躺下好几个了,这救命之恩,却是受的起的。”

  不等他再说,旁边一个身影大步跨了过来,满是激动的抢上来握住他手,大声说道。

  李纲看在眼中,眉梢一动,眼底不由又闪过一丝若有所思。

  萧天微微摇头,笑道:“宋兄言重了,若不是凑巧那剑落下,我只怕早已是一具尸体了。若真要谢,倒是要谢谢玉姑娘才是。”

  宋五大袖一挥,摇头道:“什么言重,若无你舍命阻拦,那酒坛子难道会自个儿飞上去不成?更别提正好撞落那把剑下来,杀了那贼子。当然,玉姑娘也是要谢的。只是,嘿,想来玉姑娘心中,谢你便是谢她了,却也不需分的那般明白吧,哈。”

  他说着,两道细长的眉毛一挑,目光在梁红玉面上一转,随即满是揶揄的看向萧天笑道。

  梁红玉面上不由的又是一红,要待分辨,却鬼使神差的偷眼瞥了身旁男子一眼,随即低下头去,竟然默认了。一霎间,哪还有往日清冷模样,倒是少见的小女儿家神态显出,羞色诱人。

  宋五哈哈大笑,扯着萧天与刚围过来的郭、庞二人见礼。两人自有一番感谢,萧天无奈,只得勉强应对。

  旁边梁红玉倒是落落大方,眼见庞县令当面,心中一动,敛衽道:“县尊大人,这,便是小女子今日求为落籍之人。”

  庞县令啊了一声,指着萧天道:“他便是那个阿虎,呃,萧…。萧……?”

  “萧天!本…。。咳,我刚交的好友,才华无双,难得还有如此武艺,庞大人,你这小小京口之地,藏龙卧虎,前景不可限量,不可限量啊,哈哈。”

  不待梁红玉开口,宋五便不悦的瞪了庞县令一眼,张口将话头接过。言语中,简直对萧天可谓推崇备至,庞县令心中暗惊,面上自是连连点头,称是不已。

  旁边郭亨伯与李纲相对望了一眼,似乎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些什么,不由相视一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