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凤翔阁
长孙灵剑2016-12-18 11:011,645

  凤翔阁阁主白楼坐在台上,十八段梁上稀落垂下的白绸缎还有那座位后面的镂空雕的凤凰。

  他绑着头发,插着一个造型是凤凰的簪子,垂落而下的鬓发。白楼坐在那里怀里抱着一个浑身裹着白纱的女人,白楼深吸一口那足有一米多的旱烟,他并没有将那烟吐了出去而是吻着怀中的女人将烟吐入了她嘴里。

  烟从那女人的如玉的鼻孔了冒了出来……

  女人用她那绣长的手翻着案子上的宗卷,时而看着白楼。

  一阵微风拂过,只见两个人飞了进来,一个白色衣服风流倜傥黑发微微垂落下来还没有扎起来他脚尖轻轻落在右边那个黄金凤凰的冠上。

  而另一个与他一样的服饰,但是头发虽然垂落但是没有多长,他落在了左边那个黄金凤凰的冠上。

  “你们二人可看的一清二楚?”白楼说道。

  “是的,阁主!”右边那人说道。

  “看来如今这风云榜终于要更榜了!”白楼接过怀里的女人的毛笔在卷上写上了秦罗煊的名字。

  “难道不用跟其他几家商量吗?爹?”左边的男人说。

  白楼将手中的毛笔扔了过去,那笔狠狠地砸上了他的脸上,由于白楼的内力他击落了出去躺在了地上。墨汁沾了他的左脸上。

  右边的男人看了看他,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却很是担心。

  白楼狠狠地骂:“兔崽子!我说过多少遍,不许喊我爹!白敬亭啊!白敬亭!我让你跟我姓已经是很仁慈的啦!”说完就公主抱那女人走了。

  白敬亭一脸的无辜……

  还没等白敬文喊他,敬亭一跃而起飞上了房顶。敬文拿起案子上的《风云榜》也追赶了白敬亭。

  白敬亭坐在瓦片之上,神情恍惚,心里便不知说了多少话。

  白敬文慢慢地靠近他,敬亭回过头来看了看他。

  不禁敬文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一是笑你无知,二是笑是你是脸!”

  敬亭便拿起手帕擦了擦左脸。

  白敬文说:“你说你吧,平日里不说话,可你却要在咱们父亲面前叫他爹,难道之前你都忘了?”

  白敬亭不语……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敬文笑了笑,“话说,父亲最近取的老婆美吗?”白敬文坐在了他身边。

  白敬亭羞着脸扭到了左边,“美不美看大腿!”他小声嘟囔着。

  “哎呦,啧啧啧,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我一直以为你是那啥呢!”

  白敬亭一下子飞走了……

  白敬文看着手中的《风云榜》嘴角上挑。

  而白楼抱着女人来到了卧室,将她放在了床上,手从她那白稚的脚摸到胸部。

  女人趴在白楼的身上说:“您为什么对亭儿这么凶?”

  他依然摸着她的长腿说:“一个庶子,能跟我一个姓已经很好了。”

  白敬文将凤翔阁最新的《风云榜》发至各家及江湖中。

  自从秦罗煊和慕成雪在洛阳大战之后,传闻秦罗煊就与慕成雪有同样的功力,天下人便开始不服。

  凤翔阁于是又开始给天下人排名,能入凤翔阁的排行榜都不是泛泛之辈。

  赵释擎接过《风云榜》看了看,于是召见了赵飞,把他给杀了。

  洛阳的慕成雪也收到了凤翔阁的《风云榜》。

  而东厂和锦衣卫在各地抓捕的李广的党羽关在了锦衣卫北镇抚司诏狱里,各个都受着严刑拷打,强行将李广的罪证给逼了出来并签字画押。

  一大早就将这些罪证呈给了弘治皇帝朱祐樘,弘治帝看过之后龙颜大怒,怒拍案子站起来,眼睛瞪得大大地。

  赵释擎还告诉弘治帝李广家中藏有《天书》,朱祐樘于是更加生气,于是授权东厂提督赵释擎抄了李广的家。

  赵释擎带着圣旨和东厂的厂卫去往了李府。

  李广和家丁跪下听完赵释擎宣完圣旨,赵释擎让刘瑾将他的帽子给摘了下来。

  赵释擎说:“没想到啊公公您还有这一天,何必当初呢?”将他押回了诏狱。

  在大太监李广府中到处搜查 ,发现了密室内藏黄金数万两,那个所谓的《天书》只不过是他的账本罢了。

  赵释擎将账本呈给弘治帝朱祐樘,朱祐樘才恍然大悟,于是又开始了勤政。

  她来到牢中,拔起了手中的唐刀,将李广的头颅砍了下来,祭奠了亡父,将他的人头悬于城门以示天下。

  宁王朱宸濠得知后便说:“此女子竟有如此城府,又予皇兄除一祸害,真想会会这个女人,真是奇女子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欲横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欲横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