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终点,分别
止流蕨蕨2016-12-17 11:023,239

  “韩歆——”空旷的雪原上,名无犹如一只狂奔的猛虎,朝远方马群追去。劫持韩歆的官兵见状立刻疯狂鞭打马,马喘着气开始加速,但与名无的距离却还是在很快被拉进。官兵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世上竟然能有人在宽阔的平原上徒步追赶马匹,而且速度远在马之上。那男人的每一步,就像要把地蹬的塌陷一样,其脚步溅起的雪花在其身后形成一道笔直的轨迹。

  一阵狂风袭来,吹起漫天的雪花,遮住了官兵的视线,等雪花散去,他们惊讶的发现,公主已经不见了,前方不远处,一个男人抱着公主,慢慢走在雪原上。官兵们,拉起马绳,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两人慢慢消失在雪原中。

  “简直和魔鬼一样,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官兵。

  山雕振翅飞翔,巡视着暮国与越国交接的山岭,雪白的世界里,两道身影参扶着缓缓朝前方走去,脚步稳重而坚毅。

  名无带着韩歆穿过留城,以及一段山路后,不远处便是越国的领地。两人站在雪山之上,望着前方,山脚下充满生气的村庄,“进入越国,应该就不会有人再打扰我们了。”韩歆带着微笑,轻轻说道。

  “嗯,这一路上,让你吃了不少苦头。”名无摸摸韩歆的脑袋,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名无大叔要帮我?明明这么危险。”韩歆突然低着小脑袋,红着脸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比较亲切。”

  “亲切?仅仅是这样吗?不是可爱什么的吗?”韩歆鼓起脸颊,撅着小嘴,稍稍生气的问道。

  “嗯!我也不太清楚,看到你时就像看到自己家的小妹妹一样,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妹妹。”

  韩歆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名无,从其那温柔的目光中,她明白名无并没有说谎,虽然稍稍失落,但她还是释然一笑,说道:“嗯,以后我就是名无大叔的妹妹。”

  之后,两人穿过了许多村庄与城镇,一路上完全没收到任何打扰,两人有说有笑,途中韩歆向名无请教剑术,却惊讶的发现名无连一些剑术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

  “抱歉,虽然现在习惯用手中的刀战斗,但是我并不记得任何剑术,醒来后的这三年也没学过什么剑术。”

  不过,作为补偿,名无教会了韩歆骑马以及很多草药的知识。作为回礼,韩歆也教会了名无用埙吹一首曲子,这埙正是韩歆上次在留城买回的东西。

  “这曲子,是我小时候母亲经常吹给我听的。”

  半个月后,两人终于来到了越国的国都,稽城。这些天对于韩歆来说,就像一只被放飞的小鸟,乘着名无这阵强风,自在的飞翔在一个开满鲜花的山谷。

  但分别的日子还是到来,两人站在王宫前,韩歆不好意思的说道:“名无大叔,关于报酬,等我夺回国家,我一定还你,现在暂时只有些。”说着,韩歆将一枚镶着彩钻的戒子交给名无。

  “报酬怎样都行。”

  这时一个仆人前来招呼韩歆,让她进王宫。

  “名无大叔,我还有件事想告诉你,你把脑袋稍稍底下一点。”

  名无弯下腰,韩歆在其耳边悄悄说道:“关于你手中的刀,你可以去中山国的御剑岭试试运气,天下有关剑的一切知识都在那里。”

  说完,韩歆在名无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朝接待的仆人跑去,之后又转身笑着朝名无挥挥手。

  名无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吻痕,小声自语道:“御剑岭吗?是时候去看看了。”

  韩歆走后,名无也朝城外走去。

  王宫内一间客房里,韩歆激动的等待着面见自己的舅舅越王,心中思索无数劝说越王派兵的话。突然,推门声传来。

  “舅舅!”韩歆激动的喊道,定眼一看却发现进来的是一个书生气质的白衣男人。

  “你是?”一种不详的预感袭来。

  “公主,我们终于见面了。在下是天南国国师,邵不语。”

  “我舅舅呢?”

  “公主,你还是乖乖跟我回暮国吧,那里有个很重要的仪式需要你去完成!”

  此刻,王宫大殿里,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王位上,撑着脑袋,满脸愁色,嘴中小声念道:“韩歆,对不起了!为了越国,我不得不这样做,天南国可是我们惹不起的!你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他们非得抓住你不可?”

  ……

  灰蒙蒙的天空又飘起了大雪,茫茫的天地间,名无独自朝东方走去,“离开稽城已经有两天了,也不知道韩歆那小姑娘过得怎么样,”名无摸了摸口袋里捂的热乎的戒子,偷偷笑了笑“这戒子应该还值点钱吧,反正路上的盘缠应该是够了。”

  “喂——!”

  后面突然传来喊声,名无朝后望去,发现是前些日子遇到的,想进龙骨山的三个人。三人很快追了上来。

  “哟,真巧啊!虽然刚遇到,不过我们可能要在此分别了。作为上次的回礼,再告诉你一件事吧。我们在来的途中,发现一个白衣男子骑马带着上次和你在一起的公主朝暮国而去了。”伯录。

  “什么!?她不是去见越国国王了吗?”

  “很遗憾,那个白衣男子我们刚好认识,他正是天南国国师邵不语,也是少有的剑术天才,非常年轻就成为了剑师。估计越国国王也是被迫的吧。”

  听完,名无拔腿便开始往回跑去。

  “等等啊,大兄弟,还有件事提醒你,千万别和剑师交手,”伯录话还未说完,名无的身影已经快消失在三人视野中,“现在的你还太年轻了,剑师还是你不能触及的领域,不过日后你到底会成长到什么地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看着名无远去的背影,伯录小声说完后面的话。

  “伯录大哥,这次收获的两个灵器还要交给那个女人吗?”傅山。

  “嗯,别忘了我们已经是‘愿’组织的一员了。这次能找到这两个灵器,也是从‘愿’组织里得到的消息,不是吗?”伯录。

  名无来到王宫前,越过无数守卫,径直朝大殿里冲去,抓起王位上的男人,质问道:“韩歆呢?他们为什么要抓她?”

  “不,不知道。”国王被突然出现的名无吓懵了,惊恐的说道。

  “你为何要将韩歆交给他们?她不是你的外甥女吗?”

  这时大殿里已经围满了士兵。

  “他们好像说要提取韩歆体内的某件东西,对方是天南国的国师,即使是越王,我也没办法啊。”

  名无放下越王,朝王宫外走去。

  “你们都让开,让他出去!”越王喊道。

  士兵也都被弄的不知所措,但是纷纷让出一条道。

  “马!给我一匹马。”名无。

  “快来人,给这位大侠准备一匹快马!”越王喊道。

  士兵赶紧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过来时却发现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额?人呢?”士兵疑惑道。

  名无想了想觉得骑马比较慢,于是全速朝暮国跑去……

  三日后,暮国国都静城,王宫宽阔的广场内,一座二十米高的用光滑的圆木搭建而起的祭坛耸立着。天色已近黄昏,祭坛顶上,蕨吴、井游、商秦站在其上,望着远方,像是在等待某人的到来。

  “吁——”

  一阵马的嘶鸣传来,三人朝祭坛下的王宫望去,只见一只马倒在地上,口吐白沫,邵不语带着韩歆朝祭坛走来。

  “终于回来了,哈哈,这下计划总算能顺利进行下去了。”蕨吴。

  邵不语带着韩歆来到祭坛顶上,将韩歆交给商秦,说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韩歆被绑在祭坛顶上,其四周挂着许多细长的银针,银针的另一头连着用纯银打造的细长的管子,这些管子弯曲向下,汇集到一个主管上,主管再经过层层过滤装置,最后汇集到一个银壶中。

  “你们抓我想要干什么?”此时的韩歆披头散发,疲惫不堪,小声问道。

  “哈哈,临死前,我就告诉你吧。你体内的血液中蕴含着一种特殊的血液。”商秦一边整理着装置准备开工,一边解释道。

  “特殊的血液?”

  “那是来自凰鸟的血液!千年前,新生代的共同祖先,神灵凰鸟惨遭人类屠杀,凰鸟死后,其血液溅落到世界各地,成为诅咒的种子进入一些人的身体,并世代传承下来。”

  “所以呢?你们要这些血液有什么用?”

  “哈哈,说了你也不会懂。你还是乖乖等死吧。”

  韩歆也没什么兴趣停下去,闭上疲惫的双眼,回忆起这些天的经历与名无,“名无大叔,现在应该在去御剑岭的路上吧,答应你的报酬算是永远也还不上了。”

  “冲啊!”“杀啊!”……

  突然,王宫外传来喊杀声,韩歆睁开眼,发现王宫外,无数市民朝这里涌来,与梁国的官兵厮杀在一起,他们很快冲进了王宫。面对突然的起义,梁国士兵一时乱作一团,远处的梁国大军正朝这边赶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