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旧事
红娘子2016-12-06 18:112,445

  有王鹏在,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烦。我们很顺利的就见到了寨主。沐寨主大约五十来岁,穿着一身黑色的民族服饰,配饰都很简单,并不像想象中的寨主那样,全身挂满银饰,头上还插羽毛。

  后来我才知道,那种扮相,一般是迎接游客的时候才会有。平常日子,谁愿意穿得那么复杂?

  沐寨主继承了他老爹的魁梧身段,坐在那里,很有一番威严。他把我们当做和王鹏一起的,直接就谈起了生意。

  双方应该是合作已久,场面颇为和谐,报上了彼此需求的货物数量,其他一切照旧。很快,王鹏就被领去验货,我和关师爷自然不可能跟着去。

  沐寨主见我们不去验货,反而在大厅里坐着,有点奇怪:“你们,不一起去吗?”

  我尴尬的笑笑:“其实,沐寨主误会了。我和王哥不是一起的。我来这,有别的事情。”

  沐寨主看我的目光变得怀疑起来,我立马自我介绍道:“晚辈叶飞,来自三江市,这位是关师爷。这次来沐家寨,其实是找沐老爷寻求帮助。”

  “三江市,姓叶……”沐寨主眯着眼,反复打量着我。

  “对了,这是我爷爷让我带给沐老爷的。”我说着,把玉石烟锅交给沐寨主。

  他接过来一看,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哈哈大笑道:

  “原来是叶老爹。我就说嘛,我刚才看你就和叶老爹有几分相似,原来是贵客临门!来人,上酒!”

  说完,便有侍者把酒端上了桌。和少数民族兄弟打交道,敬你酒是最高的礼节,连王鹏都没这待遇。我捧起酒碗,一饮而尽,寨子里自酿的米酒,颇为醇香,一口喝下去,只觉得全身暖烘烘的。

  沐寨主见我喝得那么豪爽,拍手叫好:“不愧是叶老爹的后人,想当年,叶老爹和我爹结识时,一连喝了九碗,脸不红气不喘。没想到他的后人酒量也好,来来来,我们再喝。”

  说着,招呼侍者为我斟酒。我又喝了一碗,感觉又不同了,这酒后劲足,现在酒劲有点上涌,等第三碗摆到面前,有点吃不消。可不敢像爷爷当年那样连干九碗,但又不能丢了脸面。于是捧着酒碗对沐寨主敬道:

  “沐叔叔,这碗我敬你。但咱们有言在先,侄儿这次是有很重要的事,来找沐老爷帮忙,所以,这酒就到此为止。等下次再和沐叔叔不醉不归。”说完,我先干为敬。

  我都叔叔侄儿的叫了,沐寨主作为长辈,也不可能强迫我继续。又见我表情比较急切,当场答应以后再喝。

  这事才算作罢。

  。

  放下酒碗,沐寨主就直接带我们去找沐老爷。

  也是我们来得巧,据说沐老爷出外半年,这几天才回来。要早些天,恐怕连人都见不着。我心中腹诽,沐老爷前几天还在鬼镇卖面呢,若早几天,才不用那么来回奔波。

  一边走,沐寨主一边给我们介绍说,沐老爷从寨主位置上卸任以后,一直就住在山上的旧寨里。我们现在这里,其实是后建的,说白了就是个旅游景点,这里的民宿都是用来接待游客,做生意的。真正沐家寨的人,大多住在山上旧寨里。

  两个寨子之间有些距离,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沐寨主指着山下蜿蜒的公路说道:“小飞,你们来时,是走的这条路吧,感觉怎样?”

  一提起这个,我就愁眉苦脸起来:“不怎么样,骨头都快被摇散了。”

  沐寨主笑道:“偏僻地方,有路走已经不错了。你可知道,这条路是你爷爷主持修建的。”

  “不会吧!”我完全想象不到,印象中装神弄鬼……好吧,是道师爷中前辈高人的爷爷,竟然能做这么大的事情。

  倒是关师爷显得很正常:“原来是师傅做的,难怪啦……”

  “你称叶老爹师傅?”沐寨主惊讶。

  我只好把我、关师爷和爷爷的关系说了一遍,沐寨主听完后,再看关师爷的眼神,从刚开始的陌生,变得尊敬起来。接下来,他对我们说起这条路的典故,也让我明白,他为什么知道关师爷是位道师爷之后,格外尊敬。

  。

  这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当时国家建设,要从昆明修建一条路,一直连接到边境线。修到这一段的时候,遇到了山多弯道多的问题,解决的办法有两个,要么开凿隧道,要么修盘山公路。

  先前说过,蜈蚣岭其实是一片很长的山脉。要是修盘山公路,还是我之前说的问题,工程太大,而且还有隐患。当时的最佳方案,只能是开凿隧道。

  可是,开隧道却开出了问题。

  也不知道这蜈蚣岭是哪里不对,从施工队进场,就开始出现问题,不是机械故障,就是人员受伤。还好都是些小问题,没有出人命事故。但等到施工的时候,问题就大了。明明测算好了,两边开挖,中间对接,但无论怎么挖,也对接不了,总会有一方歪掉。

  后来又用单边开挖的方式,这下更古怪了,挖的时候,明显是条直道。等挖通才发现,出口的地方,竟然和进口在同一山面——等于是挖了个半圆,绕了回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觉得不对了,都说这蜈蚣岭古怪。再加上附近的山民传说,这蜈蚣岭有山神庇佑,随意破土,是为不吉。工程上出的这些问题,就是山神的警告,否则还会有更大的灾祸降临。

  这流言传了没几天,还真出了大事故。先前挖的那些隧道,突然在同一晚上全垮塌了。好在当是没有施工人员在里面,否则,就成了大事故。

  但第二天等人们去看,那些垮塌的地方,竟然严丝合缝的,没有一点开凿过的痕迹,就像……它原本就是那样。

  这事一出,压抑在心中的不安情绪终于爆发了。四周的山民组织起来,扛着家里的草叉粪勺锄头镰刀,拦在工地门口,阻止施工队继续施工——这些人中,就属身处蜈蚣岭主峰的沐家寨,最为积极。

  。

  迫于压力,施工队不敢随意开工,整个工程也陷入了停滞。施工队的主事人愁得头都白了,还是想不到解决的法子。一方面这是国家工程,工期不能拖。而另一方面,现在民情激愤,若是处理个不好,再闹出个民族矛盾……这么大口锅,他可背不了。

  有旁人提出个天才般的主意:隧道挖不了,山民也不让干,实在不行就改道,绕开蜈蚣岭,咱换地方不跟他们玩!主事人听过之后,感激得无以复加,当场就把这孙子下放到基层,啃白面团子去了。

  改道?说得容易,这可是国家工程,你以为是你家垒猪圈,想修哪就修哪?上面划下了任务,行得上,不行也得上!

  但是,问题摆在眼前,该怎么解决呢?

  最后,主事人还是想到了办法,他找来了一位高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师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师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