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会考加油!
海阳北夏2016-12-01 16:064,513

  圣诞节的喧闹自然不属于还困在高考牢笼里的高中生们,陆琪望着满街的欢乐气氛,情侣们在街头巷尾站在雪地里拥抱亲吻,小孩子们戴着圣诞帽满心期待着圣诞礼物。而陆琪心里期待多年后有一天能和他一起庆祝圣诞节,漫步在街头巷尾,做一对庸俗的情侣。

  老李为了杜绝不正之风,一旦发现与圣诞有关的物品就立即没收。因为即将迎来会考,要考所有科目,据说如果会考不过就拿不到毕业证。

  不过老李也说,每年的会考基本都能抄到,除非,被分到122中学作为考场。

  大家都提前为抄袭做好了准备,把每科的知识点缩印成半个巴掌大小,粘贴到一起,还准备了联通移动电信三个手机,就担心在考场没信号。

  会考全靠抄,好像成了学生和老师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在这个考试中没有实力可言,学生抄,监考老师无视。就连全市最好的学生也是如此,没有特例,正确答案摆在面前,谁会愿意靠自己呢。

  为了准备会考,陆琪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拿出大量时间恶补理化生,这些平时上课她基本没听过的科目。

  “真是高一不努力,高二徒伤悲啊。”陆琪跟同桌童晓冉感叹道。

  “现在只希望不要被分到122就万事大吉了。”童晓冉说。

  “你帮我看看这道物理题,磁场那我总是弄不明白,你说我是不是傻啊。”陆琪指着《物理会考真题》,懊恼地说。陆琪自从初中学物理开始就很差,那些枯燥的 公式定理在她眼里没有一点乐趣。如果说学数学以后还能买菜,那么物理化学实在是没有存在的意义。

  “别这么说自己,别急,我看看。”童晓冉总有一种临危不乱的镇定。

  老李一脸阴沉地走进教室,穿着格子衬衫,露出腰带,几年如一日的装扮。手里拿着一张A4纸,像是要宣布什么大事。

  “会考的考场出来了啊。”一听到这句话,班级就一阵骚动,大家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等着被拯救到天堂,或是跌落地狱。陆琪心里打鼓,总有一种自己会被分到122的预感,希望只是自己吓唬自己。

  在这场算不上公平的角逐中,122中学,就是地狱。

  “先说你们最关心的122中学吧,分到122考场的同学有,李馨悦,沈子文……陆琪”当听到最后一个自己的名字,陆琪整个人都颓然了,不敢相信在这样的几率下,灾难竟然真的降临到自己身上。纵然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不公平,可是也只能接受现实。

  “没关系的,说不定能抄到呢。”童晓冉安慰陆琪。

  剩下的同学松了一口气,终于拿到了免死金牌。

  “分到122的同学也不要着急,不要抱怨,不要觉得委屈。按照往年的经验来讲,122监考严,可能确实抄不到,可是会考题简单,而且咱们班分到那的都是好学生,就算自己答,肯定也能过。”陆琪低着头,眼泪快流出来。

  她知道老李在安慰自己,她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靠自己物理化学说不定真考了D,她觉得委屈,别人能轻易靠作弊通过的考试,自己就偏偏是倒霉的那个。她特别害怕,会考不通过会影响大学,她怕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可是没办法了,没有退路,只能靠自己的时候,那就试试看。

  第二天早上,陆琪在书桌里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加油,我相信你可以。”陆琪很开心得到这样的鼓励,只是没有心思去弄清楚是谁写的纸条。

  陆琪几乎熬了几个通宵,理化生一遍遍地看知识点,做题,在学校紧跟着老师问题。恶补高一所有的漏洞,她清楚,唯有尽全力才会不留遗憾。

  全市所有参加会考的同学都加到了会考大群里,足足有几万人,大家纷纷发布自己的考场信息,在茫茫人海里寻找和自己在同一所考场的战友。

  那天QQ上有一个人添加陆琪,网名是‘Meet is a miracle’,看头像是个男生,备注里写‘122中学15考场战友!’这是陆琪第一次找到同考场的同学,毫不犹豫地添加了这位即将熟悉的陌生人。

  Miracle同学发来消息“战友你好!你座位号多少?”

  陆琪回复“23,你呢”

  Miracle:“我22!天哪!终于找到亲人了,泪奔!”

  Miracle:“如果座位是七八八七排的话,你应该是第三列最后一个,我坐在你前面。”

  陆琪:“好巧啊。”陆琪虽然平时和宁阳她们很能闹,可是面对陌生人就不知道聊什么了,尤其是,热情的陌生人。

  Miracle:“你哪个学校的,文科理科?”

  陆琪:“我是光年中学的,文科,你呢?”心里希望他能是个好学校的理科学霸,说不定考试的时候还能互相帮助。

  Miracle:“文科妹子啊,这么巧!我也是光年中学的!我八班,你几班的?”

  陆琪:“我二十一班的,太好了,我正愁理化生不会呢。”

  Miracle:“史地政就靠你了。”

  陆琪:“靠我你可能会考就过不了了,我对我自己的史地政都没有信心呢。”

  Miracle:“太谦虚了。”

  Miracle:“我其实特佩服你们文科生,每天要背那么多东西,我看了就头疼。”

  Miracle:“不知道估计你们看物理化学公式和我们面对政治大题是一样的心情哈!”

  陆琪:“我就是物理化学学不懂才去学文的。”陆琪发了一个哭泣的表情。

  Miracle:“我对你们班最大的印象就是每次间操下楼特快,一溜烟就去操场上站着了,通常这个时候我们老师还压堂呢。”

  陆琪“哈哈其实都是被老李逼的,不跑他就在后面催着我们跑。”

  Miracle:“你们班学生也是不容易哈,我班老师总拿你班当榜样。”

  Miracle:“诶对了,我们班政治老师是你们老李的老婆吧,就长得特安全那个。”

  陆琪对着手机哈哈大笑,老李和他教政治的老婆是学年里出名的夫妻档,两个人每天一起上下班,很是甜蜜。他们的女儿今年刚刚两岁多,长得很可爱,老李和他老婆经常把孩子带到学校来玩,每次都能让二十一班瞬间母爱父爱泛滥。

  陆琪:“哈哈就是她,也不知道老李为什么品位这么……奇特。”

  Miracle:“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俩人是青梅竹马,大学同学,认识了很多年了。”

  陆琪和M同学的聊天渐渐觉得轻松,因为他总是善于制造话题。她们就这样从学校聊到班级,从学年主任聊到班主任。

  转眼陆琪看表,已经快十点了,陆琪妈妈在催她睡觉。

  弟弟陆杰跑过来问:“姐你跟谁聊天呢,一看就是男同学!”说着抢过陆琪的手机,被陆琪一把抢了回来。

  “别闹了,乖,睡觉去吧。”陆琪说。

  陆琪对Miracle说:“先不聊了,我再复习一会要睡觉了~”

  Miracle:“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呢。”

  陆琪:“陆琪,你呢。”

  Miracle:“我不告诉你哈哈,你猜吧。”

  Miracle:“晚安,好梦。”

  连续几天,陆琪都和那个不知道真实姓名的Miracle聊天,陆琪有不会的理化生题问他,他都耐心地给陆琪讲,他政史地有不会的也总是找陆琪帮忙。像是站在绝望边缘,抓住了彼此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陆琪不知道为什么,才认识几天,却有种已经成为朋友的感觉。

  对这个素未谋面的路人甲,陆琪竟有些期待在考场上见到他。

  会考的前一天晚上,陆琪看到QQ上有人发了这样一条说说。

  “曾几何时,在你‘所谓的小科’上,你写着六大主科的作业,你看不见老师内心的愤怒与忧伤,更看不到身为教师尊严的哭泣。现在,你如同呵护珍宝一样把它捧在手心,老师依旧会不计前嫌给你讲题,一年半时间里的知识,他却需要在一个月给你讲完。有人说回到一年半前我肯定认真学,但是我们没法回到过去。这也许是我和你最真实的写照。所以不光为了自己,更为了你的政治、历史、地理、通用、信息、化学、物理、生物老师。明天考试,Fighting!”

  像是被针刺进心脏,如此恰到好处地描述了会考的意义。陆琪深有感触,想起曾经的不努力,考试前的临时抱佛脚,不禁自嘲,其实一切都是公平的,自己曾经不在乎的,有一天会成为软肋。所能做的,也只有尽力弥补。

  “陆琪,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陆琪在日记本上鼓励自己,在心里默默祈祷很多遍。

  手机收到一条消息,来自Miracle“明天一起加油。晚安,睡个好觉。”

  会考那天下了大雪,道路拥挤,陆琪在漫天飘落的雪花中走向会考,这个“小高考”。父母们都在给孩子加油打气,空气中充斥着紧张的气息。

  等待着结局落幕,等待着谜底被揭开。等待着被审判,等待着被奖惩。

  陆琪穿着雪地靴,把妈妈为她准备的两个手机塞到鞋里,尽力不让监考老师看出来。弟弟陆杰不停地说着‘姐姐加油’,陆琪笑着,心里竟有些想回到他这个年纪。

  一进考场,陆琪就看到了早早坐在座位上的Miracle,眉目清秀,眼神里却透着不羁。陆琪见过他,好像是八班的前几名,却记不得他的名字。陆琪走过去,没等开口,Miracle就热络地打招呼:“Hello,陆琪,现在正式介绍我自己吧,我叫章程奇,我爸姓章,我妈姓程。然后,和你一样,名字里也有个‘奇’,不过我是奇怪的奇。”他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缝,说话时眉毛像是在跳舞。陆琪还是第一次见到介绍个名字能说这么多话的。

  “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大学霸,一会还请多多关照哦。”陆琪说。

  考试即将开始,陆琪环顾四周,所有有字的墙都被白纸盖上了,似乎要杜绝一切作弊的可能。考生们的书包堆在前面,每个人的桌面都只有几只签字笔和涂卡笔。黑板上写着考试时间,正前方的钟表指向11,还有五分钟。监考老师在检查准考证,广播里在读考场须知。陆琪转着笔,心跳加速,心里忐忑得不得了。

  “紧张吗?”章程奇转过来问。

  “当然,我心脏都要蹦出来了,”陆琪尽力平缓语气。

  “别担心,哥罩着你,就按照之前商量的来,答完答题卡一定要放左上角!”Miracle听起来也很紧张。

  陆琪这么多年考试没作弊过,再加上被分配到以监考严闻名的122中学,她连手机都不敢拿出来。监考老师一前一后地坐着,后面的老师就坐在陆琪正后方,还时常满教室溜达。

  第一科考的是政治,陆琪心里还算比较有底,今年的题简单,考的都是诸如“我国的根本大法”、“我国基本经济制度”“公民基本权利”这类烂熟于心的题目。

  可是看起来,理科生章程奇面对这些题还是一头雾水。他抓耳挠腮,不时用笔愤怒地敲打着桌子,摔打着卷子,还小声嘀咕着“妈的,这什么狗屁题。”

  陆琪答完之后把答题卡放在左上角,章程奇隔几分钟就偷偷转过头瞟几眼,陆琪向前探头看到Miracle的卷子上简答题还是一片空白,又瞥了眼监考老师正在玩手机,就把简答题的答案偷偷写在纸上,从桌子底下传给章程奇。

  “咳咳”陆琪一边踢着章程奇的凳子腿一边把折叠好的纸条递给他。

  “谢。”章程奇微微转过头,一脸惊愕看着陆琪,似乎答案来得出乎意料,他接过纸条,仿佛得到护身符。

  第一个两小时终于安全度过。看来122中学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陆琪心中窃喜。

  “谢谢你啊,冒着生命危险给我传答案,你不怕被监考老师逮着啊?”章程奇和陆琪一起走出教室。

  “谁叫我善良呢。路见不平,还拔刀相助呢。”陆琪笑着说。

  “那女侠大人,在下谢过了,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要不小弟以身相许?”章程奇说出最后一句话,陆琪差点吓晕过去。

  “哈哈这我可不敢接受,下午物理你帮帮我就行了。”陆琪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岁请回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岁请回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