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无名之名名之名无
止流蕨蕨2016-12-20 10:042,698

  寒冬时节,北风呼啸,大雪纷飞。一只雪白的山雕,羽翼微展,借着山际间的强风,扶摇而上。山雕俯视大地,唯有一片苍茫,随即翼展倾斜,朝山外而去,只留一声长鸣,回荡天际。

  就在苍茫的天地之中,一点人影,缓缓前行在雪地之上,看起来渺小而软弱。

  韩歆顶着风雪,艰难的朝一小山头的破庙里走去,虽穿着厚厚的貂绒大衣,却仍遮不住仿佛要随风而去的娇小身躯。她此番冒着大雪前来梁庙村,是为了寻找一个奇人。

  韩歆本是这个小国,暮国的公主。但就在半个月前,北方邻国,梁国突然派兵攻打暮国,很快就攻占了暮国国都。她死里逃生,虽然侥幸没有被抓住,但此刻已是孤身一人。

  逃走前,父王告诉她,“去投靠你舅舅越王。”只是此去路途遥远凶险,她一个人恐怕走不出暮国。于是,她想起一个奇人,听说此人曾以一己之力阻退了梁国的军队,使梁庙村免遭一劫。不管真假,她都别无选择,只能前来碰碰运气。

  但是她不知,自己早已被一个杀手盯上。一只黑色的猎鹰,扑腾着翅膀,缓缓落在一个男人的肩上,男人伸出手,猎鹰在其手掌上啄了几下,随后,男人像是明白了什么,朝着前方走去。

  来到破庙前,韩歆推开大门,发现里面漆黑一片,破旧的神像昭示着这里已经被荒废了很久。她朝里面走去,找到一块整洁的地方坐下,正要解开系在下巴上的帽绳,却突然听见破旧的屏风后有悉簌的声音。

  她立刻屏住呼吸,悄悄抽出腰间的长剑,慢慢朝屏风后走去。突然一个白色的物体蹿出来,吓得她猛地挥砍过去。由于用力过猛,导致长剑脱手而出,砸在地上,发出铿锵的声响,而定眼一看,才发现那白色的物体只是一只腿受伤的兔子。

  连续十几天的逃亡已经让她过于敏感,她明白自己急需休息,调节心情,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被自己吓死。

  她舒了口气,捡起地上的长剑,解下帽子,坐在了地……

  “不对!”

  她只觉坐在一个柔软的圆柱上,正确来说是两个圆柱之间。

  “这难道是?”

  她惊恐的探着小脑袋看去。

  “没错,这是一个人,而且是活生生的!”她能感受到他身上冒出的热腾腾的生气。

  韩歆立刻站起来,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一阵强风吹开了高高墙壁上的花窗,伴随着朵朵雪花,一柱微弱的光投在熟睡男子,以及其身旁一把精致的长刀上。她惊呆了,这是一个中年男人,面容虽俊朗,却穿着单薄破旧的衣服,身型也不魁梧,也不知他如何能在这寒冷的冬天睡在冰凉的地上。

  “方才,剑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也没能吵醒这人,这人到底是什么鬼?”

  “兔子,我的兔子!”就在韩歆打量时,那人突然醒来,迷糊的喊道。

  “啊,不好!”韩歆这才发现,刚才的兔子已经跑到了门口,于是赶紧跑去将兔子又抓了回来。

  “给!你的兔子。”

  中年男人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看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好像不是这里的人。”

  “嗯,我来这是为了找一个人。”

  “找人?”

  于是韩歆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听完,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下,皱起眉头,说道:“虽然你可能不会甘心,但那个人不是你要找的人。”

  “为什么?”

  “因为他是被鬼神诅咒的恶魔,其他人都是这么说他的。”

  “不管怎样,我都要找到那个人?人也好,恶魔也好。”

  男人霎时一怔!看到韩歆坚定的眼神,男子低下头,一边擦拭剑鞘,一边说道:“等大雪停了,下了山,再往前不远就是梁庙村。”

  “你叫什么?为什么会一个人睡在这里?而且穿这么少?”

  “我没有名字,就叫我名无吧。我暂时住在这里,衣服就只有身上的这些,也没觉得冷,所以……”说着,男人又打了个哈欠。

  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凄惨,又想起自己的遭遇,不禁伤感起来。

  “你去捡些柴火过来吧,我把这只兔子宰了,烤烤咱俩将就着吃点吧。这天气,估计也没有什么动物出来活动了,再去抓一只也不可能了。”

  “是!”韩歆高兴的答道。

  一个小时后,两人吃完,那个叫名无的男人又开始犯困了,哈欠不断,随后又躺在地上睡起来了。

  屋外的大雪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大雪中,三道身影穿梭其间,为首的男子肩上歇着一只猎鹰,他看看雪地上的脚印,说道:“脚印是新的,公主就在前面。快走!”

  但是,其身后的两人皆畏惧着不敢前行。

  “你们怎么啦?”男子生气的问道。

  “大人,前方就是梁庙村了。”

  “梁庙村怎么啦?”

  “大人有所不知,那里有一怪人,曾在半个月前一人击退了我们两千人的大军。公主如果在那里,我们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那又怎样?快走,否则你们就永远留在这儿。”

  男人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两人,两人只觉死亡的寒光扑面而来,吓得赶紧跟了上去。

  名无刚睡下不久,破庙的大门便被一脚踹开,冷风呼啸而至,三个男人冲了进来。

  “公主,终于找到你了!”

  韩歆见状,立刻抽出了佩剑,想要拼死一搏,却被为首的男人一掌击晕。另外两个男人抬起韩歆朝大门走去,不料其中一人被绊了一跤。这时,三人才发现,门口不知何时依门坐着一个持剑的中年男人,男子低着头像是睡着了。

  被绊倒的男人怒吼一声,挥刀砍向名无,只是刀未落下,脑袋已经落地。而再看名无,依旧是刚才的坐姿,刀也未见出鞘。

  另外两人呆住了,竟然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为首的男子咽了一口口水,声音竟然能清晰分辨。

  “怪物!是怪物!这就是那个怪物!啊……”

  这男人像疯子一样朝门外跑去,只留下为首的男人。

  这时,名无缓缓抬起头,看着那个人,道:“你不跑吗?”

  男人没有回答,他知道,不把公主带回去,自己只会死的更惨。不管是谁,都不可能逃得过那位大人的手心。自己也好,公主也好,早晚都会被抓住。想到这,男人嘴角微微扬起,抽出一把缠在腰间,三米长的软刀,随意挥动了一下,一旁破旧的屏风就被切的粉碎。

  名无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男子快速舞动着软刀,好似六条匍匐前行的蛇,朝名无逼来,当软刀打在名无的身上,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名无站在原地,看似没动,身体却轻巧的躲过了软刀的每一击,只是移动的速度太快,肉眼已无法分辨,就像没动一样。在软刀的切割下,那无数断开的画面连成一段流畅的影像:名无站在原地,右手缓缓,缓缓的朝刀柄移去。时间一秒一秒的走过,就在手接触到刀柄的那一刻,男子舞动的软刀突然停下了,随后,鲜血从其胸膛和嘴角流出。

  “你不该救她,你对她的事一无所知,早晚你会后悔的。”说完,男子便倒在了地上,其肩上的猎鹰也扑腾着飞跑了。

  “你不该踹破我家的门。”名无将手从刀柄上拿开,轻轻的说道。

  这时,倒在地上的韩歆醒来,屋外的大雪也停了下来,火红的夕阳倾斜的照向大地,给纯白的世界染上红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