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蜈蚣道
红娘子2016-12-07 19:572,332

  这位高人,就是我爷爷叶寒峰。主事人是老干这一行的,自然知道道师爷这一职业。明白道师爷不是那种装神弄鬼的神棍骗子,这修桥铺路,还真离不开这些人。

  虽然明面上不允许,但私下里,为了工程进度,主事人终于下定决心,找道师爷来帮忙。既然决定了,自然要找最好的。在西南这一片的道师爷中,我爷爷绝对是拍在前头的。于是,主事人便四处托人,终于把我爷爷请到了现场。

  爷爷来到现场,只远远的看了一眼,就丢下一句话:“这里,不能开隧道。”

  主事人点头称是,心中感叹,高人就是高人,一来就看到了问题。但爷爷接下来又说了第二句话:“盘山公路,也不能随便修。”

  主事人问起缘由,爷爷只说先等几天,然后便只带了个罗盘,翻山越岭查看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爷爷白天出外走访,晚上闭门测算绘图,整整七天七夜。等第八天早晨,爷爷给了主事人一张图纸,让他按着上面修。也不多解释,便回屋蒙头大睡。

  主事人看过图纸之后,当下拍板,就按道师爷说的办。

  图纸的问题处理了,但山民还在外面候着呢。主事人只好放出风声,说请了道师爷帮忙,不会伤害风水云云。山民大多信奉鬼神,也知道道师爷是什么人,听说有高人出手,已然没了纠缠的心思。

  除了沐家寨。

  沐家寨人口众多,又居住在主峰。他们不罢手,工程还是开不起来。最终,又是我爷爷出马,与当时的寨主沐老爷把酒长谈。没人知道他们究竟谈了什么,但第二天,沐老爷便撤去了围堵——而“连干九碗”的典故,也是出自这里。

  。

  之后,工程得以顺利进行,沐家寨也一改以前的强硬态度,反而出人出力帮忙修建,整个工程气氛,好得不得了。

  而按照爷爷的图纸修路之后,工程无比顺利,连小事故都没有出过,之前被耽误的工期,也慢慢追了回来。

  一年多以后,整段道路修建完毕。有眼光的人会发现,这条弯曲绵延的主道上,还生出了许多支路,通向山间。

  直到功成身退,爷爷才给出解释。

  这蜈蚣岭的山势形状,就是一只大蜈蚣。山脉是躯干,而两旁支出去的丘陵,就是它的百足。之前施工队在丘陵中打隧道,说形象点就是在钻它的脚,必然激起它的反抗。

  硬的不行,就得来软的。最好的办法是顺势而为,这条公路应该沿着蜈蚣岭的走向修,也修成蜈蚣状,生出的支路便是蜈蚣腿。而这条“人造蜈蚣”体型略小,依附在蜈蚣岭旁,是为雌,蜈蚣岭为雄。阴阳调和,自然风调雨顺。

  他说的非常玄乎,竟把山脉,比成了动物。大家都感觉非常荒诞。但路修成了,工期也没有延误,便没多纠结。

  其后,有好事者通过卫星照片发现,这一段地方,还真像两条蜈蚣,一条略大,一条略小,两者之间交错在一起,双双对对。有人把这照片放在网上,引起了一阵热议。

  而蜈蚣岭公路,自从修建到现在,就没有出过一起重大事故。

  当然,这都是后话。

  。

  虽然是为了风水调和,但这些支路也不是没有用处,它们通向了大山深处,方便了当地的山民。大山里,最不缺的就是药材皮毛山珍野味。以前因为交通原因,无法运出去,只得囤在家里,吃不完用不完,眼瞅着烂掉,无比心疼。

  现在有了道路,出入都很方便,而且每个月都有商人造访,互通有无。极大地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像沐家寨这种大寨子,也建起了旅游景点,供游客游览光顾。

  一年到头,荷包赚得鼓鼓胀账。

  正因为这些改变,让蜈蚣岭附近的山民,有了实质性的利益,也对改变着一切的道师爷感恩戴德。

  所以,当关师爷说起他是道师爷的时候,沐寨主才会露出尊敬的表情。

  。

  直到沐寨主讲完这条路的故事,我都是处于一种,既惊讶又自豪的情绪。我从未想过,爷爷竟然有如此高光的时刻。一直以来,因为老爸的言传身教,我对爷爷都是一种固有的观念——他就是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

  但现在,通过沐寨主的描述,我又从新认识了爷爷,也重新认识了道师爷这一职业。

  这个职业,并不是装神弄鬼,更不是神棍。它对于国家,对于人民,都有很大的贡献。虽然不被主流观点所认同,但它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有意义的。

  想到这,我突然想到,会不会还有更多道师爷,或者说更多人。也像爷爷,也像关师爷这般,一辈子默默无闻,却做着对世界有意义的事。临到头来,却要遭人非议。

  不得不说,那真是一种悲哀。

  。

  我发觉,我想得有点深邃了,这不是我的风格。我明显是那种整天乐乐呵呵,没心没肺的人。想太多不好啊,忧国忧民不是我的路子,我还是适合轻松一点。

  等我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已经到了旧寨。沐寨主把我们带到一个小院,远远地,就看见小院里一个壮硕的老人。老人似乎感受到了我们的目光,下意识的回头。看到我后,露出了笑容。

  “小子,又见面了。”

  爷爷猜测的不错,在鬼镇遇到的面摊主,还真是沐老爷!

  “沐老爷,你还真让我好找。”我苦笑了一声,抬腿走进了小院。沐寨主见我们认识,也免了介绍,乐呵呵的站一旁看着。

  沐老爷把烟锅放脚下磕了磕,仔细的看了我一阵:“几日不见,你小子气色好多了,这一路怕是有什么奇遇吧。”

  我就知道瞒不过他,于是把生死路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他听完,也不做评价,朝我一伸手:“拿来。”

  “什么?”

  “叶老鬼就没让你给我带点什么?”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看向沐寨主。后者很不舍的从把玉石烟锅摸了出来,结果被沐老爷一把抢过。

  “混账东西,我的宝贝你还想私吞……咦,你喝酒了?”

  年近六十身材魁梧的沐寨主,在比他身材更壮的沐老爷面前,就跟个做错事的孩子,畏畏缩缩的伸出三根手指:

  “就,就喝了三碗。”

  “以后不准和叶家人喝酒,当心输得掉裤子!”沐老爷瞄了我一眼,面色阴沉,仿佛想起了不好的往事。

  他这倒提醒了我,看来,以后也少跟爷爷喝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师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师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