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眼千年,无望之恋
君琴然2016-12-15 20:262,455

  见雪离竟如此准确的猜出了自己的来意,梦唯有些尴尬,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一般,柔声道:“雪离姑娘既然知道梦唯此举之意,想必也知道梦唯想要说什么吧。”

  雪离却是轻轻摇了摇头,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星光,星火灿烂,仿佛当年与寒倾在天山之时,那样美,美的让人忍不住觉得是幻觉;可少女那精致容颜却比漫天璀璨的星火更加耀眼,即便此刻布满黯然,少女竟是有些微微苦笑道:“我对风溯锦,没有你们口中的情。”

  她无情,却独独对寒倾心心念念;或许她是有情的吧,可是无论有,亦或是没有,她都不会爱风溯锦;无情,谁也不爱,有情,只爱一人;而风溯锦,恰巧不是那个……一人。

  梦唯没有惊愕,溯锦刚刚就说过,他永远不会和他爱的人在一起,可风溯锦却永远不知道,这句话让梦唯既喜又悲;喜悦,因为她还有机会,悲伤,风溯锦真的很在乎那个人,即便得不到,也不肯爱别人……梦唯强忍着悲戚,轻笑道:“雪姑娘能否告知梦唯,为何如此?溯锦……似乎没有配不上姑娘之处吧。”

  雪离依旧看着夜空,面上带着宁静淡雅的笑容,不同于梦唯的温柔,雪离却是冰冷中带着淡雅,就像是天山上盛开着的洁白雪莲一般,随风摇曳,淡漠,却又淡雅,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却又怕玷污了那少女的圣洁;少女略带忧伤的道:“或许风溯锦在你们眼中很好,就像是……温暖,但是……”雪离回眸,碧色的妙眸直视着梦唯,道:“一个从未有过温暖的人,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后,就再也不会忘了,也再也不想要其他的温暖,因为……终究不一样的……”

  雪离的话,梦唯听懂了;看着那绝色的容颜染上的哀愁之意,梦唯只得心中暗叹,果真情字伤人……

  伤了溯锦,伤了自己,伤了……雪姑娘;可心,终是不由得自己做主;即便是警告了自己千遍万遍,那个人不爱你,可你就是没办法放弃;因为放弃的痛苦,远远大过被拒绝。

  “如此……倒是梦唯冒犯了,还请姑娘见谅。”梦唯低声一笑,笑声却是无奈。

  雪离耸了耸肩,倒是失了些深沉,多了些娇俏,笑言:“无妨,反正我很快就会离开……以后,也不会出现;风溯锦他……早晚有一天也会离开那里的……”

  雪离早晚要回到天山的,风溯锦答应她只要解决了白幽谷的事,就送她回去;而且……天山,风溯锦已经欣赏了一千年了,或许已经没有理由再留下了吧……

  梦唯却是一头雾水,当年还是灵种的溯锦被闯入白幽谷的人带走,五百年后才回来,可却从不在谷中长住,一年半载才回来一次,这些年……溯锦到底去了哪?疑惑不解之下,梦唯开口试探的询问:“雪姑娘乃白幽谷恩人,可梦唯除了恩人姓甚名谁外,却什么都不知……若是方便,姑娘可否透露些许?”

  闻言的雪离却有些警惕,倾说过,她不能相信任何人;风溯锦也说过,外界人心叵测,不可轻信,况且这些年关于她的传言风溯锦也说了不少,雪离自然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只是淡淡一笑,道:“我啊……我住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很快我就会回去了,而且……再也不会离开那里了……”

  梦唯心知雪离不愿透露,也没有追问,却是对雪离有了些许兴趣,笑着问道:“雪离姑娘尽可多留些日子,不过……为什么不离开姑娘口中之地呢?”

  雪离悠然转身,向幽苑而去,只留一声空灵却又执着的声音在原地:“因为,我答应了一个人,要等他的啊……永远的……等下去……”

  我等你,沧海桑田,只为一眼千年;

  我等你,天荒地老,只为最初承诺;

  我等你,月升日暮,只为初心不负。

  伫立原地的梦唯却是被深深的震撼;多么的执着,多么的坚强,才能说出要永远的去等待一个人;不计后果,不计代价,只为等待……

  ……

  雪离走后,梦唯也没有多留;而二女离去后,暗处却缓缓走出一抹血色身影,修长的身姿,如斯卓越;那一双足以让世人迷乱的血色双眸,却满是复杂之色,望着那少女离开的方向。

  “魔君大人两次莅临白幽谷,荣幸荣幸。”一身白衣的少年自其身后翩然走出,如玉眉目染上笑意,风华天下。

  寒倾没有回眸,少见的露出了绝望的目光,淡淡的开口,声音飘渺的好似下一秒变会消散一样……

  “我值得吗……她这是何苦……”

  风溯锦微微惊异,却是淡然的点点头,摊手道:“无关值不值得,就像我对她一样,只是因为那个人,有关风月,无关其他。”

  寒倾回身一笑,道:“这话倒是直白,有关风月,可我……却有关其他。”

  看着那倔强的男子,风溯锦却是无奈,道:“当初你将还未化形的我唤出,却什么都没说,那个时候,你也是痛苦的吧……”

  寒倾似乎是在回想,面色苦涩,道:“或许是的吧……我想你替我陪着她,却又……不想任何人接近她……”

  风溯锦不禁一笑,似是打趣一般道:“你这家伙未免太过自私,若不是小雪儿对你深情难断,我早就把她抢走了。”

  寒倾自嘲一笑,倒有些毅然之意,道:“嗯,我的确太过自私,但是……以后都不会了……”

  风溯锦隐隐感觉今晚的寒倾有些不同,微微皱眉,没有说话;寒倾却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身体里流着的,有我的心头精血,也算是……另外一个我了吧,代替我,陪着她……若是可以,代替我……好好爱她,让她得到自己应有的幸福……至于我,此生不见,才是最好的吧……”

  话落,寒倾似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无法呼吸的剧痛袭来,却还是死死忍着;风溯锦说的对,他不能这么自私,离儿幸福就好……无论幸福是谁给的……

  风溯锦没有回应,只是淡淡转身向少女离去的方向走去,只留下了一句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今日这些话,风溯锦只当没听过……”

  寒倾,我风溯锦对你,最后的容忍,也是我对小雪儿,最后的放弃。

  寒倾怔怔的望着那背影,低声喃喃:“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吗……这场注定没有结局的爱,真的还要继续吗……呵……继续什么啊?我何曾拥有过……又怎配说失去……”

  男子寂寥转身,无人看见其血瞳中一闪而过的泪光,那背影孤凄绝望,如斯深沉,如同挣扎在地狱烈火中一般,无法挣脱的痛苦,伴其生生世世。

  一场仇恨与爱情的抉择,注定无望的情,无法脱离的恨;漂泊无依的心,何去何从……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痴情成殇,伤了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