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十倍奉还
梦妹纸2016-12-06 02:163,629

  这么晚了,他要干什么?

  没容她多想,许翼轩又敲了敲门,不耐烦的吼了一句,“快开门。”

  顾清虞眉梢闪过一丝无奈,开了门给他。

  “喂,你怎么这么没礼貌。”见他大步走进来,顾清虞皱着眉头,盯着他。

  他眉峰一挑,霸道地开口,“这是我的家,我想进哪就进哪。”语气分明有些无赖。

  走到沙发边坐下,他把药用箱放在桌面,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顾清虞一脸莫名其妙,压根儿就不想鸟他。

  许翼轩怎能忍受别人的无视,直接走了过去,攥住她的手,就往沙发那边拖。

  “喂,你轻点,我好疼!”顾清虞紧皱眉头。他正好捏住她的淤青处,简直雪上加霜。

  “坐下。”他没有理会,一边打开药用箱,又说道:“把手拿出来。”

  “不用了,我自己一会涂点药膏就行。”顾清虞真的怕他了,她这个下人怎么能劳驾这位大少爷帮忙擦药?

  “快点,矫情,女人就是麻烦!”许翼轩一本正经地说着,手里已经沾了些药油。

  室内晕黄的灯光,照在他那张年轻又俊朗的脸蛋,他的表情,居然有那么点可爱。顾清虞撇撇嘴,把手交给他,心里嘀咕:都不知道是谁矫情。

  “嘶——好疼,你能不能轻点。”

  他开始擦药油,顾清虞忍不住大声喊了句,想缩手,却被他紧紧扣着。

  “不疼怎么叫擦药油,忍着。”许翼轩一手紧紧扣住她的,另一只手毫无技巧使劲揉淤青处。

  顾清虞都想晕过去,有他这样擦药油的嘛!

  “诶,你身子摆过来一点。”他老觉得不顺手,又开始各种挑剔。

  顾清虞只要按他说的,靠近了一点。

  他手关节却不小心磕到她的另一个手臂,刚好撞上她骨头尖儿,“许翼轩,我不用你擦了。”

  被他撞到的手臂又酸又麻,这小子擦油就擦油,动作这么大而夸张干嘛!

  “本少爷好心帮你擦油,你还挑三拣四,欠揍?”他扭过头来,佯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动作却轻了一小丢丢。

  顾清虞看着自己被他撞疼的手臂,红了一大片,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儿估计又要淤了。

  但她知道,自己越挣扎,他就越暴力。只好闷声忍着,让他“折腾”完。

  经历了一场痛苦的擦药油之后,许翼轩终于走了,顾清虞也早早睡下。

  第二天,她早早起来,收拾好自己,准备去学校报到,就见许翼轩在门口等着她。

  “上车!”他穿着一件白色T恤,亚麻色长裤,阳光帅气。看见她出来,扭了扭脸,当先跳上了悍马车。

  “你自己坐车走吧,我坐公车!”顾清虞绕过车子,向大门口走去。

  “我说顾清虞,你知道好歹吗?”许翼轩吩咐司机启动车子,追上来。

  悍马车的轰鸣声很大,他的吼声更大,明显带着恼火。

  顾清虞皱眉,根本不搭理他。

  两人一个坐车,一个步行,很快就到了大门口。

  许翼轩似是气急了,跳下车,抓住她双肩包的带子,就把她往车里塞。

  “顾清虞,你听话一点会死吗?”

  顾清虞:“……”他在说他自己吗?

  去学校的路上,司机王叔把车子开得很稳,两人却一路无话。

  到了学校,由于顾清虞是新生报道,还要办一些繁琐的手续,许翼轩便先回了班级。

  虽然没了他的帮助,很多手续办起来十分费劲,不过顾清虞却乐得他先离开。

  昨天的苏晴已经给了她一个教训,她不坐他的车子,也是因为不想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如果在学校里和他一起走,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然而,顾清虞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她办完手续,回班级的时候,第一节课的铃声刚刚响起,班主任已经站在了讲台上。

  她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正想去距离许翼轩最远的位置坐下,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他忽然抬起头,手举得高高的。

  “许翼轩,你有什么事?”班主任看向他。

  “老师,顾清虞是我的陪读,坐在我旁边吧!”许翼轩指了指自己的空位置。

  这话就如同一枚炸弹,让给整个班级都沸腾了。

  不少爱恋许翼轩的女生,一个个地看向顾清虞,眼底带着显而易见的敌意。

  许家在学校可是大股东,班主任对许翼轩提出的要求自然应允。她点点头,对顾清虞说道:“同学,你进去坐吧!”

  “谢谢老师。”

  顾清虞无奈,礼貌地点了点头,走到许翼轩旁边坐了下来。

  整整一节课,她一句话都没和许翼轩说。许翼轩也懒得搭理她,一直闷头睡觉。可尽管如此,她依旧被那些女生针对的目光盯得难受。

  下课铃响后,她刚要去洗手间,苏晴就走了过来。

  她把一张一百块丢到她桌面,“帮我去买瓶水回来。”吩咐完,一屁股坐在她前排的位置上。

  “为什么?”

  顾清虞皱眉,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听她使唤。

  “我和翼轩的关系,难道你还不懂?你是他家的下人,自然也是我的。”苏晴故意把下人两个字说的很大声,柳眉一挑,扫过一抹跋扈嚣张的气焰。

  顾清虞愣了愣,压下怒火,拿着钱走了出去。

  她不怕苏晴,只是懒得和她闹。

  马不停蹄的去了洗手间,又帮苏晴买了水,顾清虞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时,已经上课了,而她笔记都没来得及抄完。

  接下来,每次下课,苏晴都会打发她去买东西。面包,本子,支使的她没有片刻空闲。

  顾清虞一忍再忍,等她把本子买回来后,第三节课的课间休息已经要结束了,黑板也已经擦得干干净净。

  她恍然大悟,自己为了帮苏晴做事情,漏掉了整整三节课的课堂笔记。

  她心里气得不行,却忍着不发作。把本子给了苏晴后,许翼轩也刚好醒来了。

  她碰了碰许翼轩的手臂,有些担忧地问道:“我课堂笔记交不上去,学校处分我,许家会帮忙摆平吗?”

  刚睡醒的许翼轩还有点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没做声。

  苏晴又转过身来,满脸嘲弄,似是在笑她的自不量力,道:“顾清虞,我朋友饿了,你去打份早餐回来。”

  “现在都下了第三节课了,食堂早就没早餐买了。”顾清虞冷着声拒绝。

  她被折腾的双腿发酸,笔记还不知道去找谁借来抄,不想再继续忍耐下去。

  “你怎么这么笨,出去学校附近的早餐店买啊!”苏晴一脸理所当然,双手环胸,十分不屑地盯着她。

  “现在还没有放学,我怎么出去?”顾清虞反问。

  “爬墙啊,别告诉我,你连爬墙都不会。”苏晴又说道。

  顾清虞冷冷一笑,讽刺地回道:“你以为个个都是猴子,会攀爬的本领?”

  “嗤……”

  “哈哈哈……”

  她的话一说完,惹得全班哄堂大笑。

  苏晴得意的脸迅速涨红,恼羞成怒,一手拍在她的桌上,“砰”地一声响,全班倏然安静下来。

  “顾清虞,你找死是不是?”她怒瞪着顾清虞,“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明天就不用来上课了?”

  “呵!我拭目以待。”顾清虞一点都不害怕,毕竟她可是许家安排进来的,许翼轩的陪读。

  “你……”

  苏晴气急了,嘴唇直哆嗦。

  她余光扫了眼许翼轩,见他并没有理会她们之间的事情,胆子大了起来。

  利落扬手,“啪——”一巴掌打在顾清虞脸上,情绪的五指印就浮现了出来。

  顾清虞捂着脸,怒火燃烧起来,再也压制不住。猛地站起身,用更大的力道,打了回去。

  苏晴“啊”的一声尖叫,满脸不敢置信。

  她颤抖着手指指着顾清虞,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说话都有些不清晰:“顾清虞,你个下贱的东西,你敢打我?”

  顾清虞冷笑,毫不退缩:“苏大小姐不用客气,礼尚往来而已。”

  四目相对,两人之间流动着冷气,令课室的气氛诡异极了。

  所有人都看着顾清虞,好像她是小怪兽。

  苏晴家世好,在班里是出了名的骄纵,鲜少有人招惹。而顾清虞的做法,无疑是刷新了他们的下限。

  顾清虞讨厌这种闷闷沉沉的气氛,每个人的眼睛都集中在她身上,有诧异,有兴味,就如看闹剧的看客。

  她忽然不想呆在这儿,转身就想离开。

  终于,一直沉默的许翼轩开口,“站住!”

  顾清虞停住了脚步,却迟迟没有转过身去,手紧紧一握,心里有一丝愤然。这小子,是要替苏晴报仇吗?

  “回来。”许翼轩又命令地说道。

  她一动不动,就站在那儿,似乎听不见他的话。

  苏晴在一旁听着,心一喜,眉眼却染上浓烈的委屈,“翼轩,我只是让她帮我买点东西,顺便习惯地形。可是……她不但不领情,你睡着的时候,还对我出言不逊呢!”

  “我叫你过来。”许翼轩根本不理她,又对顾清虞命令。

  她这才走过去,瞪了他一眼,“干嘛?”

  看着她眉眼染上的不情愿,许翼轩心里了然,笑了。

  他强硬地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扫了苏晴一眼,话却是对顾清虞说的,“你不知道什么叫十倍奉还?”

  在场的人再次惊呆。

  许大少,这是要替这个新来的丫头,教训苏晴?

  连顾清虞也是一惊,这是——

  “打回去,十倍!”许翼轩一字一顿,紧抿地嘴角划过一丝狠意。

  “翼轩,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苏晴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居然为了一个卑贱的下人,这么对她?

  顾清虞当然是不会再动手,她可不想和苏晴一直纠缠下去,淡淡道:“算了吧!”

  “你不打是吧,那就给我乖乖坐着。”他一把将她按在凳子上,随便招了一个同学,指了指苏晴,命令道:“你过来,你替她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糖初恋:俘获太子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糖初恋:俘获太子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