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论势
大篷车2019-07-26 04:303,885

  夕阳西沉,只留半拉儿红彤彤的身影,仍在天边努力的燃烧着,将小半个天空耀的流光溢彩,排云鎏金。

  精舍里的窗棱上浮着跃动的光芒,刺入眼睛里,似有火焰跳动,光影中,老者的面庞侵入其中,如刀削斧劈一般,仿若一副剪影。

  “查出来了?”他站在窗前,负手而立,也不回头,就那么淡淡的问道。

  庞县令微显肥胖的身子扭了扭,和另一边的郭亨伯对望一眼,这才躬身道:“是,应该就是那个在河洛一带活动的游侠,叫做无回镖项明的。”

  李纲眉毛轩了轩,微微侧头,皱眉道:“就这些?”

  庞县令身子颤了颤,有些不安的将头又低了几分,艰难的点头道:“再多的,只是查到此人应该早在两日前便来了此处,其他的……。。唉,不敢欺瞒相公,此人本就行踪飘忽,又一向独来独往,实在没有头绪,还请相公恕罪。”

  旁边郭亨伯帮着打圆场,开口道:“相公且息怒,庞大人管辖不过百里之地,那项明又一向诡秘,只怕便是河洛那边的人,也只是闻其名而不识其人。庞大人能查到这些,已经算不错了。唔,我倒是听闻过一事儿,据说当日蔡京辞相,好似也是跟此人有关。据说是此人夜入蔡府,无回镖出手,连伤了数条人命,临去时破了蔡京第五子蔡鞗面相,扬言若不早退,便每年取蔡家子孙一命,这才使得蔡京惊惧交权。听闻当时官家曾有尚帝姬之意,中意的便是那蔡鞗。此事当时颇有些传奇,后来河南府尹遍发差役,这才渐渐熄了声音,那项明也一去无踪,不知下落。”

  李纲面色不动,只两道眉毛又皱紧了几分,若有所思。上首处,一身白袍的宋五公子,却听得眉飞色舞,击掌赞道:“如此说来,此人倒是个义士了?却不知受了何人挑唆,竟来寻咱们的晦气。”

  屋内三人闻言,不由相互对望一眼,都有些苦笑。那蔡京虽已经辞相,但一生四起四落,根基之深,爪牙之广,当世之人便怎么憎恨,也无人敢在听了有人刺杀他,便称其为义士的。也便这位主儿,爱憎分明,虽平日里少言寡语,但每每提及蔡氏,便大骂不已。

  见李纲只是轻轻摇头叹息,郭亨伯只得苦笑道:“殿……五爷却又不知,那项明只是个游侠,可称不上什么义士。”

  宋五皱眉不服道:“怎么就称不上?”

  郭亨伯道:“所谓游侠,不过是好听罢了,说到家,这项明其实就是专诸、要离之流而已。其威胁蔡京,亦非出于什么义愤,实是受人钱财行事罢了。否则,以蔡元长入中枢二十余载,怎不见他出手?此辈武人,但闻利而动,亡命之徒也。”

  宋五默然,半响忽然惊道:“如此说,此贼这番出手,是有人……。,却不知他目标究竟是哪个?”

  想起白天项明那轰雷迅电般的身手,若真是别人买来对付自己的,不由的顿时一身冷汗,心中大是忧虑起来。

  郭亨伯听问到这个,不由一窒,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纲却在旁轻哼一声,淡然道:“无外乎两个可能。”

  众人齐齐望向他,李纲手捋胡须,眯着眼道:“此人今日之举,看似没头没脑,却有迹可循。第一个可能,便是来自天南方匪。目的嘛,自然是亨伯了。”

  “啊”

  郭亨伯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道:“我?相公,如何竟与下官牵扯上了?”

  李纲哼道:“方匪祸乱天南,声势浩大,若非你上书天子,一力请派京军南下,如何惹的童道夫出来?如今十五万大军整装待发,眼见便是灰飞烟灭之局,推本朔源,你郭亨伯岂不是罪魁祸首?方才庞大人也说了,此贼已然来了两日,既然迟迟不动,自然不是冲着庞大人来的了。而今日他先刺五郎,再刺老夫,无论哪个得手,首当获罪的,只怕便是你这位两河转运使了。又或者我二人无论哪个命丧于此,朝中必然大乱,以官家的性子,多半立时便会下旨,着童道夫先察此事。若如此,方匪之困便也就不解自解了。”

  众人恍然,三人皆满面佩服之色。

  李纲却殊无半点得意,脸上忽现忧色,喃喃的道:“若真只是如此,倒也没什么。怕只怕是第二种猜想,那便…………。”

  房内其他三人面面相觑,宋五忍不住,急道:“先生所言第二点,又有何所指?”

  李纲轻轻摇摇头,却不说话,只把目光望定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出神半响,才喃喃的道:“若是第二种猜想,那目标不是五郎你,便是老夫了。若如此,背后之人便只能出自东京………。”说到这儿,话音儿戛然而止,双唇不由的抿了抿,面上神色复杂至极。

  他这般没头没尾的说着,屋中三人都是一呆,但随即,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宋五,霎时间不由面色微变,脸色也阴沉下来,低头不语。

  紧接着,郭亨伯也是身子一震,眼中闪过惊骇之色,目光在宋五身上转了转,慌忙又垂下眼神儿,不知在想些什么。唯有庞县令,身份低微,苦思半响不解,却又不敢多问,只得闷声不语。

  一时间,屋中四人各自心事,静寂下来。

  半响,宋五忽然拍案而起,挑眉朗声道:“管他是哪里来的,那贼子如今既然被萧兄斩了,这一遭自然是败了。老师也不必多虑,且看他们能压你到几时?那老贼使出百般手段,官家不也只是罢了老师右丞和兵部的差事?那资政殿大学士的名分却是还在的。今次老师说是谪监沙县税务,明眼人又哪个不明其中之意?不过是将老师从对外转到对内而已。老贼容不得老师在朝中,却防不住吾等传送消息出来。以吾料之,一俟机会成熟,老师复出起复,乃必然之事耳。其实以学生看来,这倒也是好事。如今金辽相持,连金取辽也未必就成不了。但内乱不定,才是动摇国本之事,如今能有老师就近看着,当是稳妥之计。”

  他铿锵而言,略显瘦削的身形,在灯影暮霭中,这一刻竟然意气风发,隐隐有峥嵘逼人之气。

  李纲眼中看着,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欣慰。旁边郭亨伯也是连连点头,面露微笑,却未发觉李纲那欣慰之色闪过后,却又是一阵的黯然。

  “五爷说的是,如今辽人死守上京,唯一拿得出手的大将,不过只是一个萧达不野,说是城高墙厚,然在郭某看来,不过困兽之斗罢了。辽人这些年内乱不断,君王昏昧,将疲兵弱,倘若肯固守内修,对我宋室割地交好,未尝没有生机。然其竟孤注一掷,妄图两路相争,此灭亡之道也。亦天助大宋,太祖太宗之志可期矣。

  天南之患,本腹心之忧,然今有童道夫挟泰山之威,十五万精锐为爪牙,如鼓烘炉以焚毛发、泼汤以迎沃雪,待得胜之势转而北上,挟百胜之气为后势,试问辽人也罢,金人也好,更何敢小觑我大宋?相公昔日之虑未尝没有道理,但此中之机,变化之道,强弱之势,亦不可不察也。”

  许是被宋五的言词激励了,郭亨伯初时说的还算婉转,但到最后,也是不由的声音渐大,意志昂扬起来。

  房中四人,宋五、郭亨伯满面兴奋,庞县令官微职卑,只能笑陪末座,李纲却是面沉如水,不发一言,只眼中忧愤黯然之色更甚。

  是啊,山河破碎,国耻难忘。自当年先失去了燕云十六州,太祖太宗建国后数次北伐,历檀渊之盟、庆历增币,大宋屡战屡败、割地赔款,屈辱至极。国内有志之士,无时无刻不思北上收复失地………

  如今,金国崛起,气势如虹。以少胜多,数战皆胜,打的辽军一溃千里。克黄龙、收七州,两万大破七十万,种种种种,这般兵势,固然是辽国颓败所致,但何尝不是金人用兵得法,兵威强盛之势?

  此时若单从强弱之势上说,确实是难得之机。但大宋真的可以吗?真的能从中分一杯羹吗?

  他暗暗叹口气。

  不在其位,不知其理。不谋其政,不通其变。自己在相位越久,就越发感觉到这个庞大帝国内部的虚弱。

  辽国打不过金国,但大宋又何尝能打过辽国?辽国都胜不了,单单指望跟着金国后面捡便宜……。。

  嘿,金国又岂是那么好相与的?其比之辽国甚至更残暴、更危险!此时,有辽国在中间缓冲,大宋正可趁机休养生息,积攥力量,待到真正有了参与分利的资本时,那才是出手的好时机。但此刻就急于动作,一旦辽国灭亡,金人眼见宋国之弱,又岂能不动心?到那时,只怕大祸才是真正来临的时候啊。

  可如今,举国上下,又有几人能冷静的看到这点?天子赵佶好大喜功,不通国事,偏偏刚愎自用;身周又多是些阿谀奉承、谗奸弄权之辈。

  眼下,连眼前这两个亲近之人,也是一般心思……。。李纲忽然觉得好累,好累………

  “罢了罢了,这些事儿,自有朝中诸位相公和官家定夺,我等就不必多言了……。”他语意颇有些落寞的道。

  “……。。说起来,今日倒是要多亏那位萧壮士。如今贼人既然已经伏诛,外面还有众多同济相候,却不可怠慢了。庞大人,前面可已经收拾好了?”

  转了话题,他向一旁默然不语的庞县令问道。心头却闪过下午那张沉稳的面孔。

  未卜先知般的藏锡壶于胸前……。。、飞起的酒坛、看似鲁莽的对冲……。。,还有那巧合到极致的,落下后恰好刺入对方咽喉的长剑……。。

  李纲眼中浮起一丝若有所思………

  庞县令啊了一声,连忙起身回道:“好了好了,都已收拾好了,随时可以开宴。”

  李纲点点头,起身道:“既然如此,且尽今日之欢,也休寒了江东诸士子之心。”说罢,当先往外走去。

  旁边宋五欢喜道:“是极是极,萧兄却是要谢的。”

  走出两步,忽又想起一事,随即回头道:“庞大人,我即应了萧兄帮他照顾那位小娘子,这事儿却要着落在你身上,今晚之宴,也请了她一并去吧,我自亲去请萧兄。”

  庞县令哪里有不应之理?心中暗转,已是有了主意,挥手分派之余,急忙快步跟上。

  @@@@@@@@@@@@@@@@@@@

  山庄后进一处阴房里,那个白衣刺客,无回镖项明的尸首旁,此刻却正有两个人围着。

  当中一个老者举着灯察看了半响,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将手从尸体上收回来。旁边一个小子机灵的递上一方湿巾,老者接过擦了擦手,呆板的面上,显出几分动容。

  “……。。好霸道的劲力,好精妙的算计!厉害,厉害啊……。。”他低声喃喃自语着,声音几不可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