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扬2016-12-08 19:301,119

  那个雨夜,任来武还是留在镇卫生院里,陪小米了。毕竟小米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第二天一大早,任来武就赶回了家。他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自己的妈妈。任来武的妈妈叫菊香,她先是一惊,然后是气愤。菊香说:“来武啊,和小米离了吧。和彩霞结婚。你现在就回店里去,和彩霞把事说清楚。别忘了,彩霞已经有了。千万别惹她生气了。这个时候,动了胎气,对大人孩子都不好。”

  任来武犹豫地回答:“嗯!妈,我听你的。可是小米,她的病,还木有好啊,您是不是去……”

  “我?我不去!你倒是快去呀。叫小涛去。”气愤使得菊香有点语无伦次,“嗨!你不是赶快去和彩霞说清楚啊。卫生院叫小涛送两个钱去不就行啊!”

  任来武转身就走,差点撞在一个人身上。任来武收了收满眼的困意,是彩霞。

  彩霞以往俏皮的脸蛋拉得长长的,一头短发很乱,撇着嘴。“大妈……”彩霞一头扑在菊香的怀里,哭了起来。

  “彩霞哎,别哭。大妈给你做主,啊!”菊香抚摸着彩霞的头,安慰着,抬起头冲着任来武大声说,“来武啊!咋还不赶快向彩霞认个错!”

  “彩霞哎,你误会了。夜了后晌(昨天晚上),我是和小米……说说关于离婚的事。她这回来,就是还我身份证、结婚证的。这些东西你可拿好啊,等小米……病好了,就去办离婚手续。然后咱们就结婚啊。”任来武随口说着,一提到小米,心里却是像打翻了五味瓶。

  “我才不信呢。看你夜了后晌的眼神,你根本就木有忘了她。一黑夜(一晚上)都木有回来,谁知道你们干了些啥……你要是再和她好,我能有啥办法啊?”彩霞擦了擦眼泪,撅着嘴,气呼呼的。

  “木有事,有大妈在呢。这小子不敢不听。要是大妈不在……要不这样吧,彩霞哎,以后这个家你说了算,我和来武都听你的。来武听好啊:从今们(今天)以后,你啊,必须听彩霞的话,听见了木有?”菊香命令式地说道。

  “听见了!”任来武苦笑着。

  “去吧,彩霞哎。来武的肩膀,比我的有力气啊。再哭,就趴在他肩上。我去叫小涛起来啊。”菊香松开抱着彩霞的手,抹了一下彩霞脸上的泪水,冲着任来武原先睡觉的屋子喊道:“小涛哎,起来了,啊!”

  “大妈,我早就起来了。就是不敢出来啊。”门开了,小涛走了出来。

  “涛哎,你去医院……”

  菊香的话被任来武截住了:“妈,你不是说彩霞当这个家吗,你还……”

  “好好,彩霞哎,你说咋办就咋办。”

  “大妈,还是你说吧。”彩霞推脱着。

  任来武接话说:“妈,还是说吧。彩霞叫你说,你就得说。要不彩霞的话我可不听。”

  菊香听了儿子的话,心想:我听来武的,彩霞听我的,绕来绕去,还是来武说了算。菊香无奈,叫小涛去了医院,任来武和彩霞回店里。

  他们走后,菊香像往常一样为他们做早晨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