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情,由心而生
君琴然2016-12-20 21:322,197

  怀中的柔软娇躯让寒倾舍不得放手,却是悄悄放小了力道,望着如此执着的少女,无奈一叹:“离儿……何苦啊……”

  而听到熟悉称谓的雪离娇躯却是轻轻颤抖,这句‘离儿’,她等了好久啊;抬头看着那寒倾那世间无双的俊颜,展颜一笑,道:“倾,你回来了是吗……”

  寒倾满嘴的苦涩,不知如何回答少女的问题,只得缓缓松开雪离,别过头,低声道:“不会回来了,曾经的寒倾,死了。”

  寒倾的话,让雪离慌乱至极,死亡……她不喜欢死亡,慌乱的扯住寒倾温热的大手,委屈道:“不会的,你就是倾,怎么会死呢!”

  寒倾见雪离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却是更加悲切,他……真希望是身体的死亡,至少不会伤了离儿,伤了自己……任少女扯着自己的手,一笑,却是太多的苦涩,道:“离儿。这个世界上,有三种死亡。”

  “第一种,是身体的死亡,生机消逝;”

  “第二种,是心的死亡,远比身体的死亡更加痛苦。”

  “第三种,是哀默,哀莫大于心死,比心死,还要彻底。”

  看着那听得极其认真的少女,想起天山那三日时光,恍如隔世;却又自嘲苦笑,呵……已经是隔世了吧,千年了,曾经的寒倾,死了;死于心死,死于哀默,死的彻底;却又低声笑道:“离儿能让那生机尽逝的树灵复活,却无法让我的心,活过来。”

  雪离却不以为意,歪头道:“倾是心死,可我……却没有心,但是有人说过,世间万物,皆有心,可有心,却要有情;倾,是不是让你有了情,心就会活过来?”

  寒倾对雪离的话有些惊愕,世间万物皆有心;离儿怎么会听到这样的话?他这么对离儿,一是想让离儿离开他,二便是不希望雪女之心现世,可离儿却知晓了有情便会有心,寒倾不由得恐慌,雪女之心决不能现世!寒倾反握住雪离的手,有些紧张的道:“离儿,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雪离没有回答,看见寒倾的紧张,却有些莫名的欣喜,笑道:“倾回答我,是不是只要有了情,就会有心了。”

  寒倾目光有些飘忽,不敢直视雪离,低声道:“离儿,心,从不重要,重要的是情,有了心,才会有情,有了情,必定有心,二者相伴相生,同生同失,缺一不可。”

  心中却苦笑,情,心,离儿都不要有;有了,便是羁绊,便是执念;

  可却殊不知,雪离早已有了情;只是依旧无心;千年的执着等待,羁绊执念,早已入骨。

  雪离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垂眸道:“我等了一千年了,无论如何,我绝不会放任倾的心死去;”抬眸,看着那双让雪离沉迷的血色双眸,道:“我不知道倾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倾会变成什么魔尊,但是,倾还是倾,一直都是,永远都是。”

  那日天山之上,男子许下承诺;如今,少女亦是许下承诺;

  寒倾永远是寒倾,至少在雪离眼里是,这,便是她给他的承诺;

  有关一生一世,永生永世的承诺。

  寒倾无视了心中的悸动,被雪离握住的手,也有一瞬的僵硬,心中苦涩蔓延,自己心爱的女子,对自己许下如此承诺,可却不能作出回应,只能……伤人伤己;寒倾只得笑叹一声,造化弄人,别无他法;低头,看着那一脸认真的少女,低声笑道:“离儿,再信我一次,好吗?”

  雪离重重点头,她当然信他;

  寒倾又是无奈笑道:“别再找我,我不值得,若是有一日,我没了这一身的包袱与责任,我便来找你;我说过,除了我,你谁也不能信,但是现在,还有一个人,你可以相信,那个一直在你身边的风溯锦,值得相信;好好呆在他身边,等我……回来。”

  一番话下来,寒倾自己都觉得讽刺;抛下包袱……他真的还能有那一天吗?或许会的吧……

  但是在这之前,离儿绝不能和他在一起;

  待有一日,抛下这包袱,定兑现当日承诺;

  待有一日,弃了这责任,定随你游遍天下;

  待有一日,失了这仇恨,定许你不负此生。

  雪离执拗的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道:“我会呆在风溯锦身边,等着倾回来,但是……倾值得。”

  寒倾苦笑,轻抚着雪离墨色的长发,低声:“我想过放弃你,可还是放不下你;当初的承诺,今日的承诺,来日,定然兑现;离儿,再信我一次,可好?”

  雪离嫣然一笑,乖巧点头,道:“我一直都相信倾的,我值得倾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没关系的,我会等,多久都等。”

  寒倾一笑,心中却轻松了许多;虽然再次许下了难以完成的承诺,但是……他心甘情愿;抬头看了眼漆黑的天色,却已然隐隐泛白,寒倾低声道:“天快亮了啊……”

  雪离见状,松开了寒倾的手,垂眸低声:“倾……是不是,要走了啊。”

  寒倾早知雪离聪慧,却不曾想更是如此敏感,只是语气中稍稍带了些惆怅,她便知晓了自己的意思,可赞赏雪离聪慧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心疼;越是聪慧的人,知道的就会越多,知道的越多,就会越痛;他的离儿,这一千年,究竟独自承担了多少?寒倾伸手,轻抚着那娇俏容颜,似是安慰一般,道:“好了,别难过,乖乖等我。”

  少女乖巧点头,却是轻轻推了推寒倾,催促道:“快走吧,我没事的,我会乖乖等着的。”

  寒倾讶异,离儿竟如此识大体,心中疼惜,却又是愧疚,离儿为他着想,可他却无法为离儿做什么……连名分,都没有;寒倾歉意一笑,道:“嗯,等我……”回来娶你。最后的四个字,寒倾没有说;他怕他无法实现,待他有资格说这句话的时候,定以十里红妆凤冠霞帔为聘,明媒正娶,迎娶他一生,唯一爱的女子。

  话落,便在雪离含笑,却又不舍的目光中,转身离去。

  这一夜,那曾经日夜相伴的男女,再次许下了永生的誓言,只是不知,能否实现。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情生欲,欲生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