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破游魂,蝴蝶效应
云上霜2016-11-22 18:042,143

  游魂的力量居然如此强!慕颜凉严肃的看着四周被她击退的游魂,握拳于背后,血色滴落。

  月蒙上了一层华光,洒落在树叶上,银光点点。游魂的力量更加强大!雾形的体态露出几抹红色的光,眼睛一样盯的慕颜凉后背一阵阴凉。

  居然到了凌晨三点!从十点开始到此刻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慕颜凉尽了气力,游魂却到了最鼎盛的时间!

  突然慕颜凉后背一冷,不等她颤抖,便就地翻滚,素手捻印,顺势打出!游魂就化作了虚无。

  “呼呼——”喘着粗气,幕颜凉再度躲开几只游魂攻击,反手消灭。

  作为精神体的游魂,根本不可能如此厉害,怎么回事?幕颜凉抬头,残月入圆,血光弥漫!慕颜凉身边的黑雾浓重,吓退了游魂,她自己却蓦然不知。

  游魂减退,虽不知原因,可到底也是好事。慕颜凉低吟往生咒,血月半弯,透明华光入了慕颜凉的身体,补充她的灵气。

  “轮回吧轮回吧。”游魂渐渐安分下来,看见游魂安分下来,慕颜凉舒了口气。口中低低呢喃。

  “阴阳双关,引其阴阳,破其虚妄。百鬼无依,六道轮回。阴阳路开!”

  森林内开出一条阴阳通道,天色忽地暗了下来。慕颜凉盘腿坐下,拇指至中关节,呢喃往生咒。血月流泻月华,为其补充灵力。

  天色渐明,月色退去,留了隐约的影子。慕颜凉伸了伸腰,懒懒的样子。眼里却流出精光,撇向了侧面的树木之后,一道身影似流光消失,就好像梦一般。可幕颜凉知道,那不是梦!有人在背后看了她一个晚上,只是没有恶意罢了。

  “真累。”没有多想,既然没有恶意,她也懒得去想。伸着懒腰,慕颜凉轻叹。虽说最后有惊无险的往生了游魂,可是她也由此明白,这次只是侥幸,不知为何那血月居然能补充她的灵气而游魂居然会像是怕了什么,停了攻击。如果不是这些难以理解意外,她就无法善了,起码重伤是肯定的。

  凡事,还是要三思而后行……

  一夜未归,恐怕母亲都醒了,该怎么解释?叹了声,慕颜凉认命的出了森林,朝着家里走去。

  吱呀,打开门,程芬果然已经醒了。看到她回来,一把把她拉了过去。

  “凉儿,干啥去了?”程芬皱眉道,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又怕吓着孩子,声音也柔了不少。

  “妈,凉儿怕。”慕颜凉眨着眼睛,扇子般的睫羽溢出了泪花。柔弱的让人心疼。

  看着女儿可怜模样,程芬心里酸涩涩的,伸手抱住慕颜凉低低的哭泣。“不怕不怕。”

  “妈,也不怕!”反手抱住了大她许多的母亲,在程芬看不见的地方,动了动指头。阴煞便闪身不见。

  “不怕。”听见女儿乖巧的声音,程芬心里一阵安慰,抽泣声也小了不少,想起周猛,泪水又不自觉流了出来,她苦无所谓,可她可怜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

  虽说不是亲生,可自己早已经把凉儿当作了自个女儿,如今想到她们悲惨的生活,就难以不去哭泣。

  “妈。会好的!一定!”手指握拳,软软的声音响起,慕颜凉神色格外坚定。不过程芬也只当她在安慰自己,点点头。

  “妈,我饿了。”看着程芬的神色,慕颜凉也知道她不信她。没说什么,慕颜凉淡淡岔开滑梯。昨日李婶拿了面条来,她就吃了那一顿,确实饿的不行。看母亲的神态,恐怕也没吃饭。慕颜凉抬头说道,止住了程芬的泪。母亲太软弱了,如此,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妈去做去。”伸手擦干泪水,程芬就到了外面拿柴火做饭。

  “怎么样?”看着程芬离开,慕颜凉淡淡问。

  阴煞加油添醋的说了昨夜孟寡妇发生的事情,边说边做动作,特别滑稽,让慕颜凉沉重的心情也开心了不少。

  想起昨夜游魂不正常的聚集,还有那个未知的神秘人,慕颜凉叹了口气。是蝴蝶效应吧?

  据说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边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几下翅膀,就有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蝴蝶效应”听起来有点荒诞,但说明了事物发展的结果,对初始条件具有极为敏感的依赖性;初始条件的极小偏差,将会引起结果的极大差异。

  而在这里,说的则是她的重生,就好像那只蝴蝶,因为她的重生,一切偏离了原有的轨道,朝向另一个不可预计的地方发展。至于是好是坏,慕颜凉自己也不清楚,还是那句话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

  记得前世,根本没有发生重生后的种种事情,她没有拜师,母亲没在昨日挨打,孟寡妇,李婶,森林的事情更是不曾发生却因为她的到来,一切,展开在她的眼前。

  想太多无用,在慕颜凉思想抛锚的时候,阴煞也讲完了昨日发生在孟寡妇家的事情。就是慕颜凉也只能给阴煞竖直大拇指!人才!

  她可是只让下拔舌地狱,没想到阴煞自作主张进行了这么一场恐怖编排,恐怕今日醒来后的孟寡妇再也不敢咬舌根了吧。

  想着,慕颜凉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看着慕颜凉的睡颜,阴煞化作了一个白衣女子,眉目如画如诗,鹅蛋脸,柳叶眉,肤如凝脂,格外美丽。

  想说什么,但看见慕颜凉睡了,女鬼想了想,转身消失。外面阳光已经出来了,对它不好。

  程芬捡了柴火回来,就看见女儿沉睡的脸,恬静如天使。拿了个破衣服,披在慕颜凉身上,程芬转身烧火,火光照在程芬脸上,晦暗莫测。

  她不可以再软弱下去,哪怕是为了女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