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君琴然2017-07-22 22:582,393

  在那让人惊艳的男子离去后,天地,为其颤抖!

  天山,陷入了一片沉寂。

  雪离轻轻挥手,撤了那结界,若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少女纤弱的身躯都是在微微颤抖!那熟悉的声音,她等了一千年了啊!

  “他……回来了啊。”风溯锦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苦笑,声音干涩的自己都听得出来。

  可牵挂寒倾的雪离,却没有听出风溯锦的苦涩,只是怔怔的点点头,颤抖的身躯充分的显示出了雪离的激动,红唇微张,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在雪离激动不已的时候,风溯锦情绪却有些复杂,望向远处,从遥远的记忆中,搜寻着当年的那一幕。

  那日;

  那男子一身红袍被鲜血浸透,紧贴在身上,身姿却依然挺拔,那乱舞的银发,依旧不羁,即便如此狼狈,却还是那么高贵,优雅。

  “今日,欺我者,辱我者,害我者,弃我者,他日,必要整片天地,奉还与我!”男子狰狞一笑,转身毫不犹豫的跃入了那万丈深渊,那回荡在空气中的话语,狂妄到了极致,却无人敢将此言当做儿戏。

  而如今,那日男子的铮铮铁语,却是已然完成了一半!

  他霸气侧漏的归来,而等待着这方天地的,便是那男子的报复了吧……

  风溯锦抬眸,看着那依旧在激动中的少女,轻声询问:“小雪儿,如果,他不再是他,你后悔等他吗?!”

  呆愣的雪离被此言惊醒,猛然回身,周围温度迅速下降,刚刚因为寒倾归来而停止的天山大雪,似乎又有飘落的迹象。

  “你什么意思?!”雪离在愤怒!极度的愤怒!

  风溯锦见雪离的反应,却是淡淡一笑:“小雪儿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如今寒倾既然回来了,那便等着他来接你就好。”

  一个男子,却在陪一个女子等另一个男子。

  ……

  修罗魔域。

  曾经的乾垣渊,如今的修罗魔域,如今的修罗魔域早已自成空间。

  魔界空间,中心是一座恢弘的大殿,上刻,魔蕴殿!

  空荡的大殿,华丽的王座。

  王座上,是一红袍男子,男子撑头合眸靠在扶手上,一头束起的银发披下。即便是假寐,周身依旧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尊贵。

  寒倾缓缓走下王座。

  走出大殿,望着漆黑的夜,不禁苦笑,千年了啊,离儿……可还在等我?!

  妖异的俊颜不复狂妄,蒙上了淡淡的相思。

  黑夜,缓缓飘落了雪花。

  寒倾伸手,轻轻接住一片,却又很快融化,不禁低喃:“其实没有温度也不错啊,至少这雪,不会融化……”寒倾抬眸,望着飘落雪花的夜空,轻声低吟:“雪花融化了,像是泪珠一般啊……”

  俊逸的脸庞浮现苦意,独自缓缓坐在冰冷的宫殿外,抬头,漫天大雪,无星。

  她说过的,他像星一样。

  如果他是星,那她就是月,众星拱月,她便是那最耀眼的月光。

  ……

  修罗魔域,漆黑的深渊前,站着那一身雪白的少年。

  “寒倾,出来见我。”风溯锦大喝,他知道只要他出现在魔界周围,寒倾便会感觉到。

  没错,寒倾感知到了他的存在,在看见大雪中的那少年的一刻,寒倾也讶异为何风溯锦竟会来此,出声道:“你要见我?”

  风溯锦看向那妖异的男子,他能感知的到寒倾周围浓重的死亡气息,微微皱眉道:“你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寒倾转身,背对着风溯锦,微微勾起唇角道:“怎么了?我活着回来不是很好吗?难道你希望我死在他们手里吗?”

  风溯锦挑眉,轻轻扫去衣衫上的落雪,笑言:“是,我的确不希望你回来,因为你回来就代表着我的使命到了尽头,不过……我发现,似乎并不是我想的那样,你为何不去找她?!”

  寒倾血眸一暗,他就说风溯锦为何前来找他,原来……是为了她。

  “本座为何要去找她?本座的魔尊当的挺舒坦的,为何要冒着严寒上天山那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寒倾说的理所当然,仿佛真的是嫌弃天山一般。

  风溯锦不傻,笑着继续道:“是吗?天山的确荒芜,可那里却有着那个等了你一千年的人,整整一千年。”风溯锦自嘲一笑,垂眸继续道:“前五百年,我不能化形,她就每天在我本体下,说着你,说着你们;后来,我终于能化形出现了,我以为我也可以给她温暖,可她……却不屑一顾……”风溯锦绕至寒倾身前,直视寒倾道:“我陪了她一千年,想尽办法博她一笑,可……她却从不多与我说一句话,我陪她,她却在等你!”

  风溯锦有些泄气,狼狈转身道:“我知道你对她同样如此,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不愿去见她,但是……就当是遵守承诺,你曾经托我照顾她,我会的,我会陪着她,等你……去接她。”说完,那一向温雅的少年狼狈离开。

  真是讽刺……

  他竟然告诉一个男人,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好我的心上人,等你来接她走。

  可谁让他……舍不得她伤心呢,只要她好,他便无碍。

  你若不伤,岁月无恙;心若不动,风又如何?

  原地的寒倾,亦是落寞转身。

  ……

  天山灵气充裕,故天帝将天宫建在了天山之上,天山,上连天宫。

  “陛下,你回来了。”陌羽得知寒倾归来,心神不宁,却猛然听到那甜腻的声音,心情不由得恢复,面上再度扬起略带英气的弧度,笑道:“嗯,瑶儿等急了吧。”

  陌羽前方的女子,三千青丝绾了华贵发髻,簪着金凤步摇,一身淡粉色罗裙,手腕挽着乳白色轻纱,身形纤弱,又不失韵味,一双墨色杏目暗含秋波,配上那甜甜的笑意,怎能不让人心动?此女子,便是陌羽的妻子,瑶姬。亦是这天宫的天后!

  瑶姬听闻陌羽之言,浅浅一笑,上前挽着陌羽的臂弯轻笑:“瑶儿可不是那凡界不懂事的女子,陛下是乾坤之主,日理万机,瑶儿哪有再给陛下添麻烦的道理?”

  女子的温婉知礼明显让陌羽更加愉悦,轻抚着瑶姬的秀发笑言:“本尊当然知道瑶儿懂事,这才觉得有所亏欠啊,不想瑶儿如此识得大体,本尊能得瑶儿如此贤妻,是本尊的福气。”

  揽着怀中的女子,陌羽心中的阴霾也是散去,心中冷笑,寒倾你再厉害又能如何?!得到了灭世剑又怎样?!最后的胜利者还是本尊!就连那一心牵挂你的瑶姬,此刻也是我的天后!你回来了又能如何?!本尊定会让你知道,手下败将,永远都翻不了天!

继续阅读:第四章 天帝发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