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诀别,前路
止流蕨蕨2016-12-19 14:412,648

  暮国位于人类领地的西北角,这片区域密密麻麻林立着上四十多个国家,每个国家都不大,位于最北边的梁国是其中最大的一个,但其领土也只相当与天南国的三个州的大小。

  这里山脉众多,常年被冰雪覆盖,气候也偏严寒,一年中,差不多有四个月都会下雪,从十一月初开始入冬,至二月末冬天才结束。

  暮国是西北角众多小国中较小的一个,只有梁国的四分之一不到,实力也非常弱小,总人口两百万,共有八座城池,首都静城位于国家中心,人口三十万,是暮国最大的一座城。暮国之所以能在西北立足,除了这里复杂的地形外,他们也擅于外交,每一代王室都会与周围的其他的小国联姻,结成同盟。

  此次静城事件,梁军主力六万士兵,包括统帅王勇全部死亡,整座静城化为废墟,三十万普通市民无一幸免。之后不久,梁军撤军,放弃了继续侵占暮国。静城从此也成为一片荒地,千年后,由于地壳运动,被埋入地下,最终被世人遗忘。

  静城事件结束半个月后,暮国离静城最近的一座小城:章城。

  天空依旧飘着大雪,雪花落在章城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迅速融化。虽然是大雪天,做生意,买东西的人群却依然很多,人头攒动,叫卖声此起彼伏。

  突然,上百个官兵小跑着来到街上,整齐的列队站在街道两边,行人也全都避让开。这时,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身上披着一件华丽的貂绒大衣,拉着一个衣着单薄的中年男子慢慢走来。女子的步子迈的极慢,似乎每走一步都需要下很大的决心,她那稍稍威严的表情中,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装的尽是眷恋与不舍。

  “名无大叔,我就送你到这儿了。”女子突然停下脚步,松开手,转身对身边的男子说道。

  “嗯,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为什么,”名无刚向前迈出一步,韩歆突然抓起名无的手,眼中含着泪水,深情的望着名无,“为什么不留下来?你看,这里战乱已经平息,百姓安居乐业,这次终于可以好好的和名无大叔在一起了,为什么不永远留下来?”韩歆乞求的话语中带着哭腔。

  一只手掌慢慢抬起,随后落在韩歆的小脑袋上,“啊”,韩歆缩起脖子,闭上眼轻叫一声。

  手掌在韩歆脑袋上轻轻摸了摸,接着名无脸上微微露出欣慰的笑容,“有些事,我不得不弄清楚。下次见面时,我想告诉你我真正的名字。”说完,名无便独自朝城外走去……

  茫茫的雪原上,天和地的分界线在风雪的柔化下,淡的就像宣纸上一条清墨画出的细线。一缕随风而起的青衫,伴着飘扬的长发,再配上一把精装的长刀,一个男子面朝东方,独自行走在苍白的天地间,身影由近及远,由大到小,渐渐消失在大雪之中……

  名无此行的目的地,御剑岭,位于中山国境内。

  中山国地处人类中心区域的西边,其东面是一片辽阔而富饶的大河平原,人类文明的起源正是从哪里开始,而其西边是望不尽的山岭地带,国家不太大也不算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

  几千年前,人类的领地的最西边也就到中山国为止,在长年与异族的争战中,这里的工匠不断改进刀剑的锻造工艺,人们也独爱剑术,最终这里形成了独特的剑客文化,成为后世所有剑士的发源地。

  而御剑岭建在天山之上,是当今剑术最大的门派。其会长,涯子已是三百岁的老人,被天下尊为大剑师,天下名刀谱,排名第五的短刀‘青虹’正是其手中的佩刀。

  此时,大寒刚过,梅花盛开,名无从一个柴夫的牛车上跳下,谢过柴夫之后,独自朝御剑岭山脚下一个小镇-清水镇走去。来到大街上,这里来来往往都是穿着喜庆的人群,就像过节一样。道路两旁一排排全是古老的梅花树,此刻正绽放着热烈的生命。

  每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御剑岭开始收弟子的日子。成千上万的人带着自己的小孩从五湖四海赶来参加选拔,他们大多是各个国家中有钱有势之人,一旦自己的孩子被选中成为御剑岭的弟子,十年之后,修行回国,都会在军中任要职。目前罄大陆上,五百多个人类国家中,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将军是出自御剑岭。每年两百个名额中,有一百九十个需要缴纳高额的学费,即便是这样,这一百九十个小孩也需要经过层层选拔,而另外十个会留给那些天资过人的小孩,费用全免。

  由于每年来此地的人非常多,清水镇的商业也非常发达,各式的店铺,商会,只要其他地方有的,这里都有。

  名无找了一家客栈后,便出来闲逛起来,顺便向当地人打听打听上御剑岭的途径。

  大街上,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发福、稍矮,穿着富贵的大脸男人,正眯着他一双鼠眼盯着过往的行人。这男人是本地一家小当铺的老板,平时喜欢在街上,哄骗一些外行人,以低价将自己手上的宝物卖给他,特别是那些看起来落魄但身上却戴着高档首饰的人。突然这男人眼前一亮,露出猥琐的笑容,朝不远处的一个拿剑男人跑去。

  “喂——!这位小哥,等等。”名无正走着,突然,一个陌生男人跑到了他前面,仔细打量着名无手中的长刀,带着生意人特有的和气笑脸,小声说道:“这位小哥,你手中的这刀看起来不错啊!这做工真是精致,你看这刀鞘上的龙纹,呀呀呀,真是不错啊!只可惜啊,”男人话锋一转,“就是这制作的材料并非上等的好铁,不然肯定能卖给好价钱。”男人故意做出非常为难样子,思索了一小会儿,“你如果有意,我愿用五十两银子买下来,你看怎么样啊?”

  名无没有搭理,继续朝前走去。

  “一百两!不,三百两!”见名无没反应,男人在后面一边追着,一边喊道,“不过我现在手上没这么多钱,只要你点个头,我马上回家去取。”

  名无依旧没有理会男人,径直朝街角处走去,转个弯消失在人群中。

  “唉,可惜了,刚才如果再喊高点儿好了。”男人叹了口气,摇摇头,随后又开始搜索下一个目标。

  由于对此地不太熟,名无逛着逛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个冷清的街角处。此时天色已晚,名无打起了哈欠,正欲回客栈休息。一转身,隔着一条深深的巷子,一个背剑的男人的身影一闪而过,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画面也刻在了名无的脑海中。那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五十岁,有一头浓密挺立的短发中夹杂着些许白发,威严的脸上,挂着一对直直上翘的浓眉,下面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薄薄的嘴唇四周,围着一圈浅浅的胡须。名无能明显感受到男子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气场,就像七月的骄阳,热烈而温暖。

  “那是?”名无被这股气场深深的吸引住了,慢慢朝巷子里走去,却没注意身后两个健壮的青年正持着铁棍朝其扑来。

  伴随着一声巨响,名无只觉脑内一震,随即眼前一黑,倒在地上,这两个青年拿起名无手中的长刀后,迅速离开了这里。

  鲜血悄悄从名无后脑勺上流出,像一条蜿蜒前行的蛇在冰冷的地上慢慢滑行,顺着地形一点一点朝远处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客剑无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