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修罗血狱
云上霜2016-11-22 18:043,213

  荒僻的小山村外,有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无名,远望,犹如一座仙山伫立在山村的东南方。在深山里,住着一位道骨仙风的老者,此刻,那位老者失了往日的淡然从容,反倒是吹胡子瞪眼,看着眼前的眉眼精致的女子,满满的不赞同。

  “徒儿,听师傅一句话,生死大劫并非儿戏!你还是别下山的好。”

  女子一身麻布短衣,朴素而简单。她望着远处的大山,大山连绵起伏,犹如盘龙卧在无上云间,蜿蜒朝着远方延伸。这等美景,不知她可能再看见。

  “师傅,徒儿意已决,多谢师傅多年教导,徒儿恐不能再孝敬师傅,还望师傅见谅。”女子薄唇轻启,眉目淡漠。生与死她并不在意。可若生是以师傅的阳寿来换取,她宁可选择死亡!只可惜,她欠师傅的,太多……若非师傅,恐怕她早已经死在了那个冬日吧。

  闻言,无道老人狠狠叹了一口气,跟了自己十多年的徒弟,他最是清楚,恐怕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决定,害怕自己以命换命,只是,他如何忍心,看着自己的徒儿走向死亡?

  “师傅……”

  “师傅,别说了。徒儿已经决定了。”

  女子转身就走,背影从容,仿佛不是走向死亡,而是一次简单的下山。

  “唉,这丫头啊!我一把老骨头还不得消停。”看着女子坚决的背影,无道老人抓着胡须,摇了摇头。他的徒弟,可不能死!不如,便重活一次吧!罢,罢,罢!

  时间匆匆,距离慕颜凉下山已经几月有余,生死大劫压在她的肩膀,宛如山村的大山厚重。只是已经做好了死亡准备的慕颜凉并不在意。是她懦弱吧!从来不敢面对,只会顺其自然,承受命运的不公。只是要怎么反抗?用师傅的命来反抗这该死的命运?她,做不到!

  慕颜凉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明明身在此处,却好像恍恍惚惚,不知时间几何。不久前帮了个富人治病,他似乎给了自己一套别墅,慕颜凉想了想,不如去那吧。想着,慕颜凉脚步加快了些,不知为何,她有种不好的预感,随着她不断加快的速度,越来越深,难以忽视。

  “啊!小心!”慕颜凉听到马路旁有人大声的喊叫,猛的停下,眼睛望去,骤然一凛。

  街道上,一辆疾驰而来的大货车直冲向一个妇女,妇女手上还拉着一个婴儿车,因为没有丝毫预料,此刻完全被吓呆了,直愣着看着货车朝自己冲来。那货车刹车似乎失灵了,速度意外的快,只一秒钟就要撞上那个妇女。慕颜凉身子一闪,眨眼间便到了马路中央,一把推开妇女,踢走婴儿车。

  “砰!”

  慕颜凉来不及逃离,疾驰的货车砰的和自己的身体来了个巨大的碰撞。慕颜凉的身体在巨大的撞击下划了个弧线,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觉得骨头已经碎裂,唇上的鲜血怎么也止不住。耳边响起一阵嘈杂。

  “快,救护车,救护车!”

  “死人了,撞死人了!你们愣着干什么!电话,打电话啊!”

  “好多的鲜血,估计活不了了,天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子!”

  ……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慕颜凉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片殷红。这是,死亡吗?……

  生命的流逝,从未有一刻比此时感受的清清楚楚,她的眼瞳慢慢涣散,无光。只是,她仍旧唇角带笑,笑的凄厉却不颓废。死前,能做一件好事,也不辜负这世上走一遭了。她不后悔,只是没有活够,她只有二十三岁,却没有一日,为了自己而活。无限死气从她身上溢出,分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她睁大眼睛,似乎想看看这负她欺她的世界,想看看这让她苦了二十三年她却仍旧眷恋的世界,最终,神采渐无。她医术超凡,也知道,该走了。眼睛渐渐合上,往事却慢慢浮现,清晰如昨日。

  她是慕颜凉,一个被人贩子拐卖的女孩,亲生父母是谁,她不清楚,可是,卖走她的一家人,她清清楚楚!那丑恶嘴脸让她作呕,三岁被拐,做了慕家闺女,若是享福倒好,可又怎么可能?她的养父是个酒鬼,每每喝醉了酒便会毒打她,辱骂她,说她是个赔钱货。唯一对她好的母亲,也在她十岁那年,在酒鬼养父的毒打下离开了人世。此后三年,她的生活,比之地狱也不为过,每日一顿打到是小事了,她那养父更是迷上了赌博,因为赌博,输了一大笔钱财,居然要把年仅十三岁的她送给一个大腹便便,有侵犯虐待女童爱好的中年男人。

  她自然不从,沉寂了十年的恨,在那一刻,汹涌而出。她恨!恨天道不公,恨人心叵测!那种恨,吞噬天下!恨恨恨!生命里,好像只有了这种情绪!

  和酒鬼养父打了起来,结局,显而易见。一个从小不补充营养的面黄肌瘦的小女孩如何与一个中年男人打架?尽管他已经被酒掏空了身体。

  记忆里,那是他最后一次殴打,棍棒相加。她断了胳膊,鲜血喷涌,染红破旧棉絮,在那个新年里,差点离开人世。

  酒鬼养父以为她死了,连夜把她丢在了大山里,不想,她命硬,被一个道骨仙风的老人所救,她拜他为师,学阴阳,国学,琴棋书画,医术,武道,天文地理。师父对她极好,更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在山上一学就是十年,这一年,她二十三岁。离开了师父,离开了山。却看见他那酒鬼养父,骂骂咧咧的回家。如此,不送他一程,岂不可惜?这是她杀的第一个人,她却格外淡定,无悲无喜。

  呜呜呜——

  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可慕颜凉只觉得这仿佛是催眠曲,所有的回忆都渐渐远去,慕颜凉彻底阖上了眸子,一滴泪,说不清为谁,悄然划过脸庞。

  *

  地狱无尽的幽冥之火焚烧着,阴冷的绿色磷火在不算黑的地方里闪烁,呜呜呜的声音响彻,恐怖森冷。黄泉路上,一路荼靡花开,曼陀绽放,鲜艳摇曳。奈何桥上,麻木的鬼魂排队喝了孟婆汤,去了六道轮回。

  “走吧。”鬼差拉了一把慕颜凉。不消多时,就到了地方!

  阎王殿!

  慕颜凉皱眉,死亡后见到阎王几率其实不大,她虽然是刚刚死去,也听得师父说过,通常它们这些新鬼都是交由判官,根据它们的生前历经,判断它们是投胎成人,还是进入牲畜道,或是十八层地狱。

  “慕颜凉?”阎王看着下方不跪站着笔直的女鬼,冷声道。

  “是。”慕颜精致五官上全是淡漠,既来之则安之,但要她跪?不可能!哪管你天王老子!就是不可能!除了师父,她还没跪过谁!这是她的傲骨。

  “你还真是大胆!知道我是谁吗?”阎王眼底划过赞赏,语气却不减阴寒。

  “阎王。”废话,坐在高位,鬼不知道你谁,才怪了。

  想了想,阎王也觉得问的不妥,掩饰的轻咳几声。“你难道不想知道本王为何让你来此?”

  “想。”慕颜凉点头,语气有恭敬。她有傲骨,却不是不懂得进退。不懂进退,那是莽夫。“还望阎王解惑。”

  “想重活一次吗?”阎王没有说出前因后果,只是问道。

  “六道阴阳,法则天定。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我通阴阳,自然知晓重生乃逆天而为。所付代价不可同日而语。”斟酌了言辞,慕颜凉缓缓开口:“您问我可想重活,不敢欺瞒,谁不愿重活一世?我自然想。可这乾坤阴阳,又会是如此简单,想逆就逆?”

  “哈哈哈!不错!乾坤阴阳,自然不是想逆就逆。”阎王大笑,目露赞叹。不骄不躁,重活的愿望那样强烈,可就是如此,也不曾盲目应答。此女。日后必然不俗。如此,帮她一次又何妨?何况……他也嘱托了啊!不帮不行。

  慕颜凉不语,心思百转。

  不是想逆就逆,就说明,可以逆,只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果然,阎王接着开口:“有一处地方,过去了,就是重生,过不去就是灰飞烟灭。”他要帮她,只看她有没有那个勇气,没有,那么,他没必要帮她。

  “哪里?”慕颜凉问道,没有决定,只是问。可心里,已然有了抉择。

  “修罗血狱!”

  *

  巨大的血池吐出血泡,空气里是一股恶臭,浓重的血腥味仿佛化成了实质,让慕颜凉觉得窒息。她望着丝毫没感觉的阎王,转身,踏入血池。一身白衣瞬间开出血色的花,妖娆致命。

  疼痛蔓延全身。那种痛苦,是以万箭穿心,千刀万剐都难以形容的。仿佛汽车碾压着身体,缓慢的,一寸寸的碾压,疼的她忍不住发抖,抽搐。几乎要叫出声来。慕颜凉脸色煞白,比起鬼时的白更加的苍白和脆弱,她紧紧咬着唇,出了血也不清楚。只是对抗着身体的痛苦!那种痛,完全让她忘记了其他的痛苦!因为比起来,下唇的痛,完全不值一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