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人如雪花,一瓣一瓣的落下
止流蕨蕨2016-12-20 14:562,717

  罄,是人类生活的这片大陆的名字,但这里不仅生活着人族,还有成千上万其他的种族,人类的国家只是分布在大陆的中心一小块的地方。

  在人族与异族交界的地带常年发生着战争,商秦就来自人类东方边界的一个小城,这个小城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他们就像大海上游离在人类航母周围的小舟。这里的人之所以能独自在异族林立,生存斗争残酷的人类边界生存,是因为他们是一群天生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他们能控制所有血液,被称作血族。

  几千年前,血族的祖先还生活在内地的国家,但是他们的力量被弱小的人类视作诅咒,最终被迫逃到边境自力更生。远离人世的喧嚣,血族的祖先倒也落得逍遥自在,经过千年的繁衍生息,血族由最初的上百人发展到后来的几万人,小城内也形成了独特的血族文化。

  这里的人个个狂傲好斗,借着天生的能力不断袭击骚扰附近的国家,大有向内地扩展的趋势。但这些举动最终给他们招致了灭顶之灾,那段时间,东方边界上一个国家迅速崛起,横扫了整个东北,那正是当今大陆上三大强国之一的大荒泽。

  那一年,商秦还只是个七岁的小孩。大荒泽为了完全统一东方,派大军攻打血族的小城,血族战败后乞求投降,却被大荒泽无情的拒绝,最终整个血族被灭,从老到少,无论男女,无一幸免,人类至始至终都没法接受血族作为人类的一员。

  但是,还是有少数在灭族前就外出的血族人幸存下来,失去家园后,他们流浪在各个国家之间,隐姓埋名,苟且偷生,完全不敢露出一点血族的能力。商秦便是其中一人,由于被灭族时还年少,他受尽了人世的凄凉。十岁时,照顾他的一位同族老者死后,他被人贩子卖到了天南国,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做着苦力。十八岁时,他自己攒钱赎回了自己。二十岁时,因与他人起争执失手杀人而被抓入狱。两个月后,在被处刑时,因其特殊的血族能力,被砍三次头而不死,无奈再次被关押。一年后,被天南国国师邵不语从监狱中放出,收留为手下。三年后,随邵不语、蕨吴、井游等人来到暮国,寻找凤血。

  “你知道吗,绝望才应该是人生的主色调。在残酷的命运面前,人类就像一只站在人脚下的蚂蚁,无论你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被踩扁的结局,”商秦站在血柱上,脸上带着令人畏惧的笑容,其颈部,胸前,腰部,盆骨,四道围成一圈的刀痕在血液凝成的针线的缝合下迅速愈合。

  名无也落在不远处的血柱上,平静的脸上带着沉甸甸的杀气。

  “就像你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打败我一样。”突然商秦狂笑一声,像疯子一样高声喊道:“看吧!这血液的力量,我们血族才应该是这个世间的高等种族!”

  “轰隆隆!”伴随着持续的巨响,王宫里的血林瞬间液化落下,就像几十座奔流的瀑布连成一片的景象,随后王宫里的血池中渐渐升起一颗血球,血球越变越大,越飞越高,最终形成一颗直径三百米的巨大血球,悬停在半空中,接着商秦纵身一跃,跳进了这巨大的血球中,盘踞在空中的血柱也液化被血球吸收。

  名无落到地面,平静的望着天上血球。突然,从血球中伸出两只上千米长的胳膊,胳膊末端连着一张能覆盖整个王宫的巨大手掌。只见其中一只胳膊高高抬起,像是伸进了云端,随后落下,夜空中厚厚的云层竟然被这手掌搅动起来,有那么一瞬,月光投在了还下着大雪的静城内。那血掌离名无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伴随着它的落下,一阵狂风开始吹起,带着白雪,大风犹如决堤的狂流朝整个静城涌去,王宫四周的建筑瞬间化作碎片被吹散。站在这手掌中心的名无,凌乱的长发与破旧的衣衫像发疯一样狂舞起来,它们似乎也在害怕,想要逃离这里。而名无只是平静的望着这越来越近的手掌,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狂风直接将韩歆整个人吹起,她急忙拉住一处墙岩才没被这风带走。大风还未完全停歇,“轰隆隆”,一阵强烈的地震又从王宫的位置传来,韩歆尖叫一声,摔倒在地上,随后无数瓦片,砖块像暴雨一样落下,韩歆哭喊着紧紧抱起头,绝望的蹲在墙角处。突然一整块墙壁倒下,朝韩歆砸来,世界随即陷入一片漆黑。

  血掌落下时,伴随着巨大而持续的声响,整个世界的音符像是被拉成了一条很高的直线,这条直线最终融入空白,没错,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没有声音一样。大地表面,震动像一道波纹,以王宫为中心,朝外扩散出去,可以看到地表有明显起伏的动作,静城内所有建筑瞬间倒塌,远在留城的人们也感觉到了地震,人们纷纷逃到大街上,议论、猜想刚刚所发生的事。血掌的边缘,喷薄而出的泥土,砖块,木头等杂物,以极快的速度飞到几千米高的空中,随后以标准的抛物线朝静城砸去,每一个落点都是一个深坑。

  在那毁天灭地的一刻,名无的身影也消失在血掌中,不知死活。商秦抬起血掌,喘着气看着下方的景象,整个王宫的地面已经整体下陷了十米,一切都被压扁,揉在一起无法分辨。

  “人呢?难道已经被压成泥了吗?”血球中,商秦仔细搜寻着名无的身影,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想起之前受的伤,商秦自语道:“全身的骨头几乎都被切断了,虽然有血针强行缝合,但骨头愈合的极慢,再这样下去,恐怕称不了多久。”

  许久许久,静城重新恢复了宁静,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一瓣雪花轻轻飘落在雪地上,那触地时发出的细微的声响似乎都清晰可闻。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世界中传出了一阵嘈杂的响动,王宫十米深的大坑中,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吃力的拔出了深陷进泥土中的身体,即便是这样破烂不堪的身体,他却依旧显得精神抖擞,就像是一个清晨八点钟的男人。

  名无扔掉了装无梦果的袋子,里面已是空空如也。十颗!这是名无刚刚服下无梦果的数量。普通人吃一颗可以整晚不眠,但是吃两颗以上,就会像强行给一个人不断充纯氧一样,脑中会一片空白,神志不清,最后疯癫而死。

  此时,血球中的商秦也注意到了下方的名无,“去死吧!”商秦喘着气大吼一声,吃力的抬起了另外一只血掌,只是这次它并没有顺利落下。王宫深坑中,只见整块地面瞬间再陷三米,一道身影,因与空气摩擦,全身冒着火花,飞进了巨大的血球中,如一颗子弹射进了装满水的气球。

  “嘭——”

  巨大的血球瞬间炸裂开,整个静城内下起了倾盆的血雨,足足一刻钟后,这血雨才完全停下。此刻,整个静城已是一片废墟,血色染便了它的每个角落。

  王宫的深坑中,商秦躺在地上,除了还有保留一副完整的躯体外,身体里的所有器官、骨头都变成了碎末,已经是一具神仙也就不活的尸体。

  血雨下,名无站在一座房屋的废墟上,慢慢将手中透明的长刀收回到刀鞘之中。随后他来到韩歆躲藏的地方,用手挖开厚厚的石块与泥土,抱起了韩歆。韩歆小巧精致的脸蛋上,是一双微微闭上的双眼,苍白的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痕。

  雪花依旧无情的下着,生命就像这随风落下的雪花,一瓣一瓣,仿佛一场永远不会停歇的宴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