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无言之怒,令人绝望的商秦
止流蕨蕨2016-12-20 14:243,295

  名无回想起刚才两刀相遇的瞬间,本以为刀身会碰撞在一起,但商秦手中的血刃在那一瞬间竟然变成了液态,然后在名无刀身穿过血刃后再次凝结直直的朝名无砍来,而商秦早就准备好了躲开名无这刀,只有名无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吃了这一刀,还好反应及时,只是伤到了腿部。

  “难道你就这点能耐吗?”商秦舔了舔手中的血刃,嘲讽道,“之前听蕨吴和井游都提到过你,本以为是一个多了不得剑士,没曾想到这么不堪一击。”

  名无喘着气,重新站起了来,脸色平静。

  “名无大叔。”韩歆揪心的看着名无。

  “放心,韩歆,我会带你了开这里的。”

  “名无大叔。”

  名无重新调节了一下呼吸,拿起刀,再次朝商秦冲去。

  “喔呀呀,还要挣扎吗?”

  商秦提刀便和名无打起来,这次名无稍稍注意了商秦血刃的变化。但两刀相遇时,血刃时而液化时而不液化,虚虚实实,上百招过后,名无身上已经出现十几道刀痕,但名无并没有停下。祭坛顶上,两人的身影时分时合,时而停下,时而化作一道幽影朝对方飞去,打得难舍难分。随着战斗的继续,名无只觉身体越来越沉重,手中的刀也越来越慢,而商秦却越来越兴奋,攻击节奏越来越快。

  半个时辰过后,名无终于还是倒在了地上,虽然不甘心,但其身上已有上百道伤痕,鲜血不停的流出,名无只觉精神越来越模糊,很快便失去了意识,昏睡过去。

  看着倒下的名无,商秦随手扔掉手中的血刃,血刃随即化作一滩血,然后商秦不屑的从其身体旁跨过,径直朝韩歆走去,“我可怜的小公主,终于结束了,你也跟随着你心爱的人民安心死去吧。”

  商秦随手一挥,血柱便带着韩歆来到了祭坛外的半空中,随后血柱液化散开,韩歆尖叫着从半空落了下去。

  夜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又下起大雪,一朵雪花随着风慢慢飘飞,经过漫长的旅程落到一个男人的脸上,然后慢慢液化,变成一滴水滴……

  时间回到两年前,龙骨山。正是大白天,阳光明媚,名无却躺在一颗粗壮的槐柳上睡着觉,脸上盖着一顶草帽。这时,名无的好友铁木轩过来,一把拿开名无的草帽,然后在名无耳边大声吼道:“起床啦!”

  但名无却毫无反应,铁木轩便捏住名无的鼻子,名无随后开始用嘴呼吸,就是不醒。一招不行,铁木轩再想一招,使劲掐名无的人中,但名无依旧不醒,于是,揪耳朵,拉头发,放臭屁,敲锣鼓,所有能用的招数铁木轩用了一个遍,但名无怎么着就是不醒。

  无奈之下,铁木轩只得自己一个人独自干活,快到傍晚时,铁木轩正想叫名无回去吃饭,却发现一只两米高的山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两人。铁木轩吓得不敢动弹,突然那山狼朝铁木轩扑来,宽大的脚掌带着利爪,血盆大口中长着尖细的獠牙,铁木轩抱着头大叫一声,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发现一个人挡在他面前,那人竟是名无,名无一拳精准的打在山狼脑袋上,将其击飞出去。山狼惨叫一声,慌乱的逃窜而去。

  事后,铁木轩问起:“为什么你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还记得刚来时,你连锄头都挥不动,现在却变得身手这么敏捷。”

  “我也不知道。”名无打着哈欠。

  “还有,你贪睡的毛病是不是要改改了,今天的活可全是我一个人干的。”

  “抱歉抱歉。”

  “不过,最近你也好多了,几个月前还是一睡几天,现在每到白天稍稍还能起来了。”

  “嗯。”

  “对了!”铁木轩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是不是你只要睡觉,就会变强?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哈哈哈……”

  ……

  祭坛上,名无突然睁开了双眼,拭去脸上的水滴,短暂的休息似乎也让这个男人重新恢复了力量。名无立刻爬起来,耳边却传来韩歆的尖叫声,顺着声音,名无发现了正在下落的韩歆。名无站在祭坛的边缘,双腿猛的蹬去,随着脚下的圆木炸裂,名无朝韩歆飞去。就在韩歆快要落地时,一道身影闪过接住了韩歆。

  名无抱着韩歆,两人在地上滑行了许久才停下。

  “名无大叔!”韩歆躺在名无怀中失声大哭起来。

  名无紧紧抱住韩歆,“别哭,我会让这一切都结束的。”

  祭坛上,商秦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可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男人明明已经倒下了,为什么……”

  王宫内,梁军还在追杀着四散而逃的市民,名无带着韩歆快速逃离了王宫,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名无将韩歆放下,然后又折回王宫,来到了祭坛上。

  “我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赶紧滚。”此刻的的名无相较之前,脸上显得非常从容。

  “喂喂喂,是我耳朵有问题吗?这话是刚刚被我打趴下的你能说的吗?”三道鲜血凝成的液柱从下面的血池中升起,浮空立在商秦的身边。

  名无闭上眼,右手慢慢朝刀柄摸去,随着指尖触碰到刀柄,名无的身影一闪而过,快如流星。

  “这是什么!?”商秦完全来不及反应,惊恐的表情上,一道自头顶中线至下,穿过额头、鼻梁,人中再至下巴的血痕慢慢显现,随后其整个身子呆在原地,失去动静,其身旁的三道血柱也无力的散开,化成血水落下。

  名无慢慢收起刀,潇洒的朝祭坛的阶梯走去。

  “哈哈哈……”

  阴沉的笑声传来,名无转身朝商秦看去,却发现商秦没有死,只见无数鲜血凝成的细针穿梭在刀痕上,竟然将这必死的伤缝合了。

  “有意思!哈哈哈,你的速度已经超出我的认识,难怪蕨吴和井游会败给你。但是,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法打败我。看看这祭坛下面的血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哈哈哈……”

  “轰——”

  突然,一阵低沉的声音传来,名无感觉祭坛开始剧烈晃动,王宫里半米深的血池中心,一股血流稍稍冒出而后沉下,一圈波纹从中心朝外扩散开,接着又是一声“轰隆”,血池中的血液开始剧烈抖动。突然,一道直径五米的血柱从血池中心跃起,不断伸长,直到血池干涸,这血柱像一条巨龙盘绕在王宫上空。随后,这血柱伸出一道细长的血柱缠绕着商秦,将其带到血柱的上面。

  名无看着这一幕,脸上浮现出丝丝忧虑。王宫内,几万梁国士兵和剩下的市民也都停下,惊恐的望向天空。

  “今晚,所有人都得死!”商秦狰狞的面目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笑容,那仿佛是一只从绝望的地狱中逃出来恶魔,他知道地狱的场景并试图在人间模仿它。

  王宫里所有都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一条数千米长的血柱盘旋缠绕在王宫的上空,突然它的一端以极快的速度水平移动一段距离后,接着一道垂直向下的直角转弯,血柱就像一根粗壮的擎天之柱朝地面捅来,在这一瞬间,大地开始颤抖,接触到地面的那部分血柱,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炸裂成无数极速射出的尖细的血柱,每一条分裂出来的血柱都像一把细长而锋利的尖锥,它们的末端依旧连接在主干上,然后这些分裂出来的血柱继续分裂,直到形成很短的尖刺,无数这样的血柱交错纵横,密密麻麻的填满了整个王宫内的空间,看起来就像一个满是荆棘的丛林。

  如果将这画面二维化,就跟在一张粗糙的白纸上滴下一滴红墨,红墨散开时,墨点周围会形成无数扭曲的细线,只不过这里散开的范围要布满整个白纸,整个过程也是在一瞬间完成。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梁国大军、静城百姓,共计十五万人在这一瞬间,全部被这些血柱戳成了筛子,无一幸免,这些尸体以各种姿势挂在鲜血形成的茂密丛林中,尸体的鲜血流出很快又汇聚成一座血池,再配上高空中铺满夜空的长长的血柱,这景象就跟地狱一模一样。

  祭坛和王宫内所有建筑,也在那一瞬间轰然倒塌。

  “哈哈哈……”

  夜,安静极了,除了天空中传来的疯狂笑声。

  一朵雪花从半空中飘下,穿过茂密的血林,落到一个男人蓬乱的发丝上,男人展开着双臂,右手握着一个刀柄,其前后左右上下都是交错纵横的血刺,紧紧贴着男人的身体,却没有一条血刺刺中男人。男人稍稍动了动身体,随后伴随切割声,其四周很大一块区域被清理出来。这时可以看到男人脸上带着无言的怒气,这也是三年来,名无醒来后第一次这么愤怒。

  名无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密密麻麻的血林,朝着笑声的方向,两腿突然微微蹲下,伴随一声巨响,其双脚处的地面瞬间塌陷,若把天想象在下方,那么此刻名无就像一颗坠地的陨石,飞向半空中的商秦,其行进的轨迹在血林中形成一条笔直的隧道。

  夜空中,一个男子站在血柱上正仰面狂笑,突然从下方茂密的血林中飞出一道身影,这道身影快如流星,与商秦的身影交汇,随后朝更高的地方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