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扬2016-12-11 20:35768

  喂在栏(厕所)里的公鸡,叫醒了熟睡的菊香,也叫醒了古城的黎明。菊香起得很早,她在东边饭屋里烧水。

  随着炊烟袅袅的升起,小米也早早起来了。她走到菊香跟前,说:“大妈,扫帚在哪里?”

  菊香一指靠近栏门的地处。小米走了过去,拿起扫帚,扫起了院子。

  小涛没有早起。他习惯了这位任大妈地吆喝。菊香知道孩子们晚上睡觉晚,会让他多睡一霎。日上一杆时,她把早饭做好,自己和小涛吃了后,再让小涛捎带着一些饭菜,到店里给任来武和彩霞。捎去的饭,任来武多半时候是不吃的。彩霞吃一点,剩下来的怕瞎了,就留着中午再吃。这些菊香都知道,她数落来武一顿,彩霞还得为任来武庇护。菊香看彩霞这么向着来武,高兴。爱屋及乌的缘故,更加喜欢彩霞这孩子。这都成了习惯,可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一切将要改变。任大妈边烧水,边心思着,瞅眼扫地的小米,烦啊。

  院子扫完了,小米抬脸看看菊香。菊香假装没看见,小米自觉很无趣,就转身想回自己的屋子。走了几步,还是停了下来,再次把目光投向菊香:“大妈,我对不起你们。你骂我吧!”说着小米的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

  菊香面无表情地看了小米一眼,很是平淡,说:“哎!你这闺(gun)女,回来干啥呀?我们娘俩啊,刚刚过上平静的日子,你又来了……大妈不怪你。来武呢,和彩霞打算结婚了,彩霞都有来武的孩子了。要是你为了来武好呢,你就快离开他不咋。”

  小米静静地听着。她想解释一下,话音低低地说:“大妈,我知道我说什么,您都不会信我了。这次,我真的是来送来武哥的身份证、结婚证的。我打算去和来武哥把婚离了,就走,好叫他们能顺利的结婚。请信我一次,我绝不对来武哥有任何想法了。”

  “你要是真这么想的话,就对了。好了,我知道了。小米啊,你去吧。等我做好了饭,我就叫你。去吧,歇着去吧。”菊香不想和小米再说下去,挥挥手,继续烧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