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古树重生
君琴然2016-12-07 20:102,462

  白幽谷外,情势却是剑拔弩张,似是随时准备开战一般。

  一身白衫的风溯锦带着那平日的温雅笑意,站在最前方;其身后便是白幽谷内一众生灵,不仅仅是花灵,亦有其他生灵的存在。而其对面,则是以一女子为首的大批花灵;那为首女子衣着暴露,一身红色衣衫,白皙的胳膊与小腿皆是裸露在空气中,胸前更是露出大片白皙,满是妩媚的容颜亦是带着妖娆的笑意,左边脸颊描绘着彩色的花纹,更是有着一种野性的美丽。

  女子步伐妖娆,上前几步,娇笑道:“哟~这不是风公子吗,连你也回来了啊,啧啧啧,真是给本宫面子呢~”

  风溯锦毫不在意,温雅淡笑道:“风某荣幸,不知宫主今日这是何意?”

  那妩媚女子似是在思考一般,妖娆笑言:“哎呀~本宫听说木匀谷主仙逝,特来祭奠呢~”

  风溯锦身后的梦唯却是一声冷笑,道:“多谢宫主挂心了,谷主可尚未仙逝,宫主此番怕是白跑一次了!”

  梦唯声音落下,不仅仅是那百花宫的宫主,就连白幽谷众灵亦是错愕不堪,谷主明明已经仙逝,梦唯为何说谷主尚在?!

  那百花宫宫主微微眯眸,却是一笑道:“是吗?那倒是本宫误会了呢,不过既然谷主未亡,本宫前去拜访拜访前辈不为过吧。”

  风溯锦眸中一暗,却还是笑道:“不必,谷主此刻不宜见客,宫主还是请回吧。”

  那女子心中越发肯定了白幽谷的人是在哄骗她,有恃无恐的抱臂,道:“本宫不过是来拜访前辈,可你们却将本宫拒之门外,难不成这便是白幽谷的待客之道?!本宫可真是见识到了!”

  这女子的一番话,却是让白幽谷众人面色越发难看,这人分明是不怀好意,可却在此喊冤,白幽谷众人只觉得心口堵得慌,却找不到话来回答,只得狠狠地瞪着百花宫一行人,而百花宫也毫不示弱,得意洋洋的回瞪回去。

  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白幽谷外虽然气氛紧张,可那寂静的松林却同样弥漫着肃穆的气息。

  少女玉手依旧覆在那干枯却又粗大的树干之上,其身后的漩涡更是缓缓凝实;漩涡旋转间,竟是传出些许奇异波动,那是……灵气,亦是生机。

  少女忽而睁眸,一双纯净的碧色妙眸不过瞬间便让天地失色;少女另一只手微微扬起,那漩涡便如同受到牵引一般,微微颤动;樱唇微翘,低喃:“灵聚,复生。”

  一丝低喃悄然落下,充斥着生机的漩涡忽向上冲去,绚丽的碧色光芒直插云霄,璀璨的光柱将少女与那古树包裹,可下一瞬,便杳无音讯;只剩下了那璀璨的光柱,看不清少女与那古树的身影。

  却无人知晓,那少女身影被碧色光柱包围之时,暗处缓缓走出了一抹血色的身影;让人迷乱的血眸注视着少女的方向,亦是一声轻喃:“死而复生吗……离儿啊,真是每次都能让我惊艳……”

  你能否让这古树重生,我不知,亦不在乎;离儿,你可否……让我死去的心重生呢??

  心既死兮情未消;情若消兮灵亦殁。

  ……

  冲天的绚丽光柱让白幽谷外的人亦是一惊;本是极度凝重的气氛,现在却是浓浓的震惊;无论是百花宫,还是白幽谷,都紧紧地盯着那璀璨的光柱,即便离得不近,但是还是能感觉得到那古老的浓郁灵气。

  百花宫的那妩媚女子眉头紧蹙,心中暗道不好,这木昀难不成真的没死?!女子有些慌了,倘若木昀真的还活着,那她这么光明正大来前来挑衅不是找死吗?!

  白幽谷的人却是暗自狂喜,虽然不知那光柱是何物,但是如今到是足以震慑那百花宫一干人等。

  风溯锦亦是愣神,却极快的恢复,一派悠然之色笑言:“看来是木昀谷主出关了啊,花韵宫主可还要拜访?我白幽谷欢迎之至。”

  花韵笑的有些勉强,看了一眼自己身后满是不甘的人,却是无奈,若是知道木昀没死,她才不会带人前来,如今倒好,便宜没捞着,倒是碰了一鼻子灰,当下便道:“既然木昀谷主无事,本宫便放心了,不过宫中还有事物要本宫处理,不便久留,告辞。”

  声音落下,不待风溯锦等人开口,花韵便带人迅速离开,背影倒是极其狼狈,花韵更是满肚子的气愤,今天她的脸可算是丢光了!

  见花韵狼狈离开的白幽谷众人却是一阵劫后余生的狂喜,本以为今日定要有一场血战,却不想竟兵不血刃如此轻松的赢得了这场战斗,倒是让他们不禁感慨今日这种种风波,倒是有种一瞬千年的感觉。

  ……

  风溯锦一人回了松林,他不知小雪儿的情况如何了,所以不许其他人跟着来,只身而至,却愕然的看见了那守护在此的血色身影,当下便道:“寒倾?!你怎么在这!”

  寒倾淡淡的看了风溯锦一眼,在此把目光投向那巨大光柱中的少女,淡言:“你管不着。”

  风溯锦信步走至寒倾身前,心中暗道这家伙分明是放不下小雪儿,面上却是笑的温文尔雅,道:“哦?管不着?这可是白幽谷,魔尊大人擅闯白幽谷,怎的还说本少管不着?”

  寒倾挑眉,慵懒抱臂,似笑非笑道:“擅入?本尊当年也擅入来着,还带走了你这颗灵种送人,你白幽谷能奈我和?”

  风溯锦面上笑意一僵,狠狠的瞪了一眼寒倾,道:“送人?我还真该感谢魔尊大人呢,若不是小雪儿实在是太傻,她现在就是那个站在我风溯锦身旁的女子了。”

  寒倾亦是一愣,看着得意洋洋的风溯锦,目光有些森冷,笑道:“是吗?可惜她不爱你。”

  风溯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不爱我又怎样,这千年严寒,是我陪她等过来的,不是你寒倾。”却又忽然神秘一笑,看着寒倾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道:“魔尊大人不是要永生不见吗?怎么现在自己眼巴巴的跑过来,口口声声说着不在乎不在乎,怎么如今倒是跑到我这白幽谷来看小雪儿呢?”

  寒倾再次懒懒的瞥了一眼风溯锦,却没再开口;他……真的放不下离儿;就让他偷偷来看一眼吧,只是看看就好;寒倾心中的痛苦,不比风溯锦少,他真的羡慕风溯锦,可以这样陪着离儿,他也想啊……就这么陪着也好……

  两个同样骄傲优秀的男子,却都在羡慕着对方;

  一个羡慕着对方被自己爱的女孩爱着;一个羡慕着对方可以陪着自己爱的女孩;

  同样的无奈,同样的心痛;

  纵然世事无常,他们初心从未变;

  爱她,只有爱她;

  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她;

  或许他们没有不顾一切,但是他们深情从未变过;

  此生只爱一人,永世只念一人;纵然无法厮守,但求此生挂念。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吾念卿卿,愿卿不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