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痴情成殇,伤了谁
君琴然2016-12-15 20:262,191

  “小雪儿……你什么时候来的啊……”风溯锦刚想回幽苑,却发现了不远处静静伫立的那倒素白身影。

  雪离双手垂在身侧,微微垂眸;寒倾的气息,那样的熟悉,她怎会感知不到……闻风溯锦言,缓缓抬眸,启唇:“走了的,又回来了,一直都在。”

  风溯锦唇角笑容略微苦涩,握紧了袖中的手,轻声道:“你都听到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

  雪离点点头,纯净的碧眸直视着风溯锦,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吗?”

  风溯锦闪躲的别开头,心中苦笑,小雪儿到底还是知道了……也罢,早晚都要知道的;低声开口道:“嗯,知道一些。”

  雪离碧眸一亮,有些希翼的道:“告诉我,可以吗?”

  见到雪离没有丝毫怒火,风溯锦却更加失望;若是有着一丝丝,哪怕一丝丝的怒意,也能证明小雪儿是在乎他的啊,在乎他的欺骗;可没有,一丝都没有;小雪儿只会为了能知道寒倾的消息而喜悦,却不会为他的欺骗而发怒;真的……连一丝丝的在乎,都没有啊……

  风溯锦默然转身,只留一句;

  “去问他吧,他亲口告诉你不是更好吗……”

  只这一次,就一次;让他拒绝小雪儿一次吧;他高估自己了啊,他没那么大方的,真的没有;一次次的把小雪儿推给寒倾,一次次的撮合苦劝;可他呢……他也爱着小雪儿的啊!那么的深爱,让他自己都为之震惊,他温润,他文雅,他柔和,可以为了爱的人放弃一切,可是……他有感情的啊!他会痛的啊!痛的让他自己都感觉不到生命的存在,那样的剧痛,痛入骨髓,痛入心口,痛入每一寸肌肤,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让他休息休息吧,他是光,可以为爱的人付出一切,但是,光也会累的,让他休息休息……休息好了,就会变回曾经那温润如玉的他,可以不计后果不在乎自己,只为小雪儿幸福的那个他。

  雪离怔怔的在原地,看着风溯锦仓皇离去的背影,贝齿轻咬着樱唇,看了看风溯锦与寒倾各自离去的两个方向,微微犹豫,不过片刻,便向寒倾的方向追了过去;既然风溯锦不告诉她,那她就去找寒倾问明白。

  ……

  寒倾没有走远,脚步缓慢,他只想,在暗处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就好……可他知道,他有责任,有包袱,丢不掉的。一步一步的走着,每一步,都好像用尽了力气一样。

  “倾。”少女的轻唤在其身后响起,恍如一汪甘甜清泉,缓缓流入那早已干涸的心田;寒倾却不敢回头,固执的向前走去,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加快步伐。

  雪离笑着小跑着追上了寒倾,伸手便扯住了寒倾的衣袖轻晃,仿佛已经做了无数遍一样,毫无违和;绝世的俏脸满是欣喜,笑道:“来都来了,别走嘛。”

  寒倾心房不由得一颤,却是强行稳住心神,淡淡的道:“姑娘自重,本座可是男子,男女授受不亲,如此有损姑娘清誉。”

  雪离却是不在意,依旧晃着人衣袖,笑嘻嘻的模样却没了半分那淡雅之意,道:“男女授受不亲,可是……在天山的时候,你抱着我睡的呀,怎么现在说男女授受不亲了?”

  面对着少女的质问,寒倾无奈,扯回了自己的衣袖,淡言:“姑娘说笑了,本座与姑娘素不相识,何曾与姑娘有过肌肤之亲?”

  雪离却是不在乎,她知道倾有不得已的原因,当下却是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分明是笑着,却偏偏做出一副幽怨模样,再度扯着人衣袖,漂亮的碧眸可怜兮兮的看着那男子,娇声道:“哎!你说话不算话就算了,现在还想始乱终弃嘛?!”

  看着面前少女这般模样,寒倾心中一动,有些哭笑不得,这小丫头这些日子,倒是知道了不少,还始乱终弃,真是……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啊;无奈任少女扯着衣袖,寒倾却换上了一副邪肆笑容,竟有些当年初见那时的味道,抬手挑起了少女小巧的下巴,贴近了那精致的俏脸,勾唇笑道:“怎么,姑娘想让本座负责?”

  可雪离却有些慌乱,寒倾那熟悉的笑容,和这陌生的动作,让她有些惶恐,终究是涉世未深的少女,虽不知这动作的意义,却还是没来由的不知所措,只得用那双纯净的碧色妙眸盯着那近在咫尺的俊颜,说不出话,却无端的让人不自觉的怜爱。

  少女的不知所措,倒是让寒倾有着片刻的得意,可更多的,却是心疼;他……没办法,也没资格去守护这女孩;心中怅然,面上却是越发妖异,更加贴近了少女,伸手揽住了少女的纤腰,将其带入怀中,在其耳边轻声低喃:“若是你这么想要本座负责,本座不介意收了你,但是……不要妄想本座的情,本座,只是怜悯你罢了,看你还有几分姿色,收了倒也无妨。”

  寒倾冷漠的话语,句句狠狠地撞击在了雪离单纯的眼眸之中,那双原本不知所措慌乱的碧眸,此刻却满是无奈与委屈;雪离没有挣扎,乖巧的伏在寒倾怀中,任那大手钳制住下巴,有些费力的道:“倾,我知道你有原因的,这不是你想做的对吗?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好?”

  少女低声,甚至是祈求,寒倾心中越发凄切,却还是不表现出来,揽着雪离纤腰的手用力收紧,力度大的让雪离觉得疼痛,可却还是没有挣扎,耳边响起了寒倾妖异的声音;

  “告诉你?你还没资格知道本座的事;怎么不动啊?不痛吗?”

  雪离感受着腰间的痛意,却是伸手轻轻环住了寒倾精瘦的腰身,娇软的身躯与那高大的身躯更加贴紧,少女低声笑道:“为什么要动,这样的温暖,我等了一千年了……”

  就算是痛,对我来讲,却是期盼已久的温暖;痛又如何,对你,我甘之如饴;

  一句话,道出了雪离这千年的委屈;亦是让寒倾无言以对,他真的……舍不得,伤她了……

  可他,还是会伤她;

  这纷乱尘世间,谁的痴情,伤谁痛彻心扉;谁的痴恋,伤谁深入骨髓……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情,由心而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