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阴谋
君琴然2016-12-20 21:512,274

  这张恒看似年纪轻轻,却已然是这龙虎山天师府的掌门人,不过此人倒也是有趣,为自己定号,暮阳真人;这‘暮’,倒是有着些许的颓废味道,可这‘阳’,又偏偏带着正气!正如此人之名:张恒;据说,此名为其尊师取自于‘天地有恒常,万民有恒事,贵贱有恒位,畜臣有恒道,使民有恒度。’一言。

  那慌张报信的小道士见众道长皆是看着自己,目光不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微微俯身向众人致歉道:“道一当真是有了不得的事要禀报,打扰真人与诸位长老,还望赎罪。”

  张恒这才满意点头,依旧跪在蒲团之上,道:“既然有要事,那便道来。”

  下方众人见张恒如此,倒也没再开口责备;那名为道一的小道士这才开口道:“今晨,据我龙虎山不过数十里处的陈家村,一夜之间……”那道一犹豫片刻,皱着眉继续道:“一夜之间,全村上下,无论大人小孩,甚至连家畜……只要是活的,就都……死了……”

  此言一出,张恒那清秀的眉宇间也浮现出了凝重,沉声道:“何方妖物,竟如此心狠手辣!”

  后方跪坐在蒲团之上的众道人也是震惊不已,距离张恒最近的一位看似年迈的道人皱眉道:“此妖物竟在我龙虎山下行凶作恶,我等容他不得!”

  说话之人,白发白须,身着道袍,手持拂尘,却也有些仙风道骨之意;只是那口中之言却分明掺杂着些许杀意。

  张恒却不似那白须长老一般大发雷霆,虽然心中怒意不少,却还是有着淡然之意,略有沉重的道:“带上几个弟子,贫道要亲自去看看,究竟是何方妖孽妄造杀业!”

  道一领了命令便退下,下方一众长老却是有些震惊,他们这掌门看似淡然无波,可那骨子里的傲气与固执却让他们头痛至极,如今竟要亲自去查看那陈家村惨案,倒也着实让他们惊愕;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是明了,那陈家村上上下下也有着百余口人家,再加上家畜,更是几百条生灵,这一夜之间竟遭灭门之灾,也难怪这掌门真人竟要亲自出山!

  那先前开口道老者起身道:“掌门真人,此番下山,不知老夫是否能与真人同去?”

  “也好,千业长老便与贫道同去。”

  张恒略微思索,便是应了下来;毕竟还不知到底是何人所为,他固然骄傲,却不自负;此行多一个人,到也多一份保证!

  那千业长老一作揖,道:“多谢掌门真人。”

  ……

  龙虎山下村落不多,这陈家村已然是最近的村落,可此时陈家村方圆十里都能嗅的到那淡淡的血腥味;鲜血的味道,让人无法平静。

  陈家村村口不远处,是那一身红衣的妩媚美人,往日穿着的花韵静静伫立,倒是少有的沉静,其身旁却是一男子,男子一身冰蓝长袍,青丝随意散落,双手负在身后,俊朗的容颜却是有些淡漠之意;男子青丝随风而动,看了看一旁的妩媚女子,皱眉道:“韵儿,你这……又是何苦?无端再造杀业,与你有何好处?”

  花韵看了眼那毁在自己手中的村落,低声一笑:“多谢师傅关怀,只是……杀业,造了又如何?当初我一心向善,天不怜我,如今我手染鲜血,天……又能奈我何?”

  男子亦是一笑,道:“韵儿,你本性善良,不然怎会放过那稚儿?”

  花韵面色微不可见的一变,却是妖娆一笑,道:“师傅误会了,我留下那孩子,不过是想让他做个证而已;不然……我这一晚不是都白忙了吗?”

  那男子摇了摇头,轻笑:“韵儿心中是怎么想的,韵儿应当比为师清楚,你……”

  “呵呵,花韵姑娘真是好本事,也是好胆量啊。”

  男子话没有说完便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蓝衣男子微微皱眉,与花韵一同看向了那声音传来之处。

  那来者一身黑衣,竟是那日魔界六护法中的一位;那男子面容棱角分明,青丝以墨色发带束起,面上带着爽朗的笑容,缓步而来。

  花韵虽然疑惑,却未显露出来,妖娆笑道:“多谢阁下赞赏,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那男子又是一笑,拱手道:“在下乃魔界六护法之一,岫语。”

  花韵与那蓝衣男子皆是面色一凛,前两日天界与魔界的交手,他们也是有所耳闻,未曾想这魔界竟生生扛下了声势浩大的天界大军;如今这魔界护法又出现在此……花韵难免会多想,当下心中也是存了些许警惕,笑道:“原来是魔界的护法啊,不知岫语护法……”

  花韵没有说下去,可那蓝衣男子与岫语都知道其言下之意,岫语效益不见,一派爽朗,道:“在下不过是出来溜溜,却未曾想见到了花韵宫主,倒也是缘分。”

  花韵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无奈,这人分明是早就盯上她了,不然怎会知晓她便是百花宫宫主?更是出现在这天师府山下,这人看起来是爽朗之人,可心思却是七窍玲珑,真是个不好应付的主儿啊……心中想着,面上却是笑言:“原来如此……还真是巧呢……”

  一旁的蓝衣男子亦是轻笑道:“如此到的确是缘分呢,在下兰梓翎,幸会。”

  岫语亦是有些疑惑,他怎不知这百花宫宫主竟还有位师傅?还有这兰梓翎……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他从未知晓有关此人的任何消息?可纵然心中不解,却同样没有表现出来,笑道:“公子客气,相逢是缘,不过……此地可不是交友的好地方,不如我们……换一处如何?”

  兰梓翎与花韵对视一眼,心知那天师府的人怕是也快要赶来了,面前这人……虽然不知有何目的,不过结交一番倒也无妨,花韵笑言:“既然如此,护法可愿来我百花宫做客?”

  岫语颔首,笑道:“既然宫主相邀,在下怎有不识抬举之理,宫主带路便是。”

  花韵含笑点头,笑望了眼兰梓翎,转身便走;岫语亦是向兰梓翎微微颔首,紧随花韵其后。

  兰梓翎看着那二人离去的背影,却是淡淡一笑,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而去,满是洒脱之意,背影潇洒,却是留下一声叹息;

  “唉……心不由己啊,明明存善,偏要为恶……若有一日这天下倾覆,不知是否还会有这诸多恩怨是非……”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稚子无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