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又是新生活
胡枨枫2016-11-29 19:092,615

  努力只是成功的必要不充分条件而已,并不是说努力了就会成功的,就好像我追求张露一样,努力顶多只是自己失败后寻找的安慰罢了,类似于我努力过了,所以不后悔,殊不知方法和选择远比努力更重要。我后来还得知那束玫瑰的结局,它在进垃圾桶之前,还被转送给某班某位最丑的女同学,并以我的名义写了一封情书给她,虽然这不是张露所为但是她全程都在而且并未阻止。不过往事已矣,重新分班后的高二生活,如期而至!

  高一期末考的成绩并不理想,被重新分班到实验班11班,与王八和牙签是同班。新的班级里高一的同学有七个人,其他的都是新面孔,更关键的在于女同学变少了,男女比例3:1,这是僧多粥少的局面啊。数学老师和物理老师都没有变,班主任换成了生物老师,江湖人送外号“勇哥”。

  宿舍楼进行重新调整,新的宿舍楼就在我们教室旁边,舍号“404”,一个宿舍里住十个人,既拥挤又嘈杂,每天晚上都会卧谈到很晚才睡觉,甚至半夜偶尔还会爬起来“斗地主”。我睡下铺,跟我头对头的是“兜兜”。

  与上一个班相比我更喜欢现在的班级,因为实验班里的同学既有勤奋好学的,也有跟我一样插科打诨的,所以臭味相投的多了很多。开学第一天就竞选班委,班长叫龚亚江湖人称“鸭子”,而我们的相识是从打架开始的。

  第一天下午打扫卫生的时候,鸭子用命令的口吻让我把桌子挪一下,我听着特别不爽所以迟迟未动。

  鸭子走到我面前,手指敲了敲桌子说:“喊你把桌子展一下,你听不到吗?”

  “眼瞎耳朵聋,我听不到!”我的语气很淡定。

  “那你现在听到了嘛,把桌子往左边挪一下!”鸭子明显有些生气,敲了两下桌子说。

  “你都走到我面前来了,你自己不晓得挪一下吗?”我站起来,也用力在桌子上敲了两下说:“挪不动哇?”

  “麻辣隔壁!你他妈有点拽哦?”可能是因为刚当上班长吧,虽然已经火冒三丈,但他极力克制自己并没有直接动手,只是手搭在桌子上踮起脚把身体撑起来,从上而下压着我的脸对我大声说,唾沫星子喷射我一脸。

  “轰!”我反身就是一掌直奔胸口,一掌把他压在后面的椅子上,以同样的方式向他压过去咆哮着:“想打架你就说出来!”

  鸭子弹射而起还我一掌,眼看一发不可收拾即将打到一起,同学们迅速将我俩分开,兜兜反手把鸭子压在椅子上说:“鸭子算了,大家刚分到一个班,你也刚当上班长,忍一下!”兜兜跟鸭子以前是一个班的同学,这个时候极力劝解鸭子冷静下来,而我也被其他同学制住了。

  “靠!老子来天一中学以后还没哪个敢对我这么嚣张的,你放学给老子等到!”说完鸭子便向教室外面走去。

  兜兜看着走出教室的鸭子,转过来对我说:“你喊得到人不,喊不到人的话最好把事情给老师说,等会儿放学后跟我一起走。”我和兜兜并不熟识,也只是前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聊过天而已,这个时候他居然愿意帮我,让我在心里有些感动,我说:“放心吧,我自己来解决。”

  这会儿是全校统一大扫除的时间,所以各个班的学生都在打扫卫生,偷奸耍滑的在到处溜达。我也走出教室,找到我的兄弟土豆、张鹏和黄贵,邀约上一群兄弟放学后操场上球门见,回教室后也跟鸭子说了约定地点。

  放学后,兜兜还是不太放心,他是鸭子的同学知道鸭子的实力,所以跟着我一起到操场上。普通班的同学速度就是比我们快,听到要打群架了跟要上网吧了一样兴奋,所以等我们到操场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几十个人,但他们并没有分成两拨人,而是聚在一起有说有笑,让我的心里反而忐忑了,心想:“原来都是认识的,看来今天多半是打不起来了。”

  事实上,打群架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从社会上叫人,那么只要双方人数超过了三十个,那基本就不可能打起来,学校的圈子就这么点大,两边难免都有熟络的人,而且越是大人物认识的人越多,相互之间都是合作伙伴,所以谁也不愿意得罪谁,看来这场架应该是打不起来了。鸭子委托的人是他的表哥,而他表哥和黄贵是同班加朋友,所以两人见上面之后就已经注定是和解。

  鸭子的表哥率先发言:“鸭子,都是认识的,再加上你们两个也是一个班的,一点小摩擦很正常,你看是单挑还是和解呢?”

  “我草黄贵是你哦,姜龙是你兄弟哦?”鸭子说。

  “嗯!上学期的时候还一起打过架的,我们打传奇认识,都是拜把子的兄弟。”黄贵转头又继续对张鹏说:“我们两个倒是第一次见面,既然都是龙兄的兄弟,他们我也都认识,要不就这样子算了?”

  “我倒是无所谓,主要是看龙兄的意见,如果龙兄和解那就算了。”张鹏的言外之意无非是,你们认识跟我没什么关系,该打的照打,而且本身张鹏的实力应该是比黄贵更强一些。

  我本性不好斗,喜欢和平安静的生活,也从来不主动生事,于是我准备和解:“今天的事情说来是我理亏,因为上学期的一些小事让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加上今天班长说话像是命令我一样,所以有点不爽。”

  兜兜抢着说:“哎呀都是些小事情,刚开学大家都有点小激动,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哪有命令你,我本来说话就是那个样子的。”鸭子说。

  “就是,龙兄你对鸭子不了解,鸭子为人大方,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我们平时说话就这样。”兜兜接着说。

  “那鸭子你怎么看,是算了还是继续?”鸭子的表哥说。

  “算了吧,都是一个班的,小事情无所谓了撒,”鸭子表明态度。

  最后我们例行公事把手言和,握手之后便各自分道扬镳。不知道哪位老古董说过不打不相识,也正是因为有过这么一段,所以我和鸭子、兜兜的关系一直还算不错。

  高中的生活是三点一线的,从高二的第一天起,学习变得紧张忙碌起来,整个校园也只有新进的高一学生异常活跃,高三学生则死气沉沉,高四的那边更是像战场一样紧张激烈,而我们高二趋于两者之间,紧张并活跃着。

  我们班跟我一样的人比高一多了许多,我们除了宿舍、教室和食堂这三点之外,还多了网吧这么个去处。自从追求张露失败之后,我每个星期省下来的钱就只有上网一个用途了,因此我高二上网的时候更多了一些。那时候《传奇》已经走上了腐败路线,装备根本不值钱,花上十几块钱就能在游戏中当大爷,对于我们这群骨灰玩家来说,传奇已经不再适合了,每一个小伙伴都在积极寻找新游戏。那段时间,我们玩遍了那时候已有的所有网游,最终一部分人留在《魔兽世界》,另一部分人进军正火热公测的《天下2》,而我就是《天下2》中的一员。本来我觉得自己在张露事件中被打击受伤了,需要游戏来麻痹自己好好疗伤,可谁又能想到我没安心几天,又开始春心荡漾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