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
云上霜2016-11-22 18:041,367

  啊——

  身体上的疼痛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却是灵魂的痛苦,鬼身与灵魂不相同,鬼身还有部分相当于人身,只是躯体。灵魂却是精神!就像厉鬼撕扯着她的灵魂,汽车碾压的痛苦已经不算什么!没有叫出声的慕颜凉破天荒大喊一声,精致的面孔变得扭曲,那是因为疼痛!

  疼!疼!疼!这是慕颜凉唯一的感受!身为鬼的她居然流出了汗水,越来越多,多的打湿了血衣。她再度叩紧牙关,不留一丝脆弱给别人看。骄傲的让人心疼。生前一幕幕再度出现,她感受着生前的绝望和恨,以及如今的疼痛。一言不发!冷眼看着电影一样的过去。只是见到师父的那刻,有片刻松动!灵魂疼痛,就更加深刻!

  师父的话,隐约传来!

  “逆天,不是不可为!关键看你,为了谁?值不值得?”

  值吗?值吗?慕颜凉问自己。突然癫狂般大笑!为何不值?有何不值?我欲惊天,我必惊天!就如我欲重生,我必重生!

  疼痛还在继续,有多久慕颜凉记得清楚,是一天又一个时辰。可她却觉得,好像过了几个世纪,几万个日夜。疼痛,终于缓缓减少。血池之上的阎王露出一丝笑容,看了看地狱里永远阴暗的天空,叹了句:“这老头!真是福气!有如此徒弟!”也罢,也罢。他一挥手,血池的人儿已经不见了,血池的血色居然淡了许多。竟然是怕了那个女鬼!

  “福祸相依,谁又说,这不是好事呢?”莫测的摇头,阎王一转身,随着身旁的鬼差,离开了修罗血狱。离开的一瞬间,他想起了女子选择面对修罗血狱时的话。

  “我不是圣人!会痛,会苦,会难受。面对未知的可怕,我不是没想过退缩,可是,今日我退缩了,转世之后,我也必定一事无成。”

  “修罗血狱,未必是谁怕了谁,谁征服谁!不惧,不盲目!哪怕逆天,又有何难?”

  *

  “唔——”

  破旧的木板床上,一个女娃嘤咛一声,突然睁开眼,眼神凌厉如刀,带着些微微迷茫。

  慕颜凉一醒来,就处于这里。破旧的木板床,脏乱的房间,以及坏了半条腿被纸垫高的桌子上的稀薄的汤。无一不告诉她,她,重生了。

  阎王不曾骗她,经历了非人的痛苦,她重生了!

  “嘶——”慕颜凉从惊鄂里回神,不觉到吸一口凉气。掀开只能说是破布的衣服,满是青紫的痕迹,还有几处伤疤。想了想,她便明白了,她怕是重生回了五岁那年。正是隆冬季节,她却不过破布单衣,站在院子一天一夜!差点呗冻死!只因为她饿,多吃了几口。母亲干着急,却只能是被毒打,无能为力。她哭着求他,所得到的,亦是拳打脚踢,踢够了才把她丢进屋子,不是同情,只是怕闹出人命。眼底寒光一闪,慕颜凉周身气势变得黑暗可怖。不再是那个受人欺凌的傻女孩!他,她会留着慢慢玩!

  吱呀——

  破旧的房门被打开,有些佝偻的母亲穿着单衣咳嗽着进门,看见慕颜凉坐在床上,感觉走了过来。“凉儿。怎么起来了。这么冷的天。”

  “妈。”久违的称呼让慕颜凉差点红了眼眶,只是看着母亲一身单衣,她突然神色一变,让程芬也不觉一惊。

  “这么冷的天,妈!你怎么去外面了。”就当没看见那单衣和自己盖着的略微暖和的棉衣,慕颜凉问道。

  提起此事,程芬一笑,拿出背后的药篓,掏出几个草药,她也是中医,只是略懂皮毛。

  “等着,妈给你捣药,敷上就不疼了。”

  “嗯。”看着程芬一下下捣药的模样,慕颜凉眼角一滴泪水滴落,她不着痕迹的擦拭掉。心里只有一句话!

  妈!凉儿不会让前世的事情再发生!决不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