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月神的刀
古龙2016-11-26 01:558,637

  01

  这个世界上无疑有很多种不同的人,也有很多相同的人,同型、同类,他们虽然各在天之一方,连面都没有见过,可是在某些地方他们却比亲生兄弟更相像。

  方天豪和段八方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方天豪几乎和段八方同样强壮高大,练的同样是外门硬功,在江湖中虽然名声地位比不上段八方,可是在这边陲一带,却绝对可以算是个举足轻重的首脑人物。

  他平生最喜欢的只有三件事:

  权势、名声和他的独生女儿可可。

  现在方天豪正坐在他那间宽阔如马场的大厅中,坐在他那张如大炕的梨花木椅上,用他那一向惯于发号施令的沙哑声音吩咐他的亲信小吴。

  “去替我写张帖子,要用那种从京城捎来的泥金笺,要写得客气一点。”

  “写给谁?”小吴好像有点不太服气,“咱们为什么要对人这么客气?”

  方大老板忽然发了脾气。

  “咱们为什么不能对人家客气,你以为你吴心柳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我方天豪是什么东西?咱们两个人加起来,也许还比不上人家的一根汗毛。”

  “有这种事?”

  “当然有。”

  方大老板说:“人家赤手空拳不到几年就挣到了上亿万的身价,你们比得上吗?”

  小吴的头低了下来。

  有一种人在权势、在财富之前永远会把头低下来的,而且绝对是心甘情愿,心悦诚服。

  小吴就是这种人。

  “那么咱们为什么不多准备几天再好好地招待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定在今天?”

  方大老板脸上忽然露出怒容,真正的怒容。

  “最近你问得太多了。”他瞪着他面前的这个聪明人说,“你应该回家好好地学学怎样闭上你的嘴。”

  02

  今天是十五,十五有月。

  圆月。

  月下居然有水,水月轩就在月色水波间。

  在这个边陲的山城,居然有人会在家里建一个水池,这种人简直奢侈得应该送到沙漠里活活地被干死。

  方大老板就是这种人。

  水月轩就是他今天晚上请客的地方,李坏就是他今天晚上的贵宾。

  所以李坏坐入上座的时候,害羞得简直有一点像是个小姑娘。

  小姑娘也和大男人一样是要吃饭的,既然是被人请来吃饭的,就该有饭吃。

  可是酒菜居然都没有送来。

  方大老板有点坐不住了。

  既然是请人来吃饭的,就应有饭给人吃。

  为什么酒饭还没送上来?

  方大老板心里明白,却又偏偏不敢发脾气,因为漏子是出在方大小姐身上。

  方大小姐把本来早已准备送上桌的酒菜都已经砸光了,因为她不喜欢今天晚上的客人。

  她告诉已经吓呆了的佣人。

  “我那个糊涂老子今天晚上请来的那个客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人,根本就是一个小王八蛋。”她振振有词地说,“我们为什么要请一个王八蛋喝人喝的酒,吃人吃的菜?”

  幸好李坏总算还是喝到了人喝的酒,吃到了人吃的菜。

  有很多真的不是人的人,却有这种好运气,何况李坏。

  方家厨房里的人当然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人,第一巡四热荤四冷盘四小炒四凉拌,一下子就全都端了上来。

  用纯银打的小雕花七寸盘端上来的,被八个青衣素帽的男仆和八个窄衣罗裙的小丫环用双手托上来的。

  然后他们伺立在旁边。

  李坏在心里叹气,觉得今天晚上这顿饭吃得真不舒服。

  这么多人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吃饭,他怎么会吃得舒服呢?如果他能吃得舒服,他就不是李坏了。

  如果他能吃得舒服,他就应该叫李好。

  幸好他还不知道真正让他不舒服的时候还没有到,否则他也许连一口酒一口菜都吃不下去。

  03

  李坏吃了三口菜。

  吃完第二口菜时,他已经喝了十一杯酒,方大老板和吴先生真的都是好酒量。

  满室灯光如昼,人笑酒暖花香,主人殷勤待客,侍儿体贴开窗。

  窗外有月,圆月有光。

  李坏刚开始要把小酒杯丢掉,要用酒壶来喝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远处有一声惨呼。

  惨呼声的意思就是一个人的呼声中充满了凄厉、恐怖、痛苦、绝望之意。

  惨呼声的声音是绝不会好听的。

  可是李坏这一次听到的惨呼声,却已经不是凄厉、恐怖、痛苦、绝望和不好听这种字句所能形容的了。

  他这一次听到的惨呼声甚至已经带给他一种被撕裂的感觉,血肉、皮肤、骨骼、肝脏、血脉、筋络、指甲、毛发都被撕裂。

  甚至连魂魄都被撕裂。

  因为他这一次听到的惨呼声,就好像战场上的鼙鼓声一样,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接着一声……

  杯中的酒溅了出来。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成了像死兽的皮。

  然后李坏就看见了一十八个着劲衣持快刀的少年勇士,如飞将军自天而降,落在水月轩外的九曲桥头,如战士占据了战场上某一个可以决定一战胜负的据点般,占据了这个桥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公子脸上那种又温柔又可爱又害羞又有点坏的笑容已经看不见了。

  “方老伯,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让我从后门先溜掉。”

  方大老板微笑摇头。

  “没关系的,你放心。”方天豪的笑颜里充满了自信,“在我这里,就算是出了一点鸡毛蒜皮芝麻绿豆的小事,也没关系的,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你方老伯顶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笑容已消失。

  方天豪对他手下精心训练出来的这一批死士一向深具信心,深信他们如果死守住一座桥头,就没有人能闯上桥头一步。

  从来也没有人能够改变他这种观念。

  不幸现在有人了。

  一个脸色铁黑,穿一身烈火般的大红袍,身材甚至比段八方和方天豪更高大魁伟的大汉,背负着双手就像是一个白面书生在月下吟诗散步一样,从桥头那边的碎石小径上悠悠闲闲地走过来。

  他好像根本没动过手。

  可是当他走上桥头时,那些守在桥头的死士就忽然一个接着一个,带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呼远飞了出去,远远地飞了出去,要隔很久才能听见他们跌落在池后假山上骨头碎裂的声音。

  这时候红袍者已经坐了下来。

  04

  水月轩里灯光灿烂如元月花市。

  花市灯如昼。

  红袍者施施然走入,施施然坐下,坐在主人方大老板之旁,坐在主客李坏对面。

  他的脸看来绝不像元夜的春花。

  他的脸看来也绝不像一张人的脸。

  他的脸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张用纯铁精钢打造出来的面具一样,就算是在笑,也绝没有一点笑的意思,反而要人看着从脚底心发软。

  他在笑。

  他在看着李坏笑:

  “李先生,”他用一种很奇特,充满了讥嘲的沙哑声音说,“李先生你贵姓?”李坏笑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

  “李先生当然是姓李的,”他的笑容中完全没有丝毫讥嘲之意,“可是韩先生呢?韩先生你贵姓?”

  红袍者笑容不变。

  他的笑容就像是铁打般刻在他的脸上:“你知道我姓韩?你知道我是谁?”

  “铁火判官韩峻,天下谁人不知。”

  韩峻的眼睛射出了光芒,大家这才发现他的眼睛居然是青蓝色的,像万载寒冰一样的青蓝色,和他烈火般的红袍形成了一种极有趣又极诡秘的可怕对比。

  他盯着李坏看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不错,在下正是实授正六品御前带刀护卫,领刑部正捕缺,少林南宗俗家弟子,蒲田韩峻。”

  方天豪惊慌失色的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丝微笑,而且很快地站了起来。

  “想不到名动天下的刑部总捕韩老前辈,今夜居然惠然光临。”

  韩峻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是你的老前辈,我也不是来找你的。”

  “你难道是来找我的?”李坏问。

  韩峻又盯着他看了很久:“你就是李坏?”

  “我就是。”

  “从张家口到这里,你一共走了多少天?”

  “我不知道,”李坏说,“我没有算过。”

  “我知道,我算过,”韩峻说,“你一共走了六十一天。”

  李坏摇头苦笑。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又不是御前带刀护卫,又不是刑部的总捕头。为什么会有人把我的这些事计算得这么清楚?”

  “你当然不是刑部的捕头,一百个捕头一年里挣来的银子也不够你一天花的。”

  韩峻冷笑着问李坏:

  “你知不知道你在这六十一天花了多少?”

  “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算过。”

  “我也算过。”韩峻说,“你一共花了八万六千六百五十两。”

  李坏用吹口哨的声音吹了一口气。

  “我真的花了这么多?”

  “一点不假。”

  李坏又笑得很愉快了:“这么样看起来,我好像真的是蛮客气蛮有钱的样子。”

  “你当然是。”韩峻的声音更冷,“你本来只不过是个穷小子,你花的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

  “那就是我的事了,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有。”

  “有什么关系!”

  “大内最近失窃了一批黄金,折合白银是一百七十万两。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只好由刑部来担了。”韩峻的眼睛钉子般地盯着李坏,“而在下不幸正好是刑部正堂属下的捕头。”

  李坏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摇头叹息。

  “你真倒霉。”

  “倒霉的人总想拉个垫背的,所以阁下也只好跟我去刑部走一趟。”

  “跟你到刑部干什么?”李坏瞪着大眼睛问,“你刑部正堂大人想请我吃饭?”

  韩峻不说话了。

  他的脸变得更黑,他的眼睛变得更蓝。

  他的眼睛还是像钉子一样,他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寸一寸地站了起来。

  他的每一寸移动都很慢,可是每一寸移动都潜伏着令人无法预测的危机,却又偏偏能让每个人都感觉得到。

  05

  每个人的呼吸都改变了,随着他雄伟躯干的移动而改变了。

  只有李坏还没有变。

  “你为什么要这样子看着我?难道你居然傻得会认为我就是那个劫金的独行盗?”

  李坏直在摇头苦笑叹气:“我倒真希望我有这么大的本事,要是我真有这么大的本事,也就不会有人敢来欺负我了。”

  韩峻没有开口,却发出了声音。

  他的声音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是从身子里发出来的。

  他身子里三百多根骨骼,每一根骨骼的关节都发出声音。

  他的手足四肢仿佛又增长了几寸。

  虽然他还没有出手,可是已经把少林外家的功夫发挥到极致。

  方天豪忍不住叹了口气,因为他也是练外家功夫的人。

  只有他能够深切了解到韩峻这出手一击的力量,他甚至已经可以看见李坏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样子了。

  李坏吓坏了,掉头就想跑,只可惜连跑都没地方可以跑。

  他的前后左右都是人,男女老少都有,因为他是贵客,这些人都是来伺候他的。

  韩峻的动作虽然愈来愈慢,甚至已接近停顿,可是给人的压力却愈来愈重,就好像箭已经在弦上,一触即发。

  方天豪当然也不会管这种闲事的。

  李坏急了,忽然飞起一脚踢翻了桌子,居然碰巧用了个巧劲,桌上的十几碟菜,被这股巧劲一震全都往韩峻身上打了过去。

  碟子还没有到,菜汁菜汤已经飞溅而出。

  铁火判官如果身上被溅上一身荠菜豆腐羹,那还像话吗?

  韩峻向后退,迅如风。

  趁这个机会,李坏如果还不逃,那么他就不是李坏了。

  可惜他还是逃不掉。

  忽然间,急风骤响寒光闪动,七柄精钢长剑,从七个不同的方向刺过来。

  以李坏那天对付可可的身手,这七把剑之中,只要有一把是直接刺向他的,他身上就会多一个透明的窟窿。

  幸好这七剑没有一剑是直接刺向他的,只听叮、叮、叮、叮、叮、叮六声响,七柄剑已经接在一起,搭成了一个巧妙而奇怪的架子,就好像一道奇形的钢枷一样,把李坏给枷在中间了。

  江湖中人都知道,被七巧锁心剑困住的人,至今还没有一次脱逃的记录。

  无论谁被他困住,就好像初恋少女的心被她的情人困住了一样,休想脱逃。

  这七柄剑的长短、宽窄、重量、形式、剑质、打造的火候、剑身的零件,都完全一样。

  这七柄剑无疑是同一炉炼出来的。

  可是握着这七柄剑的七只手,却是完全不相同的七只手。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刚才都曾经端过菜送上这张桌子。

  李坏反而不怕了,反而笑了。

  “想不到,想不到,七巧锁心剑居然变成了添茶送饭的人。”

  他看着这七人中一个身材高挑,脸上长着几粒浅白麻子的俏丽夫人。

  “胡大娘,”李坏说,“既然你喜欢做这种事,几时有兴趣,也不妨来为我铺床叠被。”

  他又看着韩峻摇头:“这当然也都是阁下安排好的,阁下还安排了些什么人在附近?”

  “难道这些人还不够?”

  “好像还是有点不太够。”

  韩峻的脸沉下,低喊一声。

  “锁。”

  在这个剑式中,锁的意思就是杀。七剑交锁,血脉寸断。

  剑锁已成,无人可救。

  李坏的血脉没有断,身体四肢手足、肝肠、血脉都没有断。

  断的是剑。

  断的是七巧同心那七柄精钢百炼的锁心剑,七剑皆断。

  七柄剑的剑尖都在李坏手上。

  谁也看不出他的动作,可是每个人都能看得见他手上七截闪亮的剑尖。

  断剑仍可杀人。

  剑光又飞起,又断了一截。

  断剑声如珠落玉盘。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韩峻身形暴长,以虎扑豹跃之势猛击李坏。

  李坏侧走,走偏锋,反手切!

  他的出手远比韩峻的出手慢,他的掌切中韩峻胁下软肋时,他的头颅已经被击碎。

  可是这一点大家又看错了。

  韩峻忽然踉跄后退,退出五步,身子才站稳,口角已流出鲜血。

  李坏微笑鞠躬,笑得又坏又可爱。

  “各位再见。”

  06

  月色依旧,水波依旧,桥依旧,阁依旧,人却已非刚才的人。

  李坏悠悠闲闲走过九曲桥,那样子就像韩峻刚才走上桥头一样。

  大家只有看着他走,没有人敢拦他。

  月色水波间,仿佛有一层淡淡的烟雾升起,烟雾间仿佛有一条淡淡的人影。

  李坏忽然看见了这条人影。

  没有人能形容他看见这条人影时心中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瞎子忽然间第一次看见了天上皎洁的明月。

  那条人影像在月色水波烟雾间。

  李坏的脚步停下。

  “你是谁?”他看着这烟雾般的白衣人问,“你是谁?”

  没有回答。

  李坏向她走过去,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的吸引力,笔直地向她走过去。

  云开,月现,月光淡淡地照下来,恰巧照在她的脸上。

  苍白的脸,苍白如月。

  “你不是人。”李坏看着她说,“你一定是从月中来的。”

  苍白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无人可解的神秘笑容,这个月中人忽然用一种梦呓般的神秘声音说:“是的,我是从月中来的,我到人间来,只能带给你们一件事。”

  “什么事?”

  “死!”

  淡淡的刀光,淡如月光。

  月光也如刀。

  因为就在这一道淡如月光的刀光出现时,天上的明月仿佛也突然有了杀气。

  必杀必亡,万劫不复的杀气。

  刀光淡,月光淡,杀气却浓如血。

  刀光出现,银月色变,李坏死。

  一弹指间已经是六十刹那,可是李坏的死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

  就在刀光出现的一刹那。

  “飞刀!”

  刀光消失时,李坏的人已经像一件破衣服一样,倒挂在九曲桥头的雕花栏杆上。

  他的心口上,刀锋直没至柄。

  心脏绝对无疑是人身致命要害中的要害,一刀刺入,死无救,可是还有人不放心。

  韩峻以箭步蹿过来,用两根手指捏住了插在李坏心口上的淡金色的淡如月光般的刀柄,拔出来,鲜血溅出,刀现出。

  窄窄的刀却已足够穿透心脏。

  “怎么样?”

  “死定了。”

  韩峻尽量不让自己脸上露出太高兴的表情:“这个人是死定了。”

  月光依旧,月下的白衣人仿佛已融入月色中。

  07

  晴天。

  久雪快晴,寒更甚,擦得镜子般雪亮的青铜大火盆中,炉火红得就像是害羞小姑娘的脸。

  方大老板斜倚在一张铺着紫貂皮的大炕上,炕的中间有一张低几,几上的玉盘中除了一些蜜饯糖食小瓶小罐之外,还有一盏灯,一杆枪。

  灯并不是用来照明的那种灯,枪,更不是那种要将人刺杀于马下的那种枪。

  这种枪当然也一样可以杀人,只不过杀得更慢,更痛苦而已。

  暖室中充满了一种邪恶的香气。

  人是有弱点的,所以邪恶永远是最能引诱人类的力量之一。

  所以这种香气也仿佛远比江南春天里最芬芳的花朵更迷人。

  “这就是鸦片,是红毛人从天竺那边弄过来的。”

  方大老板眯着眼,看着刚出现在暖室中的韩峻。

  “你一定要试一试,否则你这一辈子简直就像是白活了。”

  韩峻好像听不见他的话,只冷冷地问:

  “人埋了没有?”

  “早就埋了。”

  “他带来的那四个小孩子呢?”

  方天豪诡笑:“覆巢之下还会有一个完整的蛋吗?”

  “那么这件事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圆满结束,比蛋还圆。”

  “没有后患?”

  “没有。”方天豪面有得色,“绝对没有。”

  韩峻冷冷地看了他很久,转身,行出,忽然又回头。

  “你最好记住,下次你再抽这种东西,最好不要让我看见,否则我一样会把你弄到刑部大牢去,关上十年八年。”

  卵石外是一个小院,小院有雪,雪上有梅。

  一株老梅孤零零地开在满地白雪的小院里,天下所有的寂寞仿佛都已种在它的根下。

  多么寂寞。

  多么寂寞的庭院,多么寂寞的梅,多么寂寞的人。

  韩峻走出来,迎着冷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呼出一口气。他的呼吸忽然停止。

  他忽然看见红梅枝叶中,有一张苍白的脸,正在看着他鬼笑。

  韩峻也不知看过了多少人的脸,虽然大多数是哭脸,笑脸也不少。

  可是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一张笑脸,笑得这么歪,笑得这么邪,笑得这么暧昧恐怖。

  千百朵鲜红的梅花中,忽然露出了这么样一张笑脸,而且正看着他笑。

  你会怎么样?

  韩峻后退一步,拧腰,冲天跃起,左手横胸自卫,右手探大鹰爪,准备把这张苍白的脸从红梅中抓出来。

  他这一爪没有抓下去,因为他忽然认出这张脸是谁的脸了。

  同心七剑中的二侠刘伟,是个魁伟英俊的美男子,可是他死了之后,也跟别的死人没有太大的分别。

  尤其是死在七断七绝伤心掌下的人,面容扭曲仿佛在笑,可是他的笑容却比哭更伤心更悲惨难看。

  刘伟就是死在伤心掌下。

  韩峻飞身上跃,认出了他的脸,也就看出了他是死在伤心掌下的人。

  08

  同心七剑,剑剑俱绝,人人都是高手,尤其是刘二和孟五。

  第二个死的就是孟五。

  他是被人用一辆独轮车推回来的。

  他的致命伤也是七断七绝伤心掌。

  七断。

  心脉断、血脉断、筋脉断、肝肠断、肾水断、骨骼断、腕脉断。

  七绝。

  心绝、情绝、恩绝、欲绝、苦痛绝、生死绝、相思绝。

  七断七绝,伤人伤心。

  这种功夫渐渐地也快绝了,没有人喜欢练这种绝情绝义的功夫,也没有人愿传。

  方天豪问韩峻。

  他问了三个问题,都是让人很难回答的,所以他要问韩峻,因为韩峻不但是武林中有数的几大高手之一,而且头脑精密得就像是某一位奇异的天才所创造的某一种神奇机械一样。

  只要是经过他的眼,经过他的耳,经过他的心的每一件事他都绝不会忘记。

  “伤心七绝岂非已经绝传了?现在江湖中还有人会这种功夫?谁会?”

  “有一个人会。”韩峻回答。

  “谁?”

  “李坏。”

  “他会?”方天豪问,“他怎么会的?”

  “因为我知道他是柳郎七断和胡娘七绝生前唯一的一个朋友。”

  “可是他岂非已经死了?”方天豪问,“你岂非说过,月神之刀,就好像昔年小李探花的飞刀一样,例不虚发。”

  韩峻转过头,用一双冷漠冷酷的冷眼,望着窗外的一勾冷冷的下弦月。

  月光冷如刀。

  “是的。”

  韩峻的声音仿佛忽然到了远方,远在月旁。

  “月光如刀,刀如月光。”他说,“月神的刀下,就好像月光下的人,没有人能躲得开月光,也没有人能躲开月神的刀。”

  “没有人,真的没有人?”

  “绝没有。”

  “那么李坏呢?”

  “李坏死了。”韩峻说,“他坏死了,他已经坏得非死不可。”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李坏一个人能使伤心七绝掌,如果李坏已经死定了,那么同心七剑是死在谁手下的?”

  韩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谁都无法回答。

  但是他却摸到了一条线,摸到了一条线的线头。

  他的眼睛里忽然又发出了光。

  “不错,是在五年前。”韩峻说,“五年前的二月初六,那天还在下雪。”

  “那天怎么样?”方天豪问。

  “那一天我在刑部值班,晚上睡在刑部的档案房里,半夜睡不着,起来翻档案,其中有一卷特别引起了我的兴趣。”

  “哦?”

  “那一卷档案在玄字柜的,说的是一个名字叫作叶圣康的人。”

  “那个人怎么样?”

  “他被人在心口刺了三剑,剑剑穿心而过,本来是绝对必死无疑的。”

  “难道他没有死?”

  “他没有死。”韩峻说,“到现在他还好好地活在北京城里。”

  “利剑穿心,死无救,他为什么还能活到现在?”方天豪问。

  “因为利剑刺透的地方,并没有他的心脏。”韩峻说,“换句话说,他的心并没有长在本来应该有一颗心长在那里的地方。”

  “我不懂。”方天豪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一个人鼻子忽然长出了一朵花一样。“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那么我就用最简单的方法告诉你。”韩峻说,“那个叫叶圣康的人,是个右心人。”

  “右心人?”方天豪问,“右心人是什么意思?”

  “右心人的意思,就是说这种人的心脏不在左边,在右边,他身体组织里每一个器官都是和一般普通人相反的。”

  方天豪愣住了。

  过了很久他才能开口说话,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韩峻。

  “你是不是认为李坏也跟叶圣康一样,也是个右心人?”

  “是的。”韩峻也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因为除此以外,别无解释。”

  “就因为李坏是个右心人,所以并没有死在月神的刀下,因为月神的刀虽然刺入他的心脏,可是他的心并没有长在那个地方。”

  方天豪盯着韩峻问。

  “好,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子的?”

  “是的。”

继续阅读:第三章 轻 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刀又见飞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