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稚子无辜
君琴然2016-12-21 19:402,222

  张恒此番下山,却是平常人的打扮,未着道袍束发,一身淡黄色衣衫,手中一把白玉笛,青丝一半束起,一般披散,清秀面目带着浅浅笑意,不同于公子的温润,不同于书生的文雅,这浅笑竟有着丝丝潇洒的味道,好似是位浪迹天涯的侠客一般。

  同张恒一同下山的除去那一身道袍仙风道骨的千业长老外,便是四五个小斯打扮的弟子。一行人未曾耽搁,利用御剑之术不过半个时辰,便赶到了陈家村。

  望着这残破不堪的村落,张恒更是震惊这村庄究竟遭遇了何等大灾!

  鲜红的血液顺着那雨天排水的沟壑缓缓流向村外,其间竟是漂浮着片片纤弱的花瓣,如此血腥的美丽;村落周围散落着树藤,本应翠绿的树藤却因为那鲜红的液体,变为了紫色;张恒一行人步步走入,那本应其乐融融的村落却是弥漫着死气,不光是人,家畜亦是尸横遍地;越走,张恒一行人眉头皱的便越紧,千业长老终于忍不住,怒声道:“这等妖孽,手段竟残忍至此!着实不可留!”

  张恒没有接话,而是缓步走至一看似不过三十几岁的男子尸首前,蹲下检查尸首,待其仔细查看了那尸首死因后,却有些惊奇;这些人看似死的极其痛苦,可他却发现这作案者却是一招致命,不知被什么刺穿了颈部,不过看样子,应该是那藤蔓,故此,这些人应该是瞬间死去,并不是用了什么残忍手段折磨而死,更没有被吸食精血精气,可他偏偏感觉到了妖的气息……这妖物为何如此简单干脆的杀人行凶?还是在他龙虎山下,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心中疑惑不解,起身看向千业长老几人,道:“你们看,这精血精气皆未损,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看来这妖物的目的,只是杀人。”

  千业看了看那满地的尸体,皱眉道:“这是为何?这些妖物难不成是在挑衅我龙虎山?!”

  张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低声一笑,道:“千业长老此言有理,看这模样,恐怕这行凶妖孽,是花妖藤妖呢。”

  千业长老刚刚想要接话,却被另一道微弱怯怯的声音打断;

  “你们……是妖怪嘛……”

  众人循声望向了那声音源头,竟见一衣衫微有不整的年幼孩童站在不远处,看其不过六七岁,衣衫之上,还染着已经干涸的血液,虽然年纪尚小,却不难看出是个男孩,男孩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张恒一行人,目光中,是恐惧,亦是迷茫;或许他也不知道,白日里还安然自在的村子,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这幅模样。

  张恒有着片刻的惊讶,未曾想这村内竟还有着活人,见那孩子这般模样,却是温和笑笑,缓步走至其身前,蹲下身子捏了捏那孩子软嫩的小脸,笑言:“放心吧小家伙,我们不是妖怪。”

  那孩子眼中泪水打转,可张恒却没想到这孩子骨子里也有着一股韧劲,硬是生生的忍住了那泪水,虽然年幼,却还是质问道:“那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面对着孩子的质问,张恒心中却有些愧疚,轻轻摸了摸那孩子的头,无奈道:“我就是龙虎山上的道士,是来收妖的啊。”

  那孩子一听,竟是有些发怒,躲开了张恒的手,年幼的小脸却是紧绷,大吼道:“那你们昨晚在哪?!你们在哪?!妖怪来祸害村子的时候,你们在哪?!”

  孩子的质问却似是千斤重石,狠狠地砸在了张恒几人的心口;是啊……若是他们早一点发现,陈家村不会这样的,到底是他们疏于防范,竟连妖物靠近都未曾发觉,这才酿出了惨案;张恒低声道:“小家伙,抱歉,这事……确实是我们的错,但是人难免会犯错,犯了错,就要改,我们正在尽力的去弥补,也请你……原谅我们,可以吗?”

  张恒这一番话,可谓是把身份降到了最低,去祈求得到一个孩子的原谅;孩子毕竟是孩子,听到张恒这番话,这一夜的恐惧,委屈,都是爆发了出来,竟是扑进了张恒怀中大哭起来;孩子哭的凄楚,哭声悲坳,闻者更是心疼。

  张恒没有推开那孩子,只得心头暗叹一句:稚子无辜,却要遭此大祸,果真乱世不堪啊!

  待那稚儿渐渐停下了哭声,张恒这才低头询问道:“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稚儿擦了擦眼泪,闷声闷气的道:“我姓牧,叫楠生。”

  张恒一愣,没想到这小村落里竟还有人能取出如此文雅的名字,忍不住一笑,道:“牧楠生,不错,好名字。”

  说到这,那名为牧楠生的孩子却是有些得意,道:“当然,这是我爹给我取的,娘说了,爹饱读诗书,是个大才子呢!”

  话落,牧楠生稚嫩的小脸再次黯然;张恒几人心知,怕是这孩子口中那饱读诗书的爹爹,也是在昨晚的惨祸中离世;张恒不由得再次一叹,轻声问道:“楠生,你可还记得昨晚是怎么回事?”

  此言一出,牧楠生瘦弱的身躯竟是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了起来,双眼亦是弥漫着恐惧,可即便如此,牧楠生还是叙述道:“昨晚……昨晚,我也不知道,全村和往常一样,吹了蜡烛,准备睡觉,可……不知道为什么,外面忽然很吵,爹说过出去看看,就……”牧楠生有些哽咽的停顿片刻,继续含泪说道:“就倒在了门外,娘就把我藏在了被子里,然后……我看见,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她手里有一截树藤一样的东西……”牧楠生忽而指着地面那染血的深紫色藤蔓,有些语无伦次的激动道:“就是那个!那个女人用这东西杀了爹,杀了娘,杀了全村的人!”

  张恒见牧楠生情绪激动,赶紧拉着牧楠生的手轻声安慰,道:“好好,我知道了,我们一定会找出那个凶手,替全村的人报仇!”

  可在其握住牧楠生略有瘦弱的手腕时,张恒心中一惊,暗道这孩子筋骨奇佳,倒是个修仙的好料子!不待其再说什么,却忽而感受到一股浓重的妖气,与此同时,那牧楠生亦是大声道:“是她!就是她杀了全村的人!”

  众人望去,见那妖气来源之处竟是一曼妙女子……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入局,梦唯招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