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帝发难
君琴然2016-11-30 20:362,483

  不知不觉,二人已到瑶池。

  瑶池,天后住所,亦是天宫景色最为秀丽之处,凉亭垂柳,清浅池塘,白雾袅袅,灵气缭绕。

  陌羽抱着佳人,斜卧在凉亭内的软榻上,搂着怀中的温香软玉,心中越发得意之时,听见了怀中佳人的轻唤。

  “陛下,魔尊归来,定然为祸四方,陛下打算如何?”瑶姬玉手把玩着陌羽腰间的精致玉佩,漂亮的眉宇间却浮现些许恐惧与哀愁,轻轻依偎在陌羽怀中,柔弱之意尽显。

  见娇妻如此,陌羽更是将其紧紧搂住,轻声安慰:“瑶儿放心,有本尊在,他输给我一次,定然会输给我第二次!”

  瑶姬这才一笑,轻轻蹭了蹭陌羽胸前的衣襟,柔柔的道:“嗯,瑶儿相信陛下。”

  在陌羽忙着安抚娇妻之时,却错过了瑶姬漂亮的杏目中,那一闪而过的流光。

  ……

  漫长冰冷的夜晚,终于迎来了第一缕阳光。

  “天亮了……”在树下坐了一夜的雪离抬头,微微眯眼看着那初升的太阳,似是无意一般发出一声轻喃。

  倾,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回眸,离儿就在。

  “天亮了……”坐在魔界大殿前一晚的寒倾,望着遥远的北方,缓缓起身,亦是发出一声低吟。

  离儿,若我还能见到你,定会告诉你,我心悦你。

  即便人不在一起,可是他们还是在做着同样的动作,说着同样的话,因为他们想的,念的,都是对方。

  若有意念你,身在何处,依旧等你;若无意恋你,朝夕相伴,只会谢你。

  ……

  天界一处,一三丈高的石碑静静伫立,石碑表面光滑异常,仿佛镜子一般,散发出奇异的波动,而这石碑上方刻着两个大字:天镜!

  这天镜旁有一男子,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石碑中的影像,越看,唇角的笑容便越发扩大。

  而此刻雪离的一举一动,却是通过天镜全部落入了的石镜前方的男子眼中。

  天山一向大雪纷飞,可如今却是阳光普照,骄阳似火。这一异象引起了陌羽的疑惑,陌羽动用了天宫宝物天镜探查,而这一查,倒是让其查到了极度有用的消息!

  虽然天镜只能看见影像,无法听见声音,可身为天帝的陌羽还是能看懂这镜中二人的对话。

  陌羽得意一笑,扬长而去。

  他可是发现了了不得的秘密了,寒倾啊寒倾,你竟然与这雪女有关系!这就是你敢挑衅本尊的筹码吗?!雪女之心,本尊绝不会让你得到!

  阳光万丈的天山,本在等着寒倾归来的二人,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文雅的少年正挡在雪离身前,一双墨眸紧紧盯着面前的男子,唇角笑意若隐若现,道:“天帝何故来此贫瘠之地?!”

  陌羽手握折扇,剑眉微挑,神色难掩傲气与不屑,对风溯锦连正视都未曾有过,目光倒是若有若无的扫过少年身后那一身素白的雪离,亦是笑言:“本座去哪,岂容你一个小小花灵多嘴!”

  风溯锦微微眯眼,这天帝与魔尊可是旧怨累累,小雪儿肯定是寒倾这边的,他当然会帮小雪儿,可这天帝的能力……实非他所能抵抗的,若是他今日有意带走小雪儿,恐怕他还真的无能为力。想到此处,风溯锦心中不禁苦笑,一种极度的无力从心底缓缓流出。果然小雪儿选择寒倾是对的,至少……他比他强啊。也罢,如今只能殊死一搏,但求小雪儿安好便可。虽然如此无力,可少年依旧笑颜如玉,不见丝毫慌乱,轻笑着道:“在下的确不该多嘴,可这天山却不是天帝该来的地方啊,这天下,更非天帝一人独大。”

  陌羽脸色缓缓阴沉下来,风溯锦此言可是在打他的脸啊,他的确是忌惮寒倾的存在,可就算是如此,也轮不到他一个小小花灵来教训!陌羽一声冷笑道:“哦?是吗?本尊才是乾坤之主!本尊要做的事,可还没有做不到的!”

  二人针锋相对,沉默的雪离此刻也看出了这不速之客不安好心,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阁下想做什么?”

  雪离虽然单纯,却还是能分清人的,所以对这个丝毫没有礼数可言的来客,她不喜欢。

  陌羽一笑,手中折扇‘啪’的合起,勾唇道:“本尊不过是想请姑娘去本尊家中做客而已,并无恶意。”

  风溯锦‘嗤’的一笑,做客?他不是三岁的孩子,人界三岁的孩子都知道不能随便和别人离开,何况他?可还未待他开口,雪离便抢先道:“那便多谢阁下好意,不过还是算了吧,我不会离开天山的。”

  陌羽一眯眼,眸中浮现些许怒意,周身缭绕着淡淡的波动,似是无奈一般道:“既然姑娘不愿意,那本尊只好自己动手‘请’姑娘了。”

  话落,急速飞身向前,想要强行带走雪离。

  不过刹那,雪离准备闪躲,风溯锦准备出手,可还未待二人有所动作,虚空中便传出了一声略有妖异的轻笑。

  “呵呵,真该让天下的百姓看看,他们的天帝竟如此无耻,光天化日之下,竟企图强行带走妙龄姑娘。”

  一身红袍的寒倾负手,踏风而来,一头银丝微微飘扬,显出那独属于他的不羁与邪魅。

  在见到那来人的一瞬间,雪离准备闪躲的娇躯却是停滞在原地,不避不闪,一双碧色的妙眸紧紧盯着那脚踏虚空,宛若画中而来的男子。

  而陌羽心中一紧,咬牙瞥了眼赶来的寒倾,却未停下动作,只要抓住了那雪女,无论是因为那雪女还是因为雪女的心,寒倾都奈何不了他了!

  寒倾当然知道陌羽的小心思,轻蔑一笑,他既然来了,那陌羽想带走离儿,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寒倾扬手,白皙修长的手上却缓缓攀出数条墨色细链,墨色锁链极为纤细,却又仿佛有生命一般,在那修长的手指上蠕动。微微挥手,锁链便急速向前而去,且化为拳头粗细,不过瞬间便出现在了陌羽后方。

  察觉后方劲气的陌羽脸色极度阴沉,为了躲避那锁链,被迫强行收手,旋身与寒倾对视,目光森寒,咧嘴冷笑道:“来的可真快啊……”

  寒倾笑而不语,缓步走至雪离身前,看似消瘦的身躯却是将那柔弱的少女完全遮盖,如山一般沉稳。妖异面庞浮现戏谑之意,道:“本座今日倒是要看看,天帝是怎么‘请’雪女的。”

  寒倾死死抑制着心中的悸动,那千年思念的容颜,如今就在他身后,他却不敢转头去看。

  雪离亦是紧紧看着那身前的人影,即便是千年未见,可仅仅是一个背影,便能让她感觉到安心。

  陌羽心知今日难以成事,冷哼一声道:“既然姑娘不愿意,本尊便不再强求。”

  话落,陌羽转身便走,背影倒是颇有丝丝狼狈之意。

  见陌羽离去,寒倾也抬脚便走,他不敢看那身后的那倾世容颜,他怕他会忍不住拥她入怀。

继续阅读:第五章 再见不如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