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肖扬2017-01-31 23:033,993

  一

  二零零七年的秋天,像往年一样,带着夏天的余热,来到了这座位于黄河以南不足百余里的北方小城绣江市。

  名冠天下的百脉泉水滋养了这座小城,也滋养了绣江人的性情。一条绣江河,源头水出百脉,一路向北,弯弯曲曲的,就到了绣江古城。历经千年风雨的古城,是绣江的老县城。自古有经商的习俗。一条东西大街,足有七八里地,两侧店铺林立。人行道上的行道树,树冠成荫。

  古城西街的一家烧烤店里,一个人正在树荫底下躺在躺椅上看报纸。早晨忽冷与中午忽热的天气,就像人的脾气,让人捉摸不透。是开始泛黄的树叶,偶尔的飘落,告诉古城的人们,季节已经在变换了。

  要不是烧烤店里吃客们的减少,店主任来武不会这么有闲工夫,看报纸。不是这吃客们的减少,他不会注意到,中秋节快到了。这烧烤的生意,中秋节就是分水岭,以后不是说没有来吃烧烤吃的了,来的人少得可怜,不够工夫钱。任来武拿着一张当地的报纸,无聊地看着,翻来翻去。一首配着落叶图片的小诗,引起了他的注意。倒不是任来武懂诗的好坏,而是因为那诗的作者是高来文。

  冬飘落,秋飘落

  秋落冬之过

  夜漂落,梦飘落

  梦落夜之过

  落,这就是规律,无论谁的过错,该结束的就该结束。

  放下报纸,任来武看了一眼正在屋里刷盘子洗碗的女人。女人是那么小鸟依人的样子,他心里酸酸的,脸上却是很平淡的样子。他的声音不高,且带着地道的绣江口音,对女人说:“小米哎,歇一霎再干不咋。”

  “我不累,我这就快刷完了。”被任来武叫做小米的女人,抬起头冲任来武微微一笑。说话的声音,和任来武有着明显的不同,是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几缕披肩的长发,散在白净的脸上,她用手腕撩了一下,继续低头洗碗。

  绣江和东北,应该有着某种意义上的亲近感,大概是闯关东遗留下来的。这些年,有很多的东北人来绣江打工,叫什么回娘家。其中的一些东北妹,是在酒店里、洗脚房、洗头房从事着小姐的职业。这种职业,并不是她们想做的,只不过是为了生存,不得已而为之。

  “来武哥,给(ji)我一口水喝不咋!”从里间屋里传出另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很显然和任来武一样,都是喝着百脉泉里的水长大的。这声音别看是从里间屋里传过来的,比起小米的声音,大了许多,也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霸气”。

  “来了。”任来武回答得很干脆。他已经习惯了近一段时间的气氛。里间屋里喊任来武的女人是彩霞。只要他和小米说话,彩霞一定会叫他。他迎合在两个女人之间。一个是自己的法律上的老婆小米;一个是自己将要娶的老婆彩霞。

  任来武把一杯白开水端进里间屋。彩霞正在床上躺着睡午觉,眼睛闭着,心却醒着。

  “有大妈的消息了吗?”彩霞问任来武。

  外间屋里的小米插嘴说:“大妈她去给人家当保姆去了。我……”

  “我问你了吗?我问你了吗!河边木有(没有)青草,不用你这个多嘴驴。”彩霞拖音带把地说,没有一点好气,“来武哥,你说啊。”

  彩霞虽然还没和任来武成亲,但这阵子成了烧烤店里的一把手,说一不二。这是任来武承诺过的。

  “来文哥和高大妈,在市区见到俺妈了。俺妈,她不回来,说给人家当保姆,和人家签了合同。”任来武在彩霞面前乍一看像是一个听话的学生,往日的趾高气扬,好像被今年的秋风吹走了。

  “大妈出走、不回来,还不是因为那个害人精啊!你还不马上赶她滚蛋!你看咱这个家,叫她搅和(huo)的。真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彩霞提高了嗓门,故意说给外面的小米听。

  “她不是有病还木有好吗。等她病好了,办了那个事,一定让她走。再说,咱和小米还认识,就是换了别人有病,咱也不能见了不管。是了吧?”任来武压低了声音和彩霞解释着,然后提高了嗓门,又说:“听见了吗,小米哎?”

  “听到了,来武哥。明天我就去医院复查复查。病好了我就和你去离婚办手续,然后我就走。”小米小心翼翼地说。

  “真不要脸啊,啥玩意!还叫来武哥!你还没有骗够他啊。你给(ji)我记住啊,以后不许你再叫‘来武哥’。袜筒子从头上戴到脖子上,臭不要脸!”彩霞扯着嗓门骂道。小米成了她和任来武中间的一堵墙。只有这堵墙倒了、消失了,她才安心。

  任来武透过玻璃,叹了一口气,两眼冷冷地看着屋门外人行道上的烧烤炉,默不作声了。他脑子里再次出现,前段时间的那个下着大雨的夜晚……

  二

  夏天的一场大雨,搅了任来武晚上的烧烤买卖。

  任来武把店门关好,和彩霞悠闲地看起了电视。彩霞已经和任来武一起住店里了。这倒省了任来武每晚都去送彩霞回家的差事。打杂的小涛,本来和任来武在店里住。这样一来,小涛就陪着任来武的妈妈回到任来武老家去住。任来武的老家,在古城的西南角,叫城角庄,离着在城里的烧烤店三四里地。

  里间屋里,冲着门的墙上有一面镜子。彩霞在镜子前梳了一下头,哼着小曲:“如果两个人的天堂,象是温馨的墙,囚禁你的梦想,幸福是否象是一扇铁窗……”

  那是一首叫《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的流行歌曲,任来武喜欢唱,彩霞也就随着学会了。唱同一首歌,任来武和彩霞的心情却有着不同的心境。彩霞停住了哼哼声,对任来武说:“来武哥,你想好了吗,咱们的事。”

  “咱们的事?咱们啥事啊?”虽然是旧话重提,任来武故意装作不知,指着电视说,“彩霞哎,你看看,这女主角,真俊啊。长得和你似的。”

  “少打岔啊,我们结婚的事!都这么多天了,你木(没)去问问呀,咋办啊?”彩霞走到任来武近前,轻轻地揪住任来武的耳朵,“你不急,我急啊!”

  “唉吆,松开手,疼啊。你急啥,急?等到过了秋,龙过(有时间)了啊,再说不咋。咱不能耽误了挣钱。哎哎,你看这俩人,又亲嘴了。”任来武打着岔,指着电视屏幕说。屏幕上两个人,一男一女正在亲吻。

  “我都已经,有了……到时候生啊,还是不生啊?你要是不抓紧时间去问问,咱们的孩子生出来,不就成私生子了。我不就成了未婚妈妈了吗。以后孩子咋做人,我咋做人啊?”彩霞把肚子一挺,一只手抚摸着微微挺起的肚皮,羞涩的脸上带着着急的样子。

  “真的!”任来武很兴奋,不过是短暂的,“那还不好办,去医院打掉不就行了。等咱们领了结婚证再生。我,不想这就要孩子。这要个孩子就拴住咱俩了,捞不着和你那个、那个了。再说,也耽误咱挣钱啊。”

  “我看你就是不想和我结婚啊!”彩霞还以为任来武会为自己有了孩子而欢呼,没想到他竟如此冷漠。彩霞为此而感到气愤,扭过头,不理来武。彩霞扭头的一瞬间,无意地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镜子。“啊!来武哥!你看看啊!这是啥?”彩霞慌忙钻进任来武的怀里,紧张地用手指着镜子。

  “谁(shei)?”任来武大叫了一声。他也看到了,在镜子里有一张人的脸。脸紧贴着店门的玻璃上,头发湿湿的,长长地披散着。

  任来武冲出去了里间屋。一开店门,那个人转身跑向瓢泼的雨中……

  任来武随后追了上去,三步两步就抓住了那人。那人瘦弱的身子,被任来武很轻易地拽回屋里来了。

  很显然是个女的。她两手抱着一个包,低着头,一声也不言语。雨水顺着女人的衣服、头发滴滴答答的。

  彩霞上前问:“你是谁呀?趴在门上干啥?想吓傻人啊!”

  那女人还是不说话,肩膀开始一抖一抖的,发出了轻微的抽泣声。

  任来武一听这抽泣声,再看看女子的身材,愣了一下。他猛地用手托起女人的脸:“是你!?我……”任来武随后抬起手狠狠地抽向女人的脸。

  “你在干啥!”一只手迎住了任来武的手。任来武一看,是彩霞。可能是用力过大,彩霞紧接着“啊”了一声,“唉吆佛,我的手。这是谁呀,你就打。”

  任来武忙上前看彩霞的手:“不要紧吧,来,让我给你亲一下,就好了。”他拿起彩霞的手连亲几下。

  彩霞抽了回去,白了任来武一眼,意思是说:有外人,别表现的这么亲密了。

  任来武没有理会,旁若无人似的,很心疼地扶着彩霞:“小霞霞,小宝贝,对不起啊。还疼了吧?坐下,让哥给你看看。”然后又是在彩霞的手上连亲了几下。

  被雨水淋湿的女人已经哭出了声,手里的包滑到了地上。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拢了一下脸上的头发,转身跑出了店门,又跑向电闪雷鸣的雨中。

  任来武撒开攥着彩霞的手,紧跟着冲了出去。他没去追赶那个女人,而是钻进了停在人行道上的轿车里。他启动了车,不快不慢的,跟在那个女人后面。

  雨哗哗地下着。女人在雨里奔跑,是那么的无力。一道闪电,紧接着是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女人被雨水淋透了的衣服,紧贴在修长的身上。她的身子打了一个寒颤,继续向前跑,脚在路上水流里,很吃力。不一会就摔倒在雨水里……

  任来武的车在女人的身边停了下来。他打开车门,二话没说,把女人抱上车。车里,他用手模了一下女人的额头,很烫。任来武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开着车,直接奔向镇上的卫生院。

  卫生院里。值班的医生对任来武说,是感冒,胃肠也不好。没有什么大碍的。只要好好休养,几天就会好的。

  任来武支付了医药费,看着医生给那个女人输上水,想一走了之。可是他却挪不动腿。那个女人微微睁开来的眼睛,击碎了任来武想走的念头,一股揪心的痛,涌上任来武的心头。

  “今晚上,我是去,送,你的身份证、结婚证的……我知道,你恨我。你不会原谅我……这次,我是偷着跑来的……我大姨妈,逼我,嫁给一个比我,大,十几岁的男人,又丑又老。说好了,半年后,拿到他的钱,再领我走……可是,我,我心里还,惦记着你。”那个女人声音很是微弱,胆怯地对任来武说,“前几年的事,我,对不起你。那是我,第一次干这种事……第一次,我就,动了真心。我真地,想你了,才偷跑回来。来武哥……要是你,不计前嫌,我们就破镜,重圆,一起生活;要是你,不原谅我,咱们把婚离了,好让你,幸福……”

  那个女人断断续续的话,任来武没有插话,斜视着她。听到她说结婚证,他想到了彩霞,在身上摸来摸去,没找到手机。他去值班的医生那里借了个电话,打给彩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