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深夜来客
由得林洛斯2017-01-10 16:093,810

  黑漆漆的大门打开,他看见幽暗的油灯旁边那个穿着笔挺黑色西装的男人,眼睛里闪着红光。他有点害怕,咳嗽了一声,试探性地问:“这里⋯⋯是‘渊’家具店吗?”

  黑色西装男人微微一笑,露出尖尖的牙齿:“是啊,您想要什么呢?”

  客人听到对方声音温和有礼,胆子壮了一些:“我想为我女朋友选一张床⋯⋯”

  “哦?您想要什么样的床呢?”黑色西装男人眼中的红光似乎更炽烈了一些。

  “我⋯⋯”客人突然觉得这个阴暗狭窄的店让他觉得冷飕飕,旁边似乎堆满了各种各样废弃的材料,所有的光源就来自于黑色西装男人旁边的那盏油灯,让他感觉到几乎窒息。他突然后悔来这里了,打算迅速撤退。

  “客人,您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让我听听您得要求呢?”黑衣男子的油灯靠近了脸,他露出了极其俊美的半边脸,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性感的嘴唇露出优美的弧度,但是这个微笑让气温再次下降了。

  二

  张洁这几天睡觉很不舒服。

  她睡觉的时候,喜欢平躺着睡,这个姿势可以让她放松劳累了一天的脊椎。但是这个姿势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她的腰和床有了一定的空隙。失去了支撑的腰,让她早上起来觉得酸疼无比。

  她考虑过换床,但是换了软床之后,虽然腰部得以与床垫贴合,但是软软得床好像支撑不起她劳损过度的脊椎,腰椎,和颈椎。张洁躺在刚换的软床上面,感觉世界都塌了下去,软绵绵,毫无力量,仿佛自己的生活。

  睡眠质量一天比一天差的她,上班的时候昏昏欲睡,而且很容易发脾气。就是在这个星期,张洁因为和新来的上司没搞好关系,辛辛苦苦建立一年的人际关系眼看就要毁掉了。她快要哭出来了,正在这个时候,端茶水的小妹又笨手笨脚泼湿了她刚刚做出来的计划书。

  “啊——”张洁尖叫,一连串恶毒的语言就仿佛没经过大脑一样从嘴巴喷泻而出。

  端茶水的小妹捂着脸哭着走出去了,旁边的同事纷纷无言地看着这一切,彼此的眼神似乎取得了某种共识——显然是对张洁不太有利的共识。

  吃中饭的时候,张洁气呼呼地拿着手机去楼顶给自己男朋友黄天一打电话:“喂,你在哪儿呢?”

  黄天一接了电话,然后好像听不见他的声音。

  “喂?喂?你怎么不说话啊?”张洁不耐烦了,她冲着电话吼了起来,“连你也气我是不是?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说话我挂电话了!”她立刻挂了电话,坐在天台的台阶上开始抹眼泪。但是一坐下去,她就感觉到自己背后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她只好又站起来了。

  黄天一挂上了电话,惊疑不定地望着那个黑色西装男:“你这里⋯⋯信号好像不太好⋯⋯我说话她听不见⋯⋯”

  西装男笑笑:“她好像真的很需要一张床。”

  黄天一左右看了看,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闻到一股废弃材料的气味,他表示不太相信他这里有他需要的东西。西装男人举着油灯对他说:“这样吧,你要的东西我们需要时间定做,请留下地址和电话,我们做好了会和你联系。”

  黄天一推开家具店沉重的铁门,发觉外面阳光普照,已经是中午了。他的大学同学钟心淑打了把伞在外面等他:“怎么样?里面有你要的东西吗?”

  “里面黑漆漆什么都看不见,那个老板也是阴阳怪气。”黄天一推了推眼镜,感觉到周身的凉气在正午的阳光中渐渐消退。钟心淑个子娇小玲珑,从大学就好像小妹妹一般跟着他。她家境不错,父亲都是高干,母亲是大学教授,可是她就一点架子都没有,对他脾气好得很。旁边的同学都觉得奇怪了,黄天一放着娇小可爱,家世优越的钟心淑不要,偏偏就喜欢上脾气略显急躁,出身市井小民的张洁。

  “钟心淑是小妹妹嘛。”黄天一表示从来没做多想。钟心淑也有自己的说法:“天一哥是想找个和他一起奋斗的人,你们不要多嘴啦!” 她倒不愧是黄天一的红颜知己,黄天一自己本身就是工人家庭出身,他要的是实打实的过的日子,钟心淑虽然看起来很美好,但是“门当户对,古人不欺余也。”他黄天一不会想去当凤凰男,钟心淑也不是孔雀女。

  走到他自己刚买的二手小QQ面前,他才突然想起来:“那个老板真逗,说帮我订制床,结果连定金都不要。”

  钟心淑听了也乐了:“我是听说有这样一家家具店,可以做出任何你最想要的家具,价格还挺公道。现在听你这么说,那家店的老板真是有点天然呆!”

  天然呆么?黄天一想起刚才那家家具店老板那张俊美的面容,诡秘的笑容,顿时心中又升起一股寒意。他摇了摇头,发动了车子:“先送你回去,然后去接你嫂子。”

  钟心淑表示赞同:“记得跟嫂子说,你们结婚的酒店我托人定好了。现在订酒店都要提前一年,没关系还定不了呢!”

  黄天一表示感激,然后那辆小QQ轻快地驶向前方。

  三

  “现在白领的职业病,你可要小心。你这身体都相当于四十岁人的身体了。”按摩师替张洁敷上温灸用的枕头,然后出去了。黄天一替张洁收拾好东西,然后等她做玩了热敷就一起走出美容院。美容院就在张洁租的小房子楼下,他们两个人可以一起慢慢走上楼去。张洁来自外地,一个人租了个小套间,虽然和黄天一已经商量要结婚,但是她还是坚持要自己住。

  她虽然脾气不好,但是有她自尊自爱的一面,黄天一爱的,不正是这一点么?

  张洁暂时获得片刻的舒适感,她舒服地呼了一口气和黄天一走上了口,然后看见两个搬运工人搬了一大件东西在她门口。

  “等等,你干什么?”她急忙上前问。

  “黄天一先生么?你定的床已经做好了,请您签收一下。”工人递单子给黄天一。

  黄天一没料到他们那么快就订好了床,本能接过来就签。那边张洁就爆发了:“黄天一你神经病啊!我房间那么小,你定个那么大的床垫给我?”工人们懒得管她,直接把大大的床垫搬进她家。黄天一想起好像还没有付钱,工人们说:“派老板说了,货品满意的话七天后付款。不满意的话,七天内无条件退货。”

  “哪,不满意地话就退嘛⋯⋯”黄天一对着张洁解释了他定床的缘由。张洁虽然生气,但是一想他是为了自己操心不由气消了大半。她做了按摩极想休息,就匆匆打发工人连同黄天一走了,自己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真是好心办坏事⋯⋯张洁看着那张一下子霸占了自己三分之二客厅的床,好像刚刚放松下来的脊椎又开始紧张起来。客厅本来就不大,现在连放饭桌的地方都没了。而且⋯⋯这哪是床啊,这明明就是一张很厚很厚的床垫好不好⋯⋯不过,白底暗花的面料看起来好像还不错。想想反正要退回去的,先躺一躺也不错。

  她和衣躺下,顿时觉得这张床软硬适中,非常舒服。而且床那么大,她完全可以打开自己的双臂呈大字型躺在上面。

  好像⋯⋯还不赖哦⋯⋯

  这床垫就仿佛是有某种适应功能一般,渐渐地按照她的身形该陷下去的地方陷下去了,该凸起的地方凸起。她顿时感觉到自己的颈椎,脊椎,腰椎都被温柔的手托住了一般,所有平时睡觉不舒服的地方现在都被床垫妥帖细心地包围着。她忍不住坐起来回头看看床面,发现本来平坦的床面出现了一个像她身体一般大小的人形。

  “咦,是类似广告里面记忆枕的那种‘记忆床’?”她忍不住又躺了回去,感觉到四肢百骸舒服透顶,“这床该不会是什么高科技产品吧,那可贵了⋯⋯”她就这么想着,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沉睡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又好像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一睁开眼睛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她惊叫着跳了起来,来不及换衣服就穿一身被睡得皱巴巴的衣服去上班。等她到了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早会时间了。她的顶头上司冲她眯眯眼,示意她过去:“张洁,你昨天的合同出了大乱子,今天又迟到,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给你放个长假,让你好好调整一下?”

  张洁睡了一个晚上的好觉,她起色红润,眼神神采奕奕:“对不起经理,是我不好,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经理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坦诚承认了自己的失误,也许是被她精神饱满的神色所感染,她摆了摆手,这一次算是放过了她。张洁感觉到一个早上都神清气爽,看人都是微笑的,旁边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到了晚上下班,张洁迫不及待地买了一堆零食回家,抱着零食就躺倒床上去。

  那张床好像更加适应她了,不但是按她的身体陷出一个人形,而且那个床面贴合着她的脊椎,顺着基准骨头凹凸的起伏都细细吻合起来。她打开双手,幸福地躺在大床上,心里有点舍不得拿去退了。但是这么好的床,一定很贵吧?

  她渐渐又陷下去了一般,床细细密密地吻合着她的身体,她陷下去后,连耳朵后背都接受到了床垫温柔地呵护。

  手机突然响了,打断了她的享受。

  她接通电话发觉是黄天一打来的电话。他还是担心她生气,结结巴巴问她身体好一点了没有。她迫不及待地说:“亲爱的,你送的床实在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了!对不起,我躺在上面就好累,我要睡觉了⋯⋯”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那张体贴温柔的床,贴合着她的身体,蔓延到她的耳边,连她的耳洞,指甲,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包围住了。她好像就已经深深陷入了床里,要与床融为一体了,然后感觉到好像回到母亲的子宫那样舒服和安宁。

  四

  黄天一拿着五千块现金有点踌躇地站在“渊”家具店门口。

  他其实不太想再回去,但是张洁那么喜欢那张床,他不得不考虑将它买下来。那家店看起来不太可能提供银联的服务,他只好估摸着带了几千块钱过来。

  五千块,说实话有点贵了。他希望对方开价不要那么高。

  但是走到“渊”的门口,他发现那里上了个锈迹斑斑的铁锁,好像没有人在家。

  “奇怪了,他们打算不做生意了么?”他咕哝着说,看看店子所在的巷子也是老城区里一个破落的场所。家具店左边是一家寿衣店,右边是一家成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