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君琴然2016-12-20 21:492,158

  百花宫,说是宫,却也不过是一花灵聚集处;却是与白幽谷的素雅不同,百花宫内花灵皆喜艳丽,修炼恶毒功法以保持妩媚外貌;再者与白幽谷不同之处,便是此处却是一幻化而出的华丽宫殿,且其内皆为花灵,没有其他灵体,因为其他生灵早已成为这众多花灵口中之食!不过这百花宫虽说是修炼邪术,可实力却是不容小觑,至少没了木昀的白幽谷,绝不会是百花宫的对手。自古以来便说邪不胜正,可这正邪之分却又纠缠不清,善中有恶,恶却又存善,着实令人深思而不得解。

  百花宫最中央,便是大殿;弥漫的神秘的花香,闻之心神荡漾,如醉如痴;大殿上方,却不是王座,而是一朵满是媚意缓缓摇曳的墨色花朵,花朵分七瓣,通体墨黑,翠绿的花茎深埋在地底,而那摇曳着的墨色花朵之上,却是坐着那日白幽谷外的红衣妩媚女子,女子依旧那日装扮,暴露衣着露出大片白嫩肌肤,坐在那墨色巨花中间嫩黄的花蕊之上,更是衬出了那刻骨妩媚;美人媚眼如丝,望着下方一众花灵,懒洋洋的道:“木昀那老东西看样子还真没死,你们说,怎么办?”

  下方众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后,一同样穿着暴露的女子上前一步,那女子墨发散乱束起,一身深紫色衣衫更是暴露,却是无端的生出媚意,凌乱的美感,让人不禁痴迷,女子素手轻拱,媚眼微挑,道:“此番的确是我们失察,可那木昀明明已经陨落,连气息都是消散,怎的竟忽然复活了?”

  下方议论纷纷,那花朵之上的女子秀眉微挑,媚眼扫视着下方众人,众人即刻噤声,足以证明此女子在百花宫的威严,女子开口道:“白幽谷此次可算是当众打了本宫这百花宫一巴掌啊……白幽谷不灭,怎能平我心头之恨……”

  花韵声音落下,一上身近乎裸露的男子不屑道:“哼!一群仗着有木昀那个老家伙的灵体罢了,总有一天那个老家伙会撑不住!”

  虽是男子,却依旧是妩媚勾魂,上身满是翠绿的藤蔓花纹,下身倒是着翠绿长袍,面上亦是勾画着翠色纹路,长发随意束在脑后,眉宇言谈间,满是不羁之意。

  花韵妩媚面容却是闪过冷芒,低声笑道:“呵呵……可惜本宫,不想等了……”

  那深紫色衣着的女子微微蹙眉,有些凝重的道:“宫主切勿意气用事,我们还不是木昀那老东西的对手,如若贸然出手引起大战,到时吃亏的还是我们啊!”

  花韵却是颇有深意的一笑,一手慵懒的托腮,另一只手中出现一朵墨色的花朵,竟与其身下那墨色花朵极其相似,妖冶的曼珠沙华;花韵把玩着手中墨色的曼珠沙华,略有得意的一笑,道:“我们的确不是木昀的对手,但是……有人能打得过他啊……”

  紫衣女子一愣,蹙眉疑惑问道:“哦?那木昀修为不低,纵然已是迟暮,能敌得过他的人也不多啊……再说,怎会有人去与木昀为敌呢?”

  花韵却是将其手中花朵那妖冶的花瓣一片一片,极度优雅的摘掉,纤细白嫩的玉指,在墨色的花瓣间,灵活的转动,更是说不出的媚,朱红的粉唇微微勾起,勾唇笑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讨厌的人,打着正义的名号,不问对错,肆意杀戮,可是……”花韵将最后一片花瓣丢掉,墨色的花瓣,顷刻间化为灰烬,花韵却是毫不在意,抬眸笑道:“有些时候,这种人……倒是可以小小的利用一下……”

  花韵满是深意的声音落下,随手丢了手中那已然没了花瓣的花枝,便是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众人离去;众人对花韵的话自然也是心领神会,临走前却是互相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那一抹算计。

  ……

  天师府,闻其名便知,府内为天师;其实也就算是一座道观,其内皆为道士;此处却是与其余出家人不同,龙虎山天师府,本是道教中正一派之道人,由天师张道陵为正一道尊,而此处道士亦可成家,平日里不必穿着道袍,不必束发留须;不过说是可以成家,大部分还是寻仙觅道,不愿踏足尘世,说起来,倒也是道人中有趣的一支;天师府虽然略有懒散,其内道人却各个都是身手不凡的除妖师,且皆是嫉恶如仇,应天地斩妖除魔;可道人终归是道人,终究还是有些迂腐,他们将八个字牢牢记在心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见妖,必杀之!

  如今三界再添魔界,对于扬言要毁天灭地的众多魔头,道人们再次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八个字发挥到了极致;曾经,见妖,必杀之!如今倒是多了一条,逢魔,必除之!

  天师府,既然为道观,自然有着三清殿,此时正值清晨,道人们平日里虽不以道士打扮,可此刻却是规规矩矩的穿着道袍,束着发;三清殿可谓是天师府内最为肃穆之处,上供奉着三位尊神像,便是: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三位,其中这太清道德天尊,便是这下凡寻找雪女的太上老君。

  众道人皆是跪坐在蒲团上,听着最前方那道人讲解道法;那前方之人仔细看去,分明是一眉目清秀的小道士,左不过二十几岁,可那双琥珀色的双眸却是暗含沧桑,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名年纪轻轻的年轻人;这小道士一身藏青色道袍,身形消瘦,穿着这道袍竟也是生生让人觉得这是一文弱书生,而非那另妖物闻风丧胆的除妖师!

  一些年长的道人却对这年纪轻轻的清秀小道士眼含尊崇,虚心听教;本应是肃穆时刻,却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声音;

  “真人!真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那讲道的年轻道人眉头一皱,竟有些不怒自威的架势,被称为‘真人’的道士放下手中书卷,淡淡抬头,道:“放肆!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

  此人,怕是谁都不会想到,这看似年轻的道人,竟是这道尊张道陵的第四代传人——暮阳真人:张恒!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阴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