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树欲静而风不止(2)
九月2016-12-02 22:122,407

  宁玉槿当天夜半就生病了,发高烧,浑身烫得都能煎熟鸡蛋了。

  香月拧了一条湿帕子,给她搭在额头上,脸上焦急万分:“怎么突然就病了?”

  宁玉槿感觉身上的热气退了一些,偏过头去,倒出一颗药丸,默默地塞进了嘴里。

  于是,宁玉槿的高烧一晚上都没退。

  香月拿出她平日里应急的退烧药给她吃,却一点作用都没有,急得俩小丫头都快哭了。

  宁玉槿中途醒过一次,撑着虚弱的身子起来,让香月铺开笔墨写了一张药方,让香巧去万安堂抓药。

  这一折腾,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早上。

  宁玉槿喝过药后,高烧总算是退了。不过整个人都病怏怏的,虚弱得连坐都坐不稳。

  期间大夫人也派贴身的丫鬟来看过,一看到她这要死不活的样子,顿时脸色不好地离开了。

  都成这副模样了,如何还能去牡丹会?

  所有人都一脸愁容,唯宁玉槿嘴角往上翘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香月出去打盆水的功夫,进来的时候脚下步履匆匆,一脸焦急神色:“小姐,不好了。”

  “怎么了?”宁玉槿朝她看去,就见她身后香巧磨磨蹭蹭地跟了进来,低垂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她目光随即落在香巧身上:“香巧又犯什么错了?不会把我那只琉璃夜光杯给打破了吧?”

  “不是啦。”香巧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再说话,只伸手拉了拉香月的袖子。

  香月吸了口气,拿出一只碧玉簪,递到了宁玉槿面前:“小姐可记得这只玉簪?”

  宁玉槿一脸的茫然:“香月,你知道我对这些东西无爱的。”

  她宁愿像男人一样用发带束发,也不愿在脑袋上插那些金云珠玉的东西的,所以问她这个问题,那无疑于问和尚什么是肉味一样了。

  更何况她的东西,香月不是最清楚吗?还拿来问她做什么?

  香月一见宁玉槿那模样,就知道她没印象了,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这支簪子是二太太上次过来的时候带的见面礼,全宁伯府的几个小姐一人一只,簪上的雕花分别是梅兰竹菊。”

  这样一说,宁玉槿好像有些印象了:“那天我没去,所以她们三个选剩下的那支簪子就是我的。我记得好像是菊花吧…”

  “谢天谢地,小姐你终于想起来了。”香月竟是大松一口气的模样,“你当时说菊花寓意不好,不愿意要,便随手扔给香巧了。”

  宁玉槿点头:“是有这么回事来着。”

  作为一个现代人,请原谅她对菊花这个词语深深的曲解吧。这么一个博大精深含义深刻的词语,简直想让人不想歪都不行啊!

  不过讲了这儿半天,香月到底想说什么啊?

  香月看着宁玉槿还没搞懂的模样,顿时抓狂:“小姐,你好好看看,这支玉簪上雕着的是什么花纹!”

  “好凶。我可是病人。”宁玉槿嘟着嘴不满地抱怨一句,却还是低头将玉簪翻着查看了一下。

  “咦?兰花?”一道光闪过脑海,宁玉槿顿时坐起身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宁玉凝尤爱兰花,这支簪子不会是她的吧!”

  香月点头,一副“您老总算是开窍了”的表情。

  “她的簪子怎么会在你们手里。”宁玉槿躺了回去,伸手揉着眉心,直觉又有事情要做了。

  香月回过头去瞥了香巧一眼,道:“香巧出去给你抓药的时候遇见二小姐身边的巧玲了。那丫头拦着香巧非要给她道歉,说是上次不该泼她水,还把这簪子给香巧当了赔礼。香巧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把东西给收了。”

  宁玉槿听完之后又好气又好笑,抬眼瞪了一下香巧:“她脑袋里都装着吃的,哪还有空去想其他的。”

  “小姐!”香巧一跺脚,羞得满脸通红。

  香月将香巧拉到一边,伸手摸了摸宁玉槿的额头,感觉不太烫了,这才继续道:“幸亏这丫头跟小姐你一个德行,自己的东西从来没概念,所以都交给我来保管。否则今天这事,恐怕还不好处理。”

  “什么叫和我一个德行……”宁玉槿有些泪目,她好像又被自家丫头被鄙视了。

  “这个不是重点。”香月扯了扯嘴角,连忙转移开话题将自己的口误给盖了过去,“这玉簪二小姐十分喜欢,不可能会赏给巧玲。就算赏给她,她也肯定宝贝着,怎么可能送给香巧当赔礼?这么浅显的道理,也就这丫头没想到了。”

  香巧被香月用手戳了戳脑袋,瘪着嘴一脸委屈模样:“这种簪子小姐赏了我们很多啊,我以为二小姐也赏了巧玲很多呢。”

  香月本来挺严肃的一张脸,结果愣生生被逗笑了:“香巧,不是哪个主子都像小姐这样的。”

  她们这个小院子看着虽然穷,但是实际情况可能比大夫人房里都还要好一些。吃穿用度无一不精致,随便拿起一件看起来朴实无华的衣裳,懂行的人一摸料子,便知是上等的烟罗锦,好几十两银子一匹。

  全宁伯府中规定的份例,小姐的是每月五两银子。宁玉凝就算有赵姨娘帮衬着,也不可能大方地将这么贵重的簪子赏给一个丫鬟。

  这样一想,那她们是什么目的,顿时昭然若揭了。

  宁玉槿玩弄着自己的头发,目色陡然一冷:“可能捉贼的队伍,这会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那怎么办呀?”香巧没想到自己惹了个大麻烦回来,着急得都想一头撞死了。

  “慌什么。没有证据,她们还能空口栽赃不成?”

  这次是香月发现得早,她们要处理这玉簪还来得及。宁玉槿比较担心的,是她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些东西。

  若是被人搜出来,只怕她以后再没有安稳日子过了。

  一想到这个,宁玉槿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根本不想去什么牡丹会,为此还特意地病了一场。没想到宁玉凝根本不放心她,临了了还给她使绊子!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宁玉槿双眉压眼,眸光泛冷:“香月,你去把上次宁玉雁拿来的那堆首饰放到香巧柜子里,顺便把那几件衣服用剪刀绞了,也放进去。”

  “哎。”香月最喜欢她们家小姐认真的样子,那眸子亮得似乎能发光,让人不自觉地信任。

  她领了命立马出去,宁玉槿又对香巧道:“你去大夫人那儿,就说二小姐为了不让我去百花会,不仅给我下药让我生病,更可恶的是,还弄坏了大小姐送我的衣服。”

  “我这就去!”香巧大抵也被宁玉槿给带坏了,听到这话两眼立马绽放精光,提拧着裙裾,一溜烟跑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