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品茶,难吗
云上霜2016-11-22 18:042,410

  “师父。”慕颜凉推开门进去,无道正在泡茶喝,真不知道师父是何等身份,喝的茶也是极品。慕颜凉撇嘴,曾经她也问过师父他的身份,结果他总是三言两语的搪塞过去,真是……

  “来了。”无道头也没抬,仍旧泡着他那茶,语气里满是万事尽在心中,并不疑惑她的到来。

  “师父,我要走了。”慕颜凉说道,语气里几分苦涩流露,算算前世,她可以说很少离开师父身边,如今一别,恐怕要很久了。

  她,还真的有些舍不得呢。

  “苍鹰,是不该拘泥在这小小地方,唯有广阔蓝天方才是它的归宿,在这里,它没有丝毫价值。”无道神色淡淡的,一点也没有离别的不舍,仿佛经历了无数次离别。

  苍鹰,离别吗?慕颜凉突然想通了什么,释然道。

  “我明白了。师父。”是啊,她若想成为苍鹰,就该展翅高飞,如今一次的离别,她就难以割舍,那么未来她注定没有多大的成就。

  放下,何不是一种成全。师父在放下,放下不舍,放下拘泥去成全自己,难道她放不下吗?

  “记得无论何事,保守本心。今天之事,你做的很好。”茶已经泡好了,香气氤氲在屋子里,莫名使人沉静,无道的声音廖远而深邃,“道中之道,唯成而已。成人之美,成己之美。非杀而止,孽多种者,凶也。成多行者,善也。然,大凶之人,以杀止杀,乃道也。知否?”

  咀嚼着师父说的话,慕颜凉自然知道师父的意思,那便是不该死之人,不杀,该死之人,不留!就如同今日对待赵同等人,他们生性非恶,留他们,成自己,亦是一种善,而今日若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恶之人,那就该用喷涌的血,止住他们得杀孽,这亦是善。

  善,行善,却不是行伪善,行蠢善。行善,不代表不能杀人,只是不能乱杀,嗜杀罢了。

  “徒儿知道了。”明白以后,慕颜凉顿觉灵台平明不少,就好像推开迷雾后的神清气爽,无法以言语形容。

  “呵呵。来,尝尝。”把大红袍倒在檀香木做的的茶杯里,茶汤呈着深橙黄色,清澈艳丽;叶底软亮,叶缘朱红,叶心淡绿带黄,妙不可言。无道把茶递给慕颜凉,茶,是好东西啊!

  把茶杯放在鼻下轻嗅,香气便涌入鼻中,是淡化尘世喧嚣的寂静,一切,都静了下来,只有飘着清香的一盏茶,丝丝缕缕,超脱凡尘。

  慕颜凉低抿一口,入口醇厚,齿颊留香。“好茶!”

  “凉儿可知此茶出自哪处?”师父明显是想考考她嘛。慕颜凉轻笑,吐吐舌头,调皮而活泼,“师父以为凉儿把茶道都忘记了啊?”

  “大红袍,唯武夷山最为正宗,誉为茶中之王。属于叶红镶边的“半发酵茶。其条形壮结、匀整,颜色是深褐色,格外的鲜艳,冲泡后茶汤呈橙黄色,格外的清澈;叶底软亮,叶缘朱红,叶心呈现出淡淡的黄色。

  最关键的是呢,它喝起来会有妙不可言的岩韵!”

  “而此茶……”慕颜凉看着旁边几叶茶叶,笑的狡黠。“岩韵甚浓,桂香味重,闻来便神清气爽,品来更是口齿留香,余韵不散。叶片匀整结实,条状。冲成茶水,色泽艳丽清澈。凉儿想,此必然是武夷山顶级大红袍。”

  “哈哈,不错不错!”无道捏着胡子,笑得开怀,不愧是他的徒弟,就是厉害!

  “品茶,难吗?”他这个徒弟,需要学得,还太多。所幸,她甚有慧根,一点就通,也许,能和那里为敌。

  品茶,难吗?慕颜凉差点说出难,可转念一想,难吗?难在哪里?她想不通,如此看似简单的问题,她想不通。

  无道拿起茶,喝了一口,轻轻放下。像是回味的躺在摇椅上。

  “走吧。会再见的。”无道摆手,并没有听慕颜凉的答案,仿佛那个问题只是随口一问。可真的只是随口一问吗?下了山的慕颜凉仍旧在思考着。

  品茶,难吗?

  从开始到结束,茶的工艺制作流程需要格外的细心。包括茶具也需要与茶相适应,这样才可以泡出一杯好茶。如此,不难吗?可似乎,这样子的回答,又是错的。

  她以为学到的已经很多,可原来只是皮毛。总会懂得,慕颜凉有一种感觉,等她真的明白的时候,该是她成就大道之时。多想无益,踏着漫山大雪,慕颜凉走到了家门,远远看见周猛,不觉眉头一皱。他,还来干什么!

  “养父。”

  “凉,凉儿啊。”周猛吓了一跳,待看见来人,心里更是恐惧殊甚。

  “你来干什么?”慕颜凉声音比起她的眉眼更显得冷淡。

  “没,没什么!”周猛心里一跳,想起那里的东西,又壮了壮胆子,狠辣一闪而过。

  “这不是城镇突然有个赌石市场,我想……”

  “想要钱?”嘲讽的看着周猛,自从那一棍落下,她与他之间,再没有关系!前世她杀了他,今生,她放他一马,但如果他非要找死……

  “咳。我……”周猛脸色难看。

  “可以,五千,和我母亲离婚。”只有如此,才一劳永逸!想来,母亲也是愿意的。等他们离了婚,她就带母亲离开这里。

  “离婚?!”周猛尖叫一声,可是想到那五千块钱,心里一阵纠结。同意,还是不同意……

  如果拿到那五千块钱,也许他能够一夜暴富!如此,要这又丑又老的老婆干什么?和自己做对吗?狠了狠心,周猛一把抓住慕颜凉,“你真的可以给我五千块钱吗?”

  “可以。”打开周猛的手,慕颜凉心里很冷,这冬日的冷也没有她心里冷。这就是她的养父!为了五千元就可以放弃陪伴自己半生的妻子,呵呵……

  明明他的答案是自己想要的,可是从他口里说出来,她还是彻骨的凉。

  从房间里进去,慕颜凉拿出程芬藏起来的钱,抽走五千扔给周猛。

  “明天。我要看到你们离婚,不然……”这声音是威胁,也有凄凉。

  “当然,当然。”拿到钱,周猛开心的笑着,一溜烟就跑走了。

  慕颜凉心里冷笑,前世今生她和母亲所受的痛苦,岂会让他这么简单就走了?收回指尖的灵力,慕颜凉看着周猛远去的背影,灵力,可救人,也可伤人。此刻周猛还不觉得,但不久之后,他就会发现他的四肢再也无力去打人,一个残废,还能做什么?

  搞定了周猛,慕颜凉低头思索,赌石吗?也许,她可以去看看。藏在家里的钱还有五千和一张两万元的存折,这是程芬几年来积攒下的。慕颜凉拿走五千,她需要本钱,叹气里慕颜凉迈向了城镇。

  她的目标,赌石市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重生,养只阿飘来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