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人常戚戚
大篷车2019-07-26 04:123,451

  正如世上有句话叫“知子莫若父”,但又何尝不是“知父莫若子”?对于老爹吴万财是个什么性子,作为儿子的吴宝山自然也是相当了解的。

  正是基于这种了解,当他听到老爹通过徐奉留给自己的话后,脸色登时便阴晴不定起来。

  自家这个老爹,一生最善投机。对于弱于自己的对手,自是雷霆霹雳,下手绝不留情。对于强大的,则虚与委蛇,孙子也是肯装的。吴家能有今日这般产业,便多赖这份本事才积攥下的。

  而今,老爹却让人给了自己这么一句话,偏偏对方只是个“贱役”……。。

  “承之,我晕了多久?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他阴着脸想了一会儿,这才向一旁有些心神不定的徐奉问道。这承之二字,便是徐奉的字了。

  徐奉啊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小心的左右看看,凑近前低声道:“倒也没多久,大概也就小半个时辰吧。刚才嘛………”

  说到这儿,微微一顿,又再四下看看,这才满脸神秘的道:“你可还记得先前的宴席?当时跟梁溪先生,还有郭、庞两位大人一起同桌而坐的那个五公子?”

  吴宝山眼角抽了抽,点点头道:“记得,怎的了?”

  徐奉咽了口唾沫,苦笑道:“怎的了?刚才便是他亲自风风火火的跑过来,请了那个萧天去入席的,看那架势,可亲热的紧,绝不是什么才认识的模样………”

  吴宝山心中一沉,首次升起一丝后悔的感觉。只是不过瞬间,萧天那张可恨的面孔又再浮起,想及那厮给予自己的羞辱,那点忌惮,便又被恨意冲淡。

  “……。。还有啊,听来传话的庞家下人议论,今个儿正是那萧天拦住了那刺客,并最终斩杀了那人,听闻梁溪先生,还有两位大人都是对其大为感激,面上虽未多言,实则是以恩公待之…………吴伯伯说了,如今那人不但和那个神秘的五公子有了牵连,又有了救几位大人命的情分在那儿,再去正面为敌,实为智者不取………”

  徐奉的话,继续在耳边响起,吴宝山脸一白,刚刚兴起的一点念想,又复雨打风吹去。

  那贱役竟有那般大本领?竟是他击杀了那个白衣刺客?这怎么可能?!若他真有如许本领,又怎会甘于在那教坊司,做着那些低贱的活儿?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的……。

  他心中栗六,一时间思潮起伏不定,直到此刻听了徐奉所言,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对那个萧天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想到了其人竟能一举搏杀那个白衣刺客,再结合先前萧天不经意瞥过来的那道如死神般的目光,不由的脊背后阵阵的发冷。心中首次不由的升起几分悔意………

  “……。吴兄,吴兄!”

  他只顾想着自家心事,不觉中,对于徐奉后面的话,便全然没有留意,直到徐奉推了推他,这才猛然而省。

  “啊?哦…。。怎…。怎的?”他颇有些仓惶的问道。

  徐奉惊疑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什么怎的,我问你呢,现在好些了没有,若是好了,也该往前面去了。家父与吴伯伯他们可都过去了,经了这么一闹腾,白天的宾客散去了大半,却是你我亲近梁溪先生的好机会,断不可错过了。”

  “哦哦,好了好了,咱们这便过去吧,过去吧……。”吴宝山口中应着,身子虽然站了起来,两眼却仍有些发直。

  徐奉古怪的看看他,随着走出几步,忽然道:“宝山,你该不是被那个萧天吓到了吧?”

  吴宝山身子一颤,下意识的转头怒道:“他吓到我?我会怕他?简直是笑话!不过区区一个贱役,最多就是碰巧多了几分运道而已……。。”

  他忿忿的骂着,语气中却实在是有些色厉内荏了。这般大骂,到得最后,声儿不觉便渐渐小了,却多是面上硬撑罢了。

  徐奉却是有些转不过弯来,听他大骂反而倒觉得再正常不过,脚下一边不停向前走着,一边拍手道:“着啊,可不就是运道嘛。我听那些个下人们议论啊,那白衣刺客可当真是厉害的紧,此番也合该他倒霉,竟敢来刺杀梁溪先生这般人物。要知道先生乃是天上星宿下凡,哪里是凡人能随意杀得的?要不然,怎么那刺入梁上的宝剑,那么巧的正好掉下来,一下子就刺死了那贼囚?只不过这般巧事儿,却成全了那个萧天,说什么他怕也不是什么平凡之人,所以才有此番上天借他之手云云,嘁,在我看来,即是巧合,便换了旁人也是一样的,偏生那厮命好,正好傻大胆的处在那个位置上罢了………”

  他滔滔不绝的卖弄着从下人们那儿听来的消息,旁边本有些失魂落魄的吴宝山,听的却不由的两眼渐渐亮了起来。

  是了是了,定是这样的,我便说嘛,怎么一个低贱的贱役,竟会有那般手段,原来却是巧合,这便说的通了。呸!自己先前竟被吓到,真是丢死人了。

  想到这儿,微微侧头去看徐奉,却见这个好友仍在碎碎念着,口中说着若是旁人云云,倒似将自己替代了进去,满脸浮想连连的模样,并未留意自己这边,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既然是巧合,想来便算那低贱货有些拳脚,多半也高明不到哪儿去。更何况,吴家家底深厚,家中护院武师上百号人,他又能奈我何?

  想到这儿,心中大定。正要盘算着如何想个法儿,害了那可恨的对头,最好是暴打一顿,再扔进大牢里关上一辈子才好,猛然由此却想到了萧天经了这事儿,和官面上的情分,不由的兜头一盆凉水浇下,顿时清醒过来。

  但转念又一想,心中又自释然。眼下,这面上和萧天产生交集的,梁溪先生只是适逢其会,不过两三日后,便会离开;郭亨伯郭大人乃是两淮转运使,这京口却是在大江南岸,分于江南东路,隶属苏州府。

  俗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任他们官职再高,名望再大,难道离开之后,还能把手伸到这边来不成?

  虽说是什么救命之恩,但既然有巧合一说,多半在这些大人们心中,也是一般想法,只不过碍于官声,也只能顺水推舟罢了。又有哪个会真心为了一个贱役,与吴家这等当地大家撕破了脸面去?

  至于那个五公子,身份虽然神秘尊贵,但更是远在东京,据闻本来是要往河北去的,此番只是顺路送梁溪先生一程。待到梁溪先生一走,他自然也是要离开的,届时,更有何能耐管这边的闲事?

  剩下的,便只有一个庞县令了。这位县尊虽是地头蛇,但自家也不是毫无依仗,杭州府知府,那可是吴家的女婿,自己的亲姐夫,虽不是庞县令的直属上司,但若真有事起来,孰轻孰重、孰近孰远,想必他自应拎得清才是。

  心中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分析,吴宝山不由心情重又敞亮起来。嘴角上浮起一丝冷笑,不复先前颓丧模样。

  便让那贱役再得意几日,待过的些时日,且看谁哭谁笑好了。想通此处,他心情终是大好起来。身板儿也挺了起来,脚步也变得轻盈了,只连声催促着徐奉快走。

  徐奉哪知好友这一路来的心境变化,虽觉得有些古怪,却也并未往心里去,听他催促,便脚下加快,两人一路穿门过院,直往偏厅而来。

  待得进到厅中,晚宴早已开始多时。有庞家下人过来领了往里走去,在经了白天一番变故,果然,到得晚间,座次已是变化了许多。徐、吴两家,都已移到了靠前的坐席。

  对此,徐奉自是趾高气昂,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吴宝山却是存了心思,目光一轮,已是看到了萧天的坐席。

  萧天今晚的坐席,却是安排在主桌下首,虽未真个与最上面四个人同桌,这份殊荣也是显而易见的了。

  而与萧天同桌的,自然便是那位徐大先生了。但颇出吴宝山意料的是,竟而还有两个女子坐在那儿。待到仔细看去,却不由心中又是妒忌又是愤恨起来。

  这两个女子,不是别个,正是他想兹念兹,百般弄不到手的教坊司玉娘子,和她的贴身小婢阿沅。

  这种场合,竟而能让两个歌姬堂而皇之的上桌而坐,由此可见主人对萧天的礼遇了。这让吴宝山嫉恨之余,也是有些心凛。

  他这边看到了萧天,萧天等人自然也早看到了他们。徐长卿只是面色冷了冷,但旋即微微撇撇嘴,自顾斟酒吃菜,眼神儿连看都不再多看一眼。

  他被萧天两句话点醒,也抛开了心中那份怨念。待到宋五来请萧天上座时,萧天推辞不过,拉他一起时,他也只是微一犹豫,便即允诺。

  待到与李纲相见,李纲固然是又惊又喜,他却再没了那份患得患失之心。得失心即去,年轻时那份疏狂洒脱便渐渐显露出来,到让李纲嗟嘘不已。及至搞明白又是因萧天之故,心中愈发对这个沉稳的年轻人,更增了几分好奇。

  后院发生的那出闹剧,自然早有人通报了这边。五公子大怒,庞县令当时便想出面解决,李纲却摆手让两人稍安勿躁。他实在想看看,处于这种局面下,这个年轻人还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另一方面,他也存了些想法,毕竟,今日萧天舍命相救之情,他总是要有些回报的表示才是。

  所以,当此刻眼见吴宝山二人进来,他只是目光扫了一眼,便搭下眼皮,静观其变起来。

  相对于这些大人物的心理,萧天是懒得去多想,旁边的梁红玉和阿沅,却是心中大为忐忑。只把两双妙目,紧张的望定萧天,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