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佛说:一花一世界
君琴然2016-12-15 20:232,231

  白霓抬眸,看向那少女,却发现了雪离情绪极度的低落,心中有些奇怪,看着那满面黯然的少女,刚想开口安慰,却见那少女手中的兰花酥猛然掉落,而那少女也瞬间消失在了她面前;有些惊愕的失声喊道:“雪离!你去哪啊?!”

  而那少女的身影却早早消失在了白霓的视线内;闻声其余人更是错愕,那一身白衣的翩翩少年面容也是染上了一瞬的紧张,不过几息便消失在了原地,紧随那少女而去;转眼间,热闹的幽苑便再无一人。

  而此刻的雪离却是直奔着松林而去,松林那灵气光柱,是她设下的灵气屏障;不单单能修复着木昀失去的生机,更是能为其聚灵,可这灵气木昀还没有全部吸收,雪离自然能感觉得到那灵气屏障的波动,就在刚刚,她察觉到了灵气屏障有人接近,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来查探;

  “你想干什么?!”雪离盯着那围绕着灵气屏障转来转去的老者,有些怒意的问道;这灵气屏障若是毁了,那古树之灵定然也会死去。

  太上老君也是一惊,心中不由得疑问,今日不是说要报答那个白幽谷的恩人吗?怎么会有人来这?在看到那少女的瞬间,太上老君却又心惊,这小娃娃的接近,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而且太上老君更是惊异的发现面前的少女可不是什么花灵,而且……他察觉不出这少女究竟是什么,只能感觉得到其身边围绕的浓浓的寒气,而且这气息,似乎与那灵气光柱……有着丝丝的相似呢……不过太上老君到底也是得到多年,纵然心中辗转,可面上不过片刻便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和蔼模样,笑道:“哎呀,小姑娘啊,老夫这不是见此处甚是晃眼,这才来看个究竟嘛。”

  雪离望了眼那树灵,发现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方才微微松口气,继而道:“既然你看都看了,可以走了吧。”

  雪离还不傻,整个白幽谷都知道这灵气屏障是她设下的,可这老头在白幽谷却半点不知道,稍微动动心思,便知道这白幽谷的人故意隐瞒,雪离也看出来了这白幽谷的人对这个神秘的老头有些敌意,所以雪离只想让这个人离开古树之灵,以免发生意外。

  太上老君微不可见的一蹙眉,心中有些无奈,他还没看什么呢啊,刚到这小娃娃就追了过来,本以为这白幽谷没有邀请他倒是给了他机会,却没想到还是被逮住了,可太上老君何聪慧,自然知道此刻不是继续探查的好时机,当下便笑道:“好好好,那老夫这便离去。”

  话落,还状似无奈的一摇头,转身悠然的离去。

  太上老君离去后,风溯锦等人也是赶了过来,看着安然无恙的木昀本体,众人皆是如释重负一笑;风溯锦看了眼那苍老的背影,微微蹙眉,看向雪离问道:“小雪儿,发生什么了?”

  雪离单纯,精致娇俏的小脸此刻却是一本正经,说道:“那个人说看见我的灵气屏障,想来看看。”

  雪离话一出,白幽谷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心中也是更加肯定了那老头肯定是百花宫的人,当下便都是气愤之意。

  随着众人而来的白霓也是一脸愤愤,怒道:“溯锦公子,那老头肯定是百花宫的人!赶紧把他赶走吧!”

  其余众人也是跟着附和;

  “对啊对啊,他肯定是奸细!”

  “快把他赶走!不然我们肯定又要遭殃了!”

  “对对!赶走他赶走他!”

  ……

  听着众人的议论,雪离本来还有些不解,此刻倒是听得明白了;而风溯锦却是带着那不温不火的笑意,笑道:“大家先别激动,那好歹是个老人家,既然喜欢白幽谷何必要赶走呢?倒叫外人说我们白幽谷蛮横无理毫无礼数,我等岂不是冤枉?”

  一发间缠绕着丝丝绿叶,身着翠绿劲装的男子上前,有些不解道:“为什么?那老头分明就是心怀不轨不怀好意!留在白幽谷岂不是害了我们!”

  风溯锦无奈摇摇头,暗道这白幽谷内的人怎么都这么单纯了呢,无奈道:“既然你们知道那老头不怀好意,多多提防便是,若是赶走了他,不单单外界对我们白幽谷会有争议,单单是百花宫那边,你们怎么确定不会再有人来?到时候岂不是更加麻烦?”

  风溯锦此言一落,争论倒是停了下来,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没有反驳;风溯锦的话的确很有道理,至少他们现在还能提防着,若是再换新花样……说不定还真会吃亏呢;那男子亦是有些羞愧,低头道:“公子说的有道理,是我鲁莽了。”

  风溯锦这才满意点头,扬了扬手道:“好了,大家回去继续吧。”

  众人闻言,笑呵呵的点头回身,心中的不愉快转瞬便烟消云散;

  其实生灵也很简单,上一秒的拔刀相向,下一秒的握手言和;只不过是立场不同,思想不同罢了;然……若是众生思想一致,又怎能称得上芸芸众生呢?

  ……

  众人回到幽苑继续着他们别致的庆功宴,白霓和雪离倒是一路有说有笑,风溯锦却是在不远处默默的望着那少女的笑颜,心中苦笑,其实能这样看着她笑……也很幸福呢!

  “雪姑娘,我们……能借一步说话吗?”梦唯依旧是那副温柔的模样,丝毫不见憔悴;而正在与白霓一边说笑一边吃东西的雪离却是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嗯。”

  梦唯一笑,转身便走,雪离随之而去;白霓倒是有些不放心,却没有跟上去,白霓觉得,雪离这种神秘强大一样的人,怎么会出意外呢?

  ……

  “雪姑娘……”梦唯带雪离到了一处僻静之所,方才有些忐忑的唤道。

  雪离微微一笑,纯净不染尘埃的碧色妙眸微微流转,道:“你找我,因为风溯锦吗?”

  她单纯,却不傻;梦唯对风溯锦的特殊,她怎会看不出来?

  只是……梦唯不该担心她和风溯锦,风溯锦的心给了她,可……她没心,不懂情;

  或许她有心吧,就算是有,也早已给了别人;心,怎能分成两份呢?

  佛说:一树一菩提,一花一世界;

  雪离无心,无情;却懂得:一心付良人,一生为一人。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一眼千年,无望之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