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说的人多了,就会变成真的
胡枨枫2016-11-26 01:002,600

  说的人多了,就会变成真的

  今天是开学的第二天,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她也看到我了,我跑过去跟她们打招呼:“哈喽,今天不是开学嘛,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找夏荷啊,哈哈哈,你的板寸真搞笑,小头爸爸呀!”

  我满脑子黑线,跟夏荷打过招呼后就跟上队伍,继续跑步了。在昨天排座位的时候,我收到别人送过来的一封信,是夏荷写给我的,信上说:“姜龙,夏令营的时候只是刚分手,想找个安慰罢了,开学后希望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再见。”这也是我倒数第二次见到吴敏,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曾问过她一个问题:“你谈过几个男朋友?”她看我的眼神中带着嘲讽:“上过我的男人有多少我都记不清了,你居然问我谈过几个男友?搞笑不。”至少在那个时候的我是没法接受这些的,我认为这样的女生简直是肮脏不堪,我甚至想不明白她的成绩那么好而且家里那么有钱,为什么还会这样随便呢?

  杨浩对于美女的嗅觉总是很灵敏,他对我说:“擦,哥们还认识这么漂亮的妹子,介绍介绍啊!”我跟夏荷谈过恋爱的事情,并没有跟仍何人说起过,或许我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军训是枯燥的,今天下午更是下起暴雨,军训取消,改为在教室上军事教育课。张露的头发总是会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此刻的我承认,从后面看的确是位美女。相比于张露,我觉得夏荷还要更好看一些,因为夏荷手臂上的肉软软的,身材丰满,更符合我们审美标准。张露的脸虽然标志,但在身材方面欠缺一些,实在太瘦了,后来班里的男生给她取了“火柴腿”的绰号。

  鲁迅曾经说过,世界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路也就出来了。在这个青春萌动的学校里,我想说:“有些事本是不存在的,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的!”比如我喜欢张露,最开始就是他们说出来的。

  晚上在宿舍,我正在刷牙,科比跑过来勒着我脖子问镜子里的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张露啊?”

  这话把我问得一愣一愣的:“这都哪跟哪啊,你看我这样子,那像是配得上张露的人吗?”我说的是实话,就我这样的板寸头,小脸小眼睛,死眼镜儿,个子只有168cm高,长得跟帅完全不沾边,出门的时候也只是用冷水弄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发型而已。更重要的是我家条件不好,父母都是打工仔,我九岁的时候才到城市生活,我每个星期的生活费只有60块钱而已,平均每天7块钱的饭钱,剩下15块钱作网费。所以夏荷让我别再联系她,我一点儿也不惊讶,这是我预料中的事情。

  不过我说自己配不上张露,但并不代表我就不敢追她,我追过的女生,从来没有一个是我配得上的!

  同学们闲得无聊的时候就喜欢相互调侃,那些好欺负又不会往心里去的人往往会成为大家调侃的对象,而我就是常被调侃的那一类人,今晚被调侃的主题就是:“你肯定喜欢张露了!哈哈哈,喜欢就说出来嘛,兄弟们帮你追啊,你不说怎么知道你喜欢人家呢。”

  宿舍的活跃分子有4个人,我、王八、科比、龙静,其余4个人我甚至都快记不清名字了。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连隔壁张星也跑来凑热闹,索性我也懒得解释了,一切解释都被认定是掩饰。

  我单纯的以为,大家晚上闹闹也就罢了,但是我错了,他们根本就是百无禁忌,他们很多时候的话都不会只是说说而已。第三天军训的时候,天气凉爽了很多,所以训练时间加长,但休息时间也加长了一些。军训休息时的娱乐方式无非就是唱歌和表演节目,也经常会两个排之间对唱等等。我们和14班对唱,唱着唱着改成了各班依次讲一个笑话,看谁讲的笑话能让大家笑的最欢。

  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张星狠狠的出卖了我,他的笑话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姜龙喜欢张露,现在他要为张露献一支舞,大家反映热烈点撒,不然好没面子哦!”

  果然,大家的反映比之前的任何一个笑话都来得热烈,我被生拉活拽弄起来站到两个排前面,两个班的同学一起呼喊:“龙兄,来一个!龙兄,来一个!”不知道哪个好事的起头,把大家的口号带成了:“龙兄(隆胸),隆一个!”

  艺术细胞对于我来说就像百元大钞一样稀缺,无论唱歌还是跳舞对于我都是天方夜谭,就连我平时日最擅长的笑话,也因为紧张,一个字都想不起来。最后只能以一首四川方言版的《公园的茶馆》应付了事。下去的时候从张露旁边走过,我看到她对我笑了。

  正值青春期时候的我,思维开阔得像飞机跑道一样,当张露看到我笑的时候,我自动理解为,她是因为我而笑,是好感的一种表达方式。我坐在位子上第一个冒出的念头是:“她对我有好感?”

  事实上张露、张颖跟我的关系很融洽,我们很容易打成一片,在军训的苦日子里,班里的同学之间相互熟悉起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个同学基本上都找到了和自己臭味相投的同类,而我的女生同类就是张露和张颖。

  每天晚上回宿舍的时候,王八和科比继续调侃我,不过方式慢慢从我喜欢张露转变成为张露好像也喜欢我。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一种心理暗示,归属于“墨菲定律”,就像假如我们不断重复“我能行”会给自己力量一样。本来我对张露只是像对待普通同学一样,但是大家调侃的多了,我便开始想:“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张露了?她好像还真的喜欢我诶!”毕竟张露是个美女,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偶尔会幻想自己跟张露在一起的场景,这无疑更证实了“难道我真的喜欢张露”!

  类似的念头一旦产生,它就会像爬山虎一样迅速爬满每一片心墙,并开始由内而外,从行动上体现出来。从这样念头的产生开始,注定我和张露已不再可能像普通朋友一样相处。

  军训列队和教室里面的座位,她都是在我前面,我开始默默关注她的一言一行,她的头发总是束成发髻盘在脑后,她总是喜欢穿白色的板鞋或者运动鞋,喜欢穿牛仔七分裤,喜欢喝牛奶和绿茶,喜欢穿衬衣和T桖,喜欢背小书包,喜欢找科比聊天。慢慢地确定了,我是真的喜欢她了。

  当男生喜欢上一个女生的时候,通常的表现形式为“吸引她的注意力”。就像孔雀开屏,羚羊斗角一样,男生是一种目的性极强的动物,为了吸引异性的注意力,他们通常会做出一些哗众取宠的事情来,比如说调皮捣蛋。

  自从察觉自己喜欢张露以后,她成为了我的焦点。借橡皮找她,题不懂找她,去吃饭找她,讲笑话找她,有时候上厕所还会对她说:“走,请你上厕所!”就连开学一个月时的家长会后,我老爸问我:“那天一直在你旁边那个女生是谁啊,你在早恋?”

  对于恋爱这个问题,我老妈的态度是因为我的年龄段不同而不同的。此刻我老妈听到早恋这个字眼的时候,她的问话是:“哪个女生,给我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