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金色的凤血
止流蕨蕨2016-12-17 10:333,074

  梁国士兵长达数月的压迫终于导致这场大反抗,这次动乱,静城几乎所有能拿得动武器的人都参与了进来,市民似乎隐约察觉到,梁国这次占领并不仅仅是争夺领土那么简单,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消灭整个暮国,以让梁国的人迁徙至此。

  王宫外的大街上,挤满了双眼发红的市民,他们手持着菜刀斧头不要命的朝梁军的长戟冲来,丝毫不管自己的死活。梁国士兵还来不及拔出刺进敌人身体里的战戟,后面的市民便冲了上来,他们就像泥石流,一瞬间掩埋了几千守备的梁军,梁军很多士兵并不是被刀杀死的,而是被愤怒的人群活活踩死的。几十万市民很快涌入王宫,在这里他们等待着与梁国大军的决一死战。

  “可恶,井游,你去找一下王勇将军,让他赶快解决这里的骚乱,一定要保护好祭坛。”邵不语。

  “是,大人。”

  井游跳下祭坛,消失在人群中。

  这时,涌进王宫的市民开始朝祭坛爬上来,邵不语看了一眼商秦说:“把刀给我。”

  “是!”

  商秦咬破手指,一滴血从其指尖滴下,接着大量的血瞬间流出,凝成一把刀的形状,邵不语接过血刃,顺着阶梯朝祭坛下冲去。

  蕨吴则和商秦开始将细长的银针插进韩歆体内。

  第一针插在韩歆右手手腕的动脉上,韩歆痛苦的惨叫一声,只见鲜血开始顺着银针流进细长的银管之中,接着第二针,第三针,第四针,……每一针都插在韩歆血液流通最重要的地方,生怕漏掉一体内的丝血,韩歆则早就昏迷过去。

  鲜血顺着管道,经过层层过滤,最终一滴金黄色的液体滴落在祭坛最下面的银壶中,然后是第二滴,……此时的韩歆面色苍白,看不到任何血色。

  不知什么时候,人群注意到了祭坛上的韩歆公主。

  “看,那上面不是公主吗?”有人高喊。

  “原来公主还没死,快救下公主!”

  疯狂的人群很快朝祭坛涌来,可走近时,一个手持血红色长刀的白衣男子正等候在那里。但人们并没有多看他一眼,径直朝阶梯处冲去。

  面对人群,邵不语不慌不乱,微微低下头,稍稍吸了口气,右腿后移半步,弓下腰,双手握刀,使刀身横躺,随后慢慢朝右移动,就在刀移至最右边时,突然伴随着一道紫色的剑气,血刃在齐腰的地方以极快的速度横劈而去,紫色的剑气成弧形,朝着前方人群的方向扫去,一闪而过,这一瞬间,数不尽的人类的上半身,伴随着混乱的惨叫,伴随着喷涌的血花,伴随着人们脸上惊讶痛苦的表情,飞到空中,随后以各种姿势落下。剑气穿过王宫的城墙,然后是其后的房屋。当剑气消散时,以邵不语为中心,半径为十里,角度为六十度的扇形区域内,所有的东西都被斩成两段,王宫内鲜血汇聚成流。

  “这,不可能!” “快逃啊!”……惊恐的市民。

  伴随着喊叫声,剩下的人群犹如见到来至地狱的恶魔一般,朝王宫外,背离邵不语的方向发疯一样的逃去。

  人群刚出城,发现梁国的数万大军已经来到王宫外,随后整齐的军队慢慢朝人群走来,他们就像一架推土机,从慌乱的人群中碾过,军队推着已经堆满在长戟上的尸体,慢慢将人群逼回了王宫。

  “谁?谁来救救我们?”绝望的人群中,传出一声嘶声的吼叫。

  祭坛上,韩歆也被这声音惊醒,吃力的睁开眼皮朝下方望去,只见一场单方面的疯狂屠杀正在进行,王宫内的鲜血甚至漫到了小腿的地方。

  “住手,放,放开他们。”韩歆嘴中传出极其细微的声音。

  “哟!竟然还没死!”蕨吴也是稍稍有点吃惊,随后发现有些管子正在将流出去的血重新送回来,“怎么回事?”

  商秦看着下方鲜血汇聚成的血池说:“是我将她的血重新引导回来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觉得多过滤几遍会好点儿吗?”

  “哈哈,不愧是血族之人!”

  “叮咚——”在人群无尽的尖叫声中,掩藏着金色液滴落下的声音,邵不语守候在金色液体旁,脸上露出了微笑,“再过一会儿,再过一会就可以完成了。凰鸟新的逝神也将在一个月后诞生,看来这次是来得及了。”

  随着最后一滴金色液体落下,邵不语激动的拿起银壶,朝祭坛上跑去,与蕨吴和商秦会合,此时,井游也早已回来。

  “任务完成了,我们走吧。”

  三人跟在邵不语身后,正要朝祭坛下走去,突然邵不语神色一凝,扭头朝看去,“唰——”一个火红的匕首像一颗流星划破喧闹的夜空,径直朝邵不语射来,伴随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邵不语手中的银壶瞬间被砸的四分五裂,金色的液体溅出,一粒粒的金色液滴如散落的珍珠。商秦立刻将散开的金色液体汇聚到一起,并凝成一个金色圆球,重新交给邵不语。

  “韩——歆——”一声划破苍穹的呐喊,越过市民的尖叫声传来,如一声春雷,久久回荡在静城的上空。

  此时的名无已经连续狂奔数日,在寒冷的冬天,单薄的身上竟然冒着热气,头发也稍显蓬乱,脚上的布鞋也破烂不堪,他大口喘着气,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射进了梁国士兵组成的大海中。

  祭坛上的邵不语,只是看了一眼名无,并未显得多在意,转身对商秦说:“善后就交给你了,接下来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说完,邵不语带着凤血,和蕨吴,井游,三人跳下祭坛,朝东方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是!”商秦看着祭坛下那汇聚成海的血水,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商秦来到韩歆身边,拔出所有插在其身上银针,并让血液重新回到其体内。随后,虚弱的韩歆再次醒来。

  “怎么样,鲜血重回体内的感觉?是不是特别温暖?”商秦话中带着笑意。

  “你想怎么样?”

  “上次和你一起的那个男人,好像过来找你了。”

  “名无大叔?”韩歆这时才发现,名无正独自在几万梁军中厮杀,可以明显看出其已经非常疲惫了,却仍然拼尽全力朝这里赶来。

  “名无大叔。”韩歆流着泪轻声喊道,想朝祭坛下跑去,却被商秦拦了下来。

  “小公主,可不能这么让你下去哦。”只见,一道鲜血凝成的液柱,从王宫的血海中渐渐升起,将韩歆的缠住。“你在这儿好好待着吧。”

  名无很快从梁军的包围冲出来,来到祭坛下,朝上几步跳跃,便来到了祭坛顶部。

  “放了她。”名无弓着身子不断喘着气,表情严肃。

  “哈哈,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商秦低笑一声,脸上带着不屑与极度的傲慢。

  “呲——嗯”伴随长刀出鞘的声音,名无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夜空中,暗淡的圆月旁,不断有丝丝白云飘过,寒风吹起名无身上破碎的衣服与带着汗水的发丝,商秦和韩歆都惊呆了,这还是韩歆第一次看到名无将刀拔出来,然而名无右手握着的哪是什么长刀,分明就只有一个刀柄,刀身完全看不到。

  “怎么回事?明明能听到刀出鞘的声音,为什么看不到刀身?其拿刀的姿势也表明这不仅仅是一个刀柄。”商秦心中分析着,身体不禁后退一步。

  “很奇怪吗?我第一次拔出刀时也非常吃惊,但刀身确是是透明的。”名无斜眼看着商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这刀是怎么回事,但无所谓,你们今天注定要葬身于此。”商秦冷静下来,随后,从王宫的血池中飞来一道血柱凝成一把三米长的血刀,商秦握住血刀,傲慢的脸上充满了自信。

  名无微微调节了一下呼吸频率,随后身影一闪,前躬着身子,双手握刀收紧在腰部右侧,刀身向右上方倾斜,直直的朝商秦劈来。商秦也是双手持刀,右腿朝后挪大步,刀身与名无的交叉,拦着身前。霎那间,两刀相遇,两人的身体随后汇集然后分开,互相背对着对方,这一瞬间,没有火花,没有金属相碰的声音,有的只是一道鲜血飞出。

  突然,名无单膝跪在地上,用刀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其左腿上,整齐的刀痕开始流淌出血液,而背后的商秦却毫发无损,名无认真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惊讶。连日不歇的奔跑早已让名无透支,外加上现在是晚上,名无无论是速度,反应,力量都较之前弱了很多,但这却不是名无惊讶的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