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树欲静而风不止(3)
九月2016-12-02 22:122,354

  “宁玉凝……”

  宁玉槿歪歪地倚在榻上,手中把玩着那支雕刻着兰花的碧玉簪,似在发呆。

  香月这时跑了进来,冲她道:“小姐,巧玲带着赵姨娘身边的林嬷嬷过来了,后面还跟着一大群老婆子,那表情全都凶巴巴的,看着像要吃人似的。”

  “嗯,等她们很久了。”宁玉槿不慌不忙地举起那玉簪,突地一松手,那玉簪落在桌上,瞬间断裂成了好几截。

  她掀开旁边的茶壶盖子,将那断裂的玉簪捡起来丢在了里面,处理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香月全程目睹宁玉槿毁尸灭迹的过程,抽了抽嘴角,转身走出门外去:“我还是去院子门口候着吧。”

  没过多久,就听外面有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宁玉槿披了件披风晃晃悠悠地走到房门口,就听巧玲正在那里破口大骂:“疯子不会说自己是疯子,小偷也不会承认自己偷了东西。就是杀人犯上了公堂也会干嚎两声冤枉呢。你口口声声说香巧没有偷我们家小姐的簪子,那简单啊,让我们去搜一搜,是不是冤枉的,自然就清楚了!”

  赵姨娘身边的林嬷嬷也叠手站在一旁,语气冷硬地道:“香月姑娘还是让开吧,我们这些老婆子笨手笨脚的,要是不小心伤着姑娘了,那可就不好了。”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香月咬着贝齿,鼓着香腮,愤愤然一跺脚,眼角一湿,似乎就要落下泪来。

  宁玉槿虚弱地“咳咳”两声,身体靠在门框上,目色不解地望着院中众人:“香月,她们这是……”

  “小姐,您还病着,怎么跑出来了?”香月吓了一跳,赶紧抹掉眼泪,跑回去扶着她,“小姐您回屋歇着,有什么事奴婢能处理。”

  宁玉槿却拗着不肯进,目光落在林嬷嬷身上,有些微诧:“这不是赵姨娘身边的林嬷嬷吗?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林嬷嬷随意地曲了曲膝,还是给宁玉槿行了个礼:“三小姐,您房里的香巧偷了二太太送给二小姐的兰花簪子,姨娘让奴婢过来处理一下此事。”

  宁玉槿高高挑起眉眼,一脸惊讶:“会不会弄错了?香巧平日虽然有些粗笨,但是也不是会偷东西的那种人啊。”

  旁边巧玲扭着腰肢走上前来,也不冲宁玉槿行礼,阴阳怪气地道:“哼,兴许是那丫头太会装,三小姐被她表面现象给蒙蔽了呢?知人知面不知心,三小姐身子不好,也不爱管什么事,只怕是不知道香巧背着您都干了些什么事吧?”

  “巧玲,你嘴巴放干净点!”香月一记冷眼甩了过去,巧玲冷哼一声,又扭着腰回到了林嬷嬷身边。

  “林嬷嬷,搜吧。我亲眼看到香巧那丫头鬼鬼祟祟地从二小姐房里出来的,紧接着二小姐的簪子就不见了,不是她偷的还能有谁。”

  “三小姐,你看……”林嬷嬷倒是征求了一下宁玉槿的意见,只是那咄咄逼人的姿态,分明不容人反驳。

  宁玉槿按住要发怒的香月,咳咳两声,挥手道:“香巧房间在那里,去搜吧。”

  “小姐!”香月憋了满肚子气没地儿撒,在那里咬着唇生闷气。

  宁玉槿拍着她的手安慰道:“清者自清。”

  “呵呵,三小姐和自家丫鬟还真是姐妹情深啊。”巧玲冲着她们笑了笑,随着一大堆婆子进了香巧的屋子。

  宁玉槿伸手掏了掏耳朵,嘟囔道:“春天到了,狗都爱出来乱吠了。”

  “噗——”香月望着巧玲的背影,很不厚道地笑了。

  没多会儿,就听里面传来一个老婆子的兴奋声音:“林嬷嬷,这丫头藏了很多的珠宝首饰,一定都是那死丫头偷的!”

  林嬷嬷正站在院子里看着宁玉槿,闻言眉毛一挑,连忙迈步也进了那屋:“你们不要乱翻,我来看看再说!”

  这边正闹腾着,那边香巧已经带着大夫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后面跟着一大群丫鬟婆子,还带了七八个人高马大的家丁。

  大夫人气势汹汹地一进院子,直接挥手道:“把院子给围起来,一个也不许跑!”

  那些个家丁立马把守住大门,一群老婆子一字排开,个个撸起袖子,模样凶狠。

  香巧房中,林嬷嬷看着那被绞烂的衣服和一堆的珠宝首饰,心里暗暗叫糟,还没来得及带着众人撤退,就被大夫人的人堵在了门口。

  她一拍大腿,叫道:“坏了,我们被算计了!”

  “怎么会……”巧玲听着这话,顿时有些慌了神,“不是我们算计三小姐吗?”

  怎么会变成她们被算计了呢?

  林嬷嬷探头朝门外望了望,皱着眉道:“大概是你给香巧玉簪的时候被夫人的人看到了,她就将计就计,给我们设了个套,好给姨娘难堪!”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得看姨娘能不能救咱们了。”

  林嬷嬷的话音刚落,大夫人带来的人就已经冲了进来,将一拨人全部捉了出去。

  一时之间,清冷的小院子里挤满了人,看过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宁玉槿看得那叫一个兴奋啊,后宅掐架啊,全宁伯府两大巨头火拼现场直播啊,现在要是赵姨娘在,那张艳丽的脸上表情一定好看得不得了!

  “小姐!”香月在一旁掐了她一下,低着声音提醒她。

  她这才陡然回过神来,敛了眼睑,垂着头,软软地靠在香月的身上,朝着大夫人走了过去。

  “母亲,孩儿没用,大姐姐的东西……”

  脆弱带怯的声音,梨花带雨的表情,那模样可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好了,病了就回去歇着吧,这些事我来处理。”大夫人看着那堆被绞烂了的衣裳,还有差点被赵姨娘那边据为己有的珠宝首饰,心情差到了极点,还肯对宁玉槿说这么一句话,就算好的了。

  那些都是宁玉雁赏给宁玉槿的,几个奴才都敢绞了那些衣服,赵曼娘那蹄子到底给了她们几个胆子!

  她越想越气,一挥手吩咐道:“通通带到戒堂去!”

  “是!”一大群婆子回答得中气十足。

  林嬷嬷和巧玲的嚣张也只是针对宁玉槿,面对着大夫人的强硬,她们连吭也不敢吭一声就给直接带走了。

  果然还是伟人说得对,枪杆子出政权啊。

  宁玉槿正感慨着,见大夫人也要走了,赶紧地上前去,含泪握拳,义愤填膺地道:“母亲,二姐姐她欺人太甚,劳烦母亲让人备辆马车,女儿愿意去牡丹会!”

  大夫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有些迟疑:“你这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