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
汐熙2017-01-15 18:083,726

  大姐,你能隐晦点不?

  梁辰的脸终于成苦瓜脸了,这位大姐要再说下去,她就可以便秘去了。这都什么理啊,虽然仔细想想是有那么点道理,但是……为什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梁辰扭了扭身子,心情不好或是烦躁时,她就会有各种小动作,扒头发啊扭身子啊,今天的头发弄得有些整齐,她不好扒,所以只能扭身子了。

  扭,我扭,再扭……

  梁辰扭得不亦乐乎。

  “你在干什么呢,小别扭。”

  不知何时,陈锦年已经突出了重围,坐在梁辰的身边。梁辰的脸瞬间爆红,这大庭广众之下,这情调的……陈锦年还真是高手啊。

  “呵呵,这位大姐……哦,不是,这位女士想认识一下你。”

  虽然觉得为难,梁辰还是勉为其难地为某女做介绍。

  “哦,你好,我叫陈锦年。”

  “啊,你好你好,我叫徐莉,是梁辰的大学同学,你叫我莉莉就可以了。”某女伸出爪子,与陈锦年握了握。

  靠!梁辰真心敢用陈舒年的人格担保,这位大姐的爪子居然在陈锦年的手心挠了挠,真的,她看得一清二楚。挠你妹啊挠,她……要狂躁了。

  陈锦年不着痕迹地抽回手,甩了甩,这个动作令梁辰十分高兴。

  不过,等等!

  她说她叫徐莉?

  这句莉莉梁辰终于有印象了,但是……这张脸明明就不是莉莉的脸啊,绝对不是!她敢拿陈舒年的人格担保。

  梁辰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使劲地盯着莉莉的脸看着,真的,她确定,这真的不是莉莉的脸。

  “你是莉莉?”

  莉莉明明是走可爱路线的啊,眼前的这位大姐……明明很风情。

  “你不知道我是莉莉?”

  你把脸整成这样鬼才知道,梁辰心中腹议,但没吱声,这种事,还是该低调的。

  “哈哈,看来医生的技术不错。”

  这什么情况?她好心替她兜着,她自己倒抖了包袱。

  梁辰觉得现在的人什么都在进步,就唯独一点,时间观念不进反退,这都离喜帖上喜宴开始的时间过去近一个小时了,连个冷盘都还没上。

  她好饿啊。

  “你怎么了?”

  刚刚还一副全身心投入战斗的梁辰,现在整个人都很没有精神地趴在桌子上。

  她这是何苦呢,不仅一点都没有打击到敌人,还被敌人给策反了。

  她为了参加这个婚礼,已经有一天多的时间没有吃东西了,现在两眼都开始放绿光了。

  “好饿。”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挨饿了。这事你要干得好吧,还叫减肥,但像梁辰这事……就完全是在自虐了。

  “吃块巧克力垫垫肚子吧。”

  陈锦年像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到梁辰面前。

  “你怎么会有巧克力?”

  梁辰接过巧克力,在这关键时刻,这已经不单单是一块巧克力了,这已然成了一块……救命的巧克力。

  “怕你饿啊,一般婚礼能有几个能准时开席的,况且,谁让你那么久不吃东西,现在饿了吧。”

  他要一步一步地策反,要一点一点地侵蚀,要梁辰这辈子都离不开他,他是糖衣炮弹。

  “忘了嘛。”

  其实她才是那个参加第四十五场婚礼的人,不过,她似乎从没注意过这些问题。

  梁辰咔咔两口,将巧克力咬进嘴里胡乱地嚼几口,再喝了口陈锦年递过来的茶水,将巧克力吞进肚子里,肚子里有东西的感觉,安全多了。

  “陈总真是细心啊,没想到陈总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还这么会照顾人。”

  徐莉又黏了上来,对着陈锦年搔首弄姿了一番之后,好像刚刚那个吃巧克力的人是她似的,用甜到腻死人的声音道:“陈总,人家也饿了,你那儿还有没有巧克力?”

  梁辰又喝了一口茶,因为徐莉的话,后劲有些猛,一个不慎茶水顺着下巴就流了下来。

  陈锦年拿出纸巾专心地替梁辰擦着,过于专注的眼神与动作,令梁辰好不容易白回来的脸色瞬间又爆红。

  调情高手啊高手。

  陈锦年擦完之后才回过头回答徐莉的问题。

  “有是有,不过不能给徐小姐呢,我怕辰辰一会儿还饿,不好意思。”

  徐莉的脸色僵了僵,梁辰在心里暗爽了一把,让她歧视未婚女性!她们也有很大的魅力好不好。

  虽然站在台上的新郎菜了些,但是梁辰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对新娘十二分的羡慕。

  什么时候她才能披上那件只有新娘才能穿的婚纱呢?真美啊。梁姥姥说,女人这一生中最美的两个时刻,第一个便是结婚时穿上婚纱的那一刻,还有一个便是有了孩子,生下自己与爱人爱的结晶的那一刻。

  梁姥姥这个过来人说得十分正确,台上的女人这一刻迎来的是所有关注且祝福并羡慕的目光。

  “辰辰,羡慕吗?”

  嗯嗯,十分羡慕。

  梁辰点点头。

  “辰辰,想结婚吗?”

  嗯嗯,十分想。

  梁辰继续点头。

  “那我们结婚吧。”

  嗯?结婚?他们两个?这戏是不是做过头了?

  梁辰收回黏在新娘身上的目光,复杂地看了陈锦年一眼,那一眼包含了很多情绪,但却没有一种是欣喜。

  她仍然遗憾。

  接下来的时间,梁辰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听新郎与新娘那一长段或真或假的感人肺腑的话,她只希望喜宴快点结束,她想要一个人待会儿。

  可惜,新郎与新娘似乎铁了心要帮大家减减肥,足足说了七八分钟还没有停的意思,梁辰再次烦躁地扭了扭身子。

  “别扭了,人家看着呢。”

  陈锦年按住梁辰的身子,对于梁辰的反应虽然失望,却也是意料之中。

  “我去洗手间。”

  台上的新娘已经开始喷泪了,台下也有不少人开始抽纸巾了,梁辰不喜欢太过煽情的画面,借着尿意,遁了。

  一关上厕所门,梁辰便虚脱般坐在了马桶之上。陈锦年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呢,明明知道她会把持不住。

  她刚刚差点就点头了,她心里多想答应啊。可是……

  抚上心口,那里淡淡的,却是撕心裂肺的痛楚。她的未来之路,她想都不敢想。

  她以前一直把陈锦年当作弟弟看待,是真的当弟弟看待,她有妹妹,但关系并不好,所以有时候她觉得有个弟弟也挺不错。陈舒年说她智商低反应迟钝也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梁辰真到大二那年暑假才知道陈锦年喜欢她。

  梁辰从大学开始,寒暑假除了与陈舒年腻在一块之外,还偶尔出去做做兼职,诸如发传单或是商场活动的时候搭把手什么的。

  虽然梁辰她们班上全是女生,整个系也没几个男生,但是梁辰学校最好的专业是机械工程啊,那可是男生的天下。在这样的一所学校里读书,怎么可能……交不到男朋友呢。

  不过,梁辰还真是没有。如果硬要扯上一个的话,那也只能算是男朋友未遂。

  梁辰大二那年基本上整个暑假都在帮人发传单,梁姥爷与梁姥姥其实并不反对梁辰去做这些事,倒是陈舒年颇有些微词,好好的细皮嫩肉的一个姑娘,晒得跟难民似的。

  那时候梁辰每天早上都有个高个子男生骑着自行车,站在院门口等她,到了下午的时候,他又骑着自行车把她送回来。那个画面那种感觉,就跟梁辰后来看的那个电影《情人结》似的。

  只可惜,他们的命运,比《情人结》里男女主角的命运悲惨多了。

  后来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个男生忽然就不来找她了,打他手机也总是要么不接,要么直接挂掉。这样的行为,直接伤害了梁辰还算懵懂的心,怎么好端端就跟抽风了似的,为此梁辰还“萎靡”了好一段时间。直到后来陈舒年来告密,梁辰才知道原来这一切是陈锦年干的好事。

  于是梁辰“怒发冲冠”地去找陈锦年理论,结果没有理论成,反倒被流氓了一番。

  梁辰当时吓坏了,虽然她已经是个大二的学生了,谈恋爱拉拉小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要知道,陈锦年那时候还是个高中生啊,身为高中生的他啃了身为大学生的她的嘴……这真是太刺激了。这刺激可比梁朵制造的那些小刺激 强多了,梁辰心脏都快负荷不了了。

  想到这里,梁辰不由得想起一件事,似乎陈锦年这几年的招数永远是那几招,要么将她按到墙上啃,要么将她按到门上啃。

  只是她自己后来的反应渐渐不同了。

  梁辰大二那年暑假被陈锦年啃了之后,梁辰非常迅速地甩了陈锦年一个耳光,一边甩一边骂着小流氓。到后来,梁辰被啃了之后,不会再甩陈锦年耳光了,而是冲进厕所甩自己耳光。

  从那时候起,梁辰与陈锦年的有关系就一直别扭着。

  原本梁辰以为,毕了业之后她就搬出大院,离陈锦年远一点,不是都说爱情经不起距离吗,她给他们俩制造点距离,这样陈锦年大概就应该清醒了,就应该能清醒地认识到他们两个之间的差距了。没想到,这下倒彻底给了他一个方便。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反正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的,梁家上上下下除了梁朵那小丫头之外,所有人都参与将她打包送到陈锦年身边的行列中。

  陈锦年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无乐无穷,但要妄想跟长辈斗,那就是其傻无比了。

  梁辰也傻过,可事实证明,她傻得很二百五。

  坐在马桶上垂着头的梁辰,心里不断挣扎,她真的不想从马桶上起来,她想一个人待着。就算只是坐在马桶上发呆也好,她不想回到桌子上去,面对陈锦年失望的眼神。

  可这毕竟是别人的喜宴,哪有人参加婚礼从头到尾都是在厕所的马桶上度过的呢。

  梁辰虽然万分不情愿,但还是挣扎着出了洗手间,回到喜宴上。

  “哎,你是不是跑厕所里偷偷乐去了?”

  徐莉一见梁辰出来,立马又黏了上去,双手还擒上了梁辰的双臂。

  “我偷偷乐啥。”有啥可乐的,梁辰抽出手。相对于徐莉的话,她显然对已经上了的菜比较感兴趣。

  “那位刚刚不是跟你求婚了?别说没有,我都听到了。”

  大姐,你是招风耳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爱一下你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爱一下你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