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吾念卿卿,愿卿不知
君琴然2016-12-11 19:242,667

  在二人默默地等待当中,那光柱却是丝毫未动,可不知何时,一道素白身影却毫无预兆的从那光柱中脱出;见到那身影的一刹那,寒倾想都没想的上前去接住了那已然没了意识的少女;一身血袍的男子怀中抱着那娇柔的白衣少女缓缓落地;风溯锦只能想到四个形容这个场景:风华绝代!

  不过几息,寒倾便抱着那少女出现了风溯锦身前,血色双眸深深的凝望了怀中少女一眼,任谁都能看出那双眸中的深情、宠溺,与无奈,终究只是看了一眼,便将少女向风溯锦递去。风溯锦皱眉看了眼别过头的寒倾,伸手接过了那少女,抬眸还未说什么,便只见到了那血色身影离去的背影,耳中传入了一声淡淡的嘱托;

  “别告诉她,我来过……还有,好好照顾她……”

  风溯锦紧锁眉头,却无可奈何,看了眼那依旧被笼罩在碧色光柱中的古树,低声一叹,抱着那少女离去,原地只留叹息;

  “唉……”

  无人会知,无人能懂;那两个足以倾世的男子心中的苦涩与无奈。

  天山之上,纵然少女不在,却依旧大雪纷飞。

  一道袍老者满是无奈的走出天山,一边走,一边低声自语:“哎呀呀,老夫怎么就揽下了这个苦差事呢?这雪女也不知道哪去了,可怜老夫这把老骨头啊……”

  不断低声抱怨的老者正是那下凡来规劝雪离的太上老君,可雪离此刻正在白幽谷,倒是让这太上老君扑了个空;正当老者无奈之际,却猛然发现南边远处那一道璀璨耀眼的碧色光柱,当下面色便有些凝重,低声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行不行!老夫得去看看!”

  话落,太上老君也是急急忙忙的向白幽谷而去。

  ……

  寒倾将那少女交给风溯锦后,便回到了魔界,而此时的魔界大殿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一身黑衣的婳泺捂着右肩单膝跪在地上,鲜血不断涌出,而青悯却是一脸悠然自在的看着这一幕;

  “怎么,我丢了魔界的脸吗?今天换成是你,恐怕在那少昊手中三招都撑不过去。”青悯毫不留情的击溃婳泺的骄傲,将其小心翼翼保护的自尊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婳泺面色难堪,她一直以为六大护法中她不比青悯差,甚至对身为魔界大祭司的黑媚也是毫无尊崇;可今日,她却知道了自己有多么的卑微,竟然在青悯让了她三招后还是迅速落败,之前的大话却全部成了笑话,她现在就是所有人眼中的笑话!可她不甘心,恶狠狠的瞪着青悯,冷笑道:“是吗?可即便如此,也掩饰不了你这大护法败在少昊手中的事实!”

  青悯面色一暗,手中折扇一甩便要再次出手,可刚刚扬起的手却又被黑媚拦住;黑媚淡淡的瞥了眼那跪着的婳泺,转眸对青悯道:“青悯,比试比试就算了。”

  黑媚顾全的可不是婳泺,说实话她也不喜欢那个狂妄自负又没有本钱的女人,可她却是在为寒倾保存实力,若是此刻魔界内讧,岂不是给了天界可乘之机?!

  那左脸边有着狰狞血色纹路的男子亦是上前,淡漠道:“黑媚大祭司说得对,不可冲动。”

  那男子与青悯对视,眸中之意青悯如何不懂?不过是告诉他若是再继续下去怕是尊主会发怒,当下便一拂衣袖,道:“既然黑媚大祭司和血煞开口,我不再计较便是。”

  那名为血煞的男子微微点头,伸手将那跪地的婳泺拉了起来,淡淡的道:“你狂妄可以,但是要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

  婳泺面色苍白中带着铁青,咬牙道:“受教了。”

  “看来比试结束了啊。”婳泺声音刚落,另外一声略带邪意的声音却是响起。众人抬眸望去,却见那离去的血袍男子出现在了王座上,当下便躬身行礼。

  寒倾不问也知道这场闹剧的结果,随意挥了挥手,道:“仔细看着点天界的动静,都下去吧。”

  下方几人交换了个眼神,异口同声道:“遵命,属下等告退。”

  声音落下,青悯看也不看一眼婳泺,转身率先出了大殿。血煞却是深深看了眼面色铁青的婳泺,却也是转身离去。

  黑媚几人亦是陆续离去,空荡的大殿终是再次剩下了尊贵却又孤独的男子。

  寒倾微微垂眸,看着自己的手,他似乎还能感觉到手中那少女的温度,即便如斯冰冷,他亦难忘却。

  此生的温暖,仅仅是那日你掌心冰冷的温度。

  吾念卿卿,愿卿不知;若有来世,惟愿不负。

  ……

  落英纷纷的白幽谷今日异常热闹,劫后余生的众人心中还未平静,可被风溯锦安置好的雪离却一直未曾醒来,纵然雪离存在久远,为上古之灵,灵气浑厚,可死而复生这等逆天之事却还是让其消耗严重,故此一直陷入昏迷,不过这可急坏了风溯锦。

  房间内,看着躺在巨大的牡丹花蕊中的白衣少女,风溯锦皱眉看向一旁的梦唯,道:“你先回去吧。”

  梦唯隐隐感觉风溯锦对那雪离的心思不单单是普通朋友,有些不情愿的道:“为何?雪离姑娘于我白幽谷有着大恩,我在此守着姑娘并无不妥之处,倒是溯锦你本为男儿身,守着以为姑娘怕是对姑娘名节有损吧。”

  风溯锦目光微冷,唇角的温润笑意却是云淡风轻,笑言:“梦唯,有些事,知道的多了,可不好。”

  梦唯一愣,风溯锦这是在警告她吗?当下心中越发肯定风溯锦和雪离之间有着什么,却是柔柔笑道:“是吗?若是我知道了什么,溯锦会对我动杀手吗?”

  风溯锦摇摇头,状似无奈的道:“恐怕我没那个机会,还未等我动手,你就已经消散在天地间了。”

  风溯锦这番话倒是告诉了梦唯两个消息;其一,你知道了我的确会杀了你;其二,不过不等我杀了你就会有人让你消失。

  梦唯自然也是听懂了风溯锦话中之意,面上有些挂不住,勉强保持着笑意,道:“是……是吗,看来这位姑娘来头不小啊,姑娘解了白幽谷的危难,溯锦是否也应该让我们知道恩人是谁啊?”

  风溯锦淡淡的点了点头,向外唤道:“沐秋何在?!”

  房间外的沐秋闻声,急忙进入,道:“沐秋在。”

  风溯锦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惊愕的梦唯,转眸对沐秋道:“雪离姑娘为救木昀谷主昏迷不醒,今日白幽谷危局亦是雪离姑娘相助,吩咐下去,从今日起,雪离姑娘便是我谷中贵客,你们怎么对我的,就怎么对她,明白?”

  沐秋有些震惊,悄悄看了眼面色不善的梦唯,却还是应道:“是,沐秋明白。”

  风溯锦满意点头,扬了扬手,道:“出去吧。”

  沐秋再次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梦唯,这才悻悻的走出。

  风溯锦看向梦唯,笑的如沐春风,笑言:“雪离,是我白幽谷的贵客,这样的身份可满意?别再让本少说第二遍,立刻,出去!”

  梦唯面色再度苍白些许,有些委屈的看了眼风溯锦,她竟不知那一向温润疏离的少年可以对一个人如此,伤心欲绝的梦唯转身便跑了出去。风溯锦却是毫不在意,那潋滟双眸么在看向少女的那一刻,却是惊世的温柔。

  温润少年,是风溯锦;可我,只是那天山之上听你诉说了五百年的碧桃。

  若时光能从来,我只愿永不化形,只愿如开始一般,你说,我听。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如果,也仅是如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